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江澤民哪壺不開提哪壺
 
歐陽非
 
2005-1-20
 
【人民報消息】2005年1月18日,新華社把四年前的天安門“自焚”騙局又翻炒了一遍,號稱組織中外記者採訪了當事人。其實,早在2002年4月,江澤民集團就已經組織過同樣的所謂“中外記者”採訪。中共每次都要強調有“外國記者”,不過是想讓消息封鎖的大陸百姓以為西方大報也在配合江澤民集團搞揭批運動。如果真有這樣的東西,早就內銷到“人民日報”的頭版頭條了。這次中共再炒冷飯,不過是江澤民集團強弩之末、無奈的掙扎而已。

“自焚”騙局相對於江澤民集團製造的其它數十起對法輪功的誣陷栽贓,確有其獨特性。別的殺人自殺案,更多是把精神病人發作的事例栽贓到法輪功頭上,是屬於利用社會上現存的殺人案來栽贓。從那些電視畫面上,也可以很明顯的看出那些當事人精神不正常。這樣的案例對於老百姓不具足夠的說服力。而“自焚”偽案是江澤民集團和中共從頭到尾、無中生有、精心布置的一場用來煽動全國人民仇恨的世紀大騙局:

人員策劃──“自焚”參與者有老有少,有母有女,有壯男,有大媽,還有花季少女。這是打動人心的最佳搭檔;

現場準備──中國警察本來是不背著滅火器巡邏的,那天,天安門廣場意外的存放了很多的滅火器材;官方記者更是早就知道了將要發生的一切,有備而來;

聲像效果──麥克風能錄下洪亮的口號,攝影師能拍到各種大特寫,甚至抓拍到小孩揪人心肺的喊媽媽的鏡頭,做足了感官刺激;

事後製作──正好有一個“自焚”未遂的劉大媽,在電視上把整個過程娓娓道來,加上醫院裡的採訪,當事人親人、朋友的聲討,一出煽動億萬百姓仇視法輪功的騙局就這樣出籠了。

正是因為太有毒害人的效果,江澤民集團和中共就把這個“自焚”偽案作為向全國人民甚至外部世界證明其鎮壓的合理性的最重要依據。幾年來,中共媒體對“自焚” 偽案一再重覆宣傳,不斷去對所謂的當事人進行追蹤採訪,在各種揭批材料中反覆引用,甚至把“自焚”偽案收錄到小學課本(“九年義務教育六年制小學教科書” 中的《思想品德》第十冊)。可以這麼說,中共江澤民集團和中共把“自焚”偽案上升到了它們生死存亡的戰略高度,視“自焚”偽案為維持這場史無前例的滅絕人性的迫害的救命稻草。

俗話說,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有人問,如果法輪功是被冤枉的,神靈如何能讓江澤民集團的陰謀得逞,竟要把法輪功逼入死地呢?

錯了,江澤民集團的陰謀根本沒有得逞。江澤民集團自以為天衣無縫的自焚偽案,竟成為它們自己的滑鐵盧。

中央電視臺錄像的慢鏡頭清楚無誤的顯示出“自焚”現場的劉春玲是被警察擊打死亡的。錄像中有關王進東打坐的姿式、滅火後兩腿間夾著的塑料瓶,醫生和劉思影的對話,攝影師如何到場等等的許多破綻,都充份證明這場“自焚”事件是江澤民流氓集團為了誣陷法輪功而惡毒設計的一場騙局。

在“自焚”動機上,中共更是捉襟見肘。《焦點訪談》在2001年1月30日拋出“自焚”案時,反反覆覆地宣稱“自焚”是為了“圓滿升天”。可這根本就說不通。法輪功不讓殺生,更不能自殺。“圓滿”本來就是宗教中的詞匯,同“要你去死”毫無關係。在其他國家和地區,包括有數十萬法輪功學員的臺灣,哪怕在鎮壓之前的中國大陸,都沒有“自焚升天”。在2002年5月,所謂的“自焚”者王進東面對西方媒體,也不得不承認,法輪功沒有教他自焚。

中央電視臺在“自焚”偽案發生一年之後採訪天安門“自焚”偽案參與者劉雲芳,說到“自焚”動機時,站不住腳的“圓滿升天”已經無影無蹤。劉雲芳說是“來向人們說明真象”。講真象不就是要澄清江澤民集團的謊言嗎?怎麼能跟“自焚升天”扯到一起呢?新華社2002年4月7日也報導,另一名所謂的“自焚”者陳果向記者們說,她也想要“更多地參與維護大法的活動”。可見,在“圓滿升天”之說站不住腳、無法騙人之後,偽案製造者不得改變另一套說法。

然而,從1999年至今,無論中國大陸和海外的法輪功學員,都一直在講清真象,國際社會對於法輪功學員五年多來和平理性堅忍的講真象、反迫害給予了高度評價。這麼長久的時間和這麼眾多的法輪功學員,又有誰象參與天安門“自焚”偽案的那幾個人一樣,用自殺自毀的極端方式去講清真象呢?“自焚”到底是維護還是破壞了大法?到底誰是真正的受益者?不就是導演這出騙局的江澤民集團嗎?

中共越是把鎮壓的合法性濃縮到“自焚”案上,“自焚”真象就越具有一錘定乾坤的巨大力量。這就是江澤民集團對傳播“自焚”真象,特別是電視插播“自焚”真象,害怕得要死的根本原因。

中共的謊言就是謊言,它辯解一千遍也成不了真理。

(明慧網)〔原題目:看中共再炒“自焚”偽案──哪壺不開提哪壺〕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