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在這歷史的時刻,你準備好了嗎?
 
作者:王一峰
 
2005-1-25
 
【人民報消息】一年前,有朋友推薦我與一位文革中深受迫害的老人交談,那位老人因為父親曾是國民黨的優秀特工,自然中共奪權後在劫難逃,而他與他的母親在以後的幾十年被整得死去活來的好幾次,其中故事極其淒慘也非常典型。此人博文強記,對中國的現狀分析得很透徹,後來我們熟了,我就問了一個我曾百思不得其解得問題:為什麼中央電視臺的節目那麼臭,可是每到新聞聯播的時候,全國的人像著了魔似的都要同時打開收看?他的問答讓我至今難忘。他說,你不知道,我的母親九十多了,每天必看新聞聯播,那是她生活中最重要的部分,為什麼?因為她在等待,她在等待一個大收場,她無論如何都要盯著中共倒臺了她才會落氣,而後他還補充道,其實人人都在等這一天。

這是對歷史的必然的一種等待,只要相信天理就必然能等到這一天!

“今天,我也在等待,既在“等待戈多”,也在等待那個大結局。我不能預測最終結果會是哪個,然而必定會有一個結局,而且相信在我此生就能等到。我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感覺中國已經接近“to be or not to be”(生存或毀滅)的結局。這使我生出莫大興趣,甚至成了吸引我生活的主要內容。如果只從一個看客角度出發,有什麼能比看到中國這場大戲怎樣收場更不負此生呢?

我遇到過一些智囊、專家,他們能以各種邏輯和數據精密地論證黨國的樂觀前程。的確,他們掌握的信息令我望塵莫及,但是我只用一句話回答--“我相信天理!”(摘自《黃禍》作者王力雄的文章“趙紫陽的等待”)

王力雄不愧是當代的著名作家,他的對中國社會的觀察,我感到他有一種非凡的悟性與直覺,有一種超越於現象本身的神通,也許用人的觀念和思想是無法解釋得了的。《黃禍》剛出版時,許多人認為它是一部預言小說,一部對中國前途的預言。而我驚訝於中共的殘忍和愚蠢,那個有預謀的、為了轉嫁危機的“天安門自焚”偽案真的就在我們眼皮底下發生了,你能不嘆服他的預告麼?而中共導演的這一事件中表現出的弱智,早已被國際社會揭穿,破綻百出的所謂錄像帶改了又改,不敢再扮演下去,卻在趙紫陽去世的關鍵時刻,為所謂轉移視線,饑不擇食,再次拋出自焚偽案,過去專門作這一事件煽動的“名記”都不敢作聲了,出了一個新手“田雨”,發稿前未和另一位中新社文字打手“前輩”溝通,把“當事人”習練的時間又搞錯了,前後穿幫,餿飯重炒,凸顯此刻當局已黔驢技窮。

我是十年前看的《黃禍》,很多都不記得了,但記得有個野心勃勃、心狠手辣的中共黨棍竟然還是一個半人半獸的東西,現在“九評”揭穿中共系邪靈附體,那麼被附體者當然不能算是個人了,只能算半人半獸,從這一個理去看,就不得不嘆服作者的悟性與高超了。因此他說“有什麼能比看到中國這場大戲怎樣收場更不負此生呢?”實在是太精彩了,種種天象表明,中國這場大戲已經走入了跌宕的高潮前夜:

“我又看見在天上有異象,大而且奇,就是七位天使掌管末了的七災。我聽見有大聲音從殿中出來,向那七位天使說,你們去,把盛神大怒的七碗倒在地上。第一位天使便去,把碗倒在地上,就有惡而且毒的瘡,生在那些有獸印記,拜獸像的人身上。第二位天使把碗倒在海裏,海就變成血。第三位天使把碗倒在江河與眾水的泉源裏,水就變成血了。第四位天使把碗倒在日頭上,叫日頭能用火烤人。第五位天使把碗倒在獸的座位上,獸的國就黑暗了。人因疼痛咬自己的舌頭。第六位天使把碗倒在伯拉大河上,河水就幹了,要給那從日出之地所來的眾王預備道路。第七位天使把碗倒在空中,就有大聲音從殿中的寶座上出來說,成了。又有閃電,聲音,雷轟,大地震,自從地上有人以來,沒有這樣大這樣厲害的地震。(聖經《 啟示錄》15-16 )

“有獸印記,拜獸像”者,在這裏就不用再作更多的解釋了,已有公開聲明在不久前發表,被打上獸的印記的人皆為參加過共產黨與共產黨其它組織者。也就在天機昭告天下人的五天后,被中共囚禁16年,最終與中共分道揚鑣的原中共總書記趙紫陽去世,壞事做絕的中共在此時方寸大亂,在世界面前再次大耍流氓手段,但實在是驚弓之鳥,底氣無存,至今拿不出一個說法,至今不敢向公眾有一個交代,而與此同時“悼念紫陽 告別中共”的行動在世界各地雲湧風起,有血性、有良知的人在趙紫陽去世的事件中,再一次看清了中共的冷酷、殘忍、卑鄙與無恥,也看清了中共治下的政府不可能施出什麼“仁政”、“新政”來,證明了要改變中國的命運、要改變中國人的命運、必須從自己做起與中共徹底一刀兩斷。

一個已走入歷史的正麵人物,在渡過了16年的屈辱人生後黯然離世的老人,死後竟然無法入土為安,這是哪一個社會、哪一個國家、哪一個政府做得出來的?又有哪一個政黨能如此泯滅人性的下流與愚不可及?人不治就等著天治了,看吧,天怒人怨的時刻已經來了,危險已經走近,“是生存還是毀滅”?留給每個人的時間已經不多,蓋棺定論,功罪分明,中共的紅朝已在滅頂的大劫之中了!而對中共的所作所為麻木者、事不關己者、甚至助紂為虐者能躲過這場劫難嗎?

今天我們無需再等待,“那從日出之地所來的眾王”的道路早已給真理的殉道者們預備好了,“日出之地”當然是指東方了。眾王,那當然是歷經滄桑為眾生承受苦難的一群眾生之王了,這就是存在於西方幾千年的預言:人類的救世主--彌賽亞要從日出之地展現在人間!一切早在天定之中。

2004年12月26日,南亞發生地震並引發海嘯,斯里蘭卡有三萬人在海嘯中喪生,洶湧的海嘯所到之處,旅館、房屋和建築物頓成廢墟,到處狼藉一片。一個學校在潮水過後幾乎全毀,而立在學校的佛像卻在海嘯襲擊過後,連位置都不曾改變。一個名叫哈夏的斯里蘭卡人對此評論說,“民眾並不認為這只是一場大災難,這更象是上天在告訴他們,是該改進他們的行為的時候了。”

中國人,在這歷史的時刻,中共除了自取滅亡別無選擇,你準備好了嗎?你怎樣才能不負此生?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