中共面臨前所未有的內外危機
 
作者:李天笑 (哥大政治學博士)
 
2005-10-16
 
【人民報消息】世界上近來經常發生水災、海嘯、地震,所以說我在研究政治學之外,還研究了一下這些自然災害的現象。在這些海嘯、地震之前均出現了一個有趣的現象,就是動物的大逃亡,黃鼠狼一個接一個逃,還有很多老鼠咬著尾巴逃,還有很多蜻蜓就跑到船上,魚也跳上來。中共的危機是與生俱來的,在不同時候有不同的表現,但是這一次的危機是史無前例,前所未有的。

中共內部危機的第一個特徵是中共的大逃亡,這跟這些地震前、海嘯前的這些動物大逃亡非常相似。首先,就是中共從內部從黨內向外逃,脫離共產黨,至今為止已經500萬人了。其次,就是中共的腐敗官員和太子黨紛紛席卷國有資產,向國外大逃亡,在海外定居的高幹家屬現在已經達到120萬人,在歐洲、美洲,包括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新西蘭定居的有20多萬人,已經入籍的有15萬,再者,就是中共的官員開始叛逃,包括現在大使館的官員。最近有澳大利亞大使館的官員出走,加拿大也有,這也是一個非常特殊的現象。當然伴隨中共官員的大逃亡,我們看到外逃的外資已經超過了對國內的直接投資。整個中共就像TITANIC要沈的船一樣,留在黨內的官員還在那邊拉著最後的死亡樂曲,他們在盡情揮霍,比方說賭資每年超過750億美元。另外,每年有12.1%到12.8%的GDP是由黃色娘子軍所創造的。

大逃亡是中共危機非常顯著的標誌。自然界動物出現集體大逃亡意味著動物預感到大難將至。它們接受到了大自然發出的嚴重警告。人類除了在大規模戰亂時發生大逃亡外,在和平時期很難看到大逃亡現象。這是因為在觀察人類社會中大逃亡現象時,觀察的時間區域是一個相對拉長的時間段。中共持續和加劇的大逃亡現象說明相當一部分知道內情的中高層官員已預計到末日即將來臨。

第二個標誌是中國人民從外部開始劇烈反抗中共的暴政,這也是史無前例的高漲,2003年群體抗爭事件是5萬8千起,到2004年的時候達7萬4千,2005年1到6月萬人以上的抗爭就有17次之多,2004年以來,中共中央每天收到衝突通報平均達到120起左右。2004年有146萬人次上訪。中共的管制面臨全面失控。民眾與中共的大規模衝突達到了可以為一點小事引起,如“寶馬撞人”,重慶萬州挑夫事件等。現在有句話說,人民不聽黨的話,哪裏有壓迫,哪裏有反抗。以上是裏應外合兩個特徵,一個是黨內往外逃,一個是人民向內壓,

第三個標誌是中共的暴政使中華民族陷入一種不可挽回的生存危機。因為中共政權是搶奪過來的,所以說它永遠處在一種不合法的恐懼之中,而這種恐懼使得它的行為變成一種短期性的、掠奪性的和極端自私性的。它是用一種徹底摧毀將來生存條件的方法去發展現在的經濟。其實它的產值和能源消耗的比值是日本的7倍,是美國的6倍,是印度的2.8倍,它的勞動生產率是發達國家的幾十分之一,而它的排汙量是世界水平的幾十倍,所以它現在是水不能喝,空氣不能呼,任何產品都可能有造假或有毒的可能性。發展的道理硬在哪裏?這樣發展,越發展越危機。

在中共的統治下,中國不但是動亂的發源地,也是疾病的發源地,比方說SARS,禽流感,豬瘟鏈球病,伊波拉等等。

我們再看看外部的危機。中共內部的危機也反映在它的外交政策上,這個外交政策就是它要用外交解脫以上所述的內政危機,以民族主義的方式來擺脫內部困境。比如說我們上面談到大逃亡,遲浩田明確的就講,因為中國的生存危機,水和空氣等等都受到了嚴重的制約,因此他要通過跟美國打生物生化戰、核大戰,向美國殖民,很清楚的說明了它的內政是驅動它狂妄的外交政策的一個原因。

這個問題引起了美國非常大的重視。“天下無賊”電影裏面曾經講過一句話,有人把它改動了一下,說, “布什很生氣,問題很嚴重”。伊拉克和中東民主進程發展後,美國反恐東移,注意力重新回到東亞。中美對抗表面化了。現在中國和美國實際的關係就像回到了當時五、六十年代美國圍堵蘇聯的那種狀況。我們可以看到從美日的保安條約,一直到南韓,到臺灣,接下來再到新西蘭,澳大利亞,然後再到新加坡,馬來西亞,泰國,印度,甚至越南,然後到中亞的吉爾吉斯和烏茲別克,形成了對中國的一個半月形的包圍圈。這是什麼原因呢?因為中國軍力的膨脹,針對臺灣的武力叫囂,以及中國軍隊內部的對美國強硬的核叫囂所引起的。

中日關係更是達到了一個極度惡化的狀態。中國十幾個城市暴發了中共煽動的反日遊行,另外,日本方面現在明確的表示將逐步減少停止對中國的國家援助。在中共長期的反日、反美偏激的愛國主義教育下產生了一部分偏激帶有情緒的民眾,我們有一個名辭叫 “憤青”。據一個民意測驗,在北京、上海、廣州,有75%的人認為中國和日本是對手,有69%對日本厭惡。美日聯手對付中共,這是尼克松以來最壞的狀況。

面對目前內外交困的危機,中共官員的逃亡與自然界地震和海嘯前的動物的預感是一樣的,因為它真切感覺到亡黨的現實危險。中國有句話講,黨要符合人民的話,就要亡黨,人民符合黨的話,就要亡國。其實還有一條路就是亡黨,但不亡國。現在擺在胡錦濤面前的就是這樣一條路。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