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紫陽逝世 新華社再炒中共「另一個生日」
 
飛鳴
 
2005-1-20
 
【人民報消息】新華社是一個偽媒體,其職業是偽造假相、誤導民眾。筆者昨天的文章對新華社作了一番證偽的工作,今天繼續證偽。

這幾天發生在中國的最大的事件是趙紫陽先生的去世。這位被軟禁了15年的老人享年85歲。老人去世後,在互聯網上我們看到了一篇篇極其感性的文字。香港媒體著重報導了趙的去世。《蘋果日報》的頭版頭條標題是:“中共欠他一個公道”。《明報》以“趙紫陽‘自由了’”作為頭版標題。美國各大傳媒也立即作出大幅報導。美國的《紐約時報》在國際新聞版的報導中刊登了1989年六四的前夕,趙紫陽在天安門廣場對絕食學生發表講話的照片。美國另外一份大報《華盛頓郵報》在國際新聞版面當中以頭條來報導趙紫陽的死訊,並且刊登了趙紫陽一張滿頭白髮的近照。歐洲、俄國、日本、韓國等地的媒體也進行了廣泛的報導。

可是新華社是怎麼做的呢?只是迫於國際壓力發表了一則總共56個字的不起眼的消息,之後便對這件大事裝聾作啞,沒有任何媒體的職業道德。大概這就是新華社的“黨性”,這個黨性就是沒有人性。一個沒有人性、沒有職業道德的媒體顯然是一個偽媒體。

這個偽媒體在向大陸民眾封鎖趙紫陽先生去世的消息的同時,卻沒有忘記在1月23日即將到來的時候,再次炒作發生在2001年1月23日的天安門自焚偽案,儼然這個日子成了共產黨的另一個生日。從某種意義上講,自焚偽案確實是中共當局維持對法輪功的迫害的最後一根救命稻草。但是這根稻草已經不能使中共的謊言維持多久了,因為通過法輪功學員對中央電視臺播放的自焚錄像的分析,很多人已經看到央視版的自焚錄像原來是一出處處穿幫的偽劣電影。

在央視版的自焚錄像上,被割開了喉管的可憐的小思影卻奇蹟般的大聲歌唱;被重度燒傷的自焚者卻被紗布重重包裹,完全違背醫學常識;電影主角王進東兩腿間的盛著汽油的雪碧瓶在烈焰中完好無損,似乎在為雪碧瓶和汽油的耐燃燒做著一個充滿創意的廣告;王進東在喊出那句似是而非的臺詞前,警察的滅火毯在他頭上悠閑的來回搖擺、耐心的等待。

我們無從得知自焚者採取這種極端行為的動機,他們的悲劇值得同情。但是他們的過激行為顯然不是法輪功的教導導致的,因為假如是那樣的話,在中國大陸有數以千萬計的法輪功學員,大陸早就應該是一片火海了。在臺灣也有數以十萬計的法輪功學員,臺灣也早就應該烈焰沖天了。在歐美也有很多法輪功學員,歐美也應該火災頻頻了。可是這種事情完全沒有發生。顯然,這些人的非理性行為的原因,是中共江氏集團的非理性迫害、喉舌媒體播放的血腥畫面的誤導所致,甚至是在江氏集團的洗腦誘惑和操縱下進行的。

新華社每年一度對自焚者的悲劇進行煽情,絕非是對自焚者的同情,而是為了製造仇恨,為凶殘的迫害尋找藉口。如果新華社有一點點同情之心的話,它為什麼不報導近期連續發生在北京的絕望冤民的自焚慘案?為什麼不詳細報導頻頻發生在各地廠礦的重大安全事故?顯然,人命在新華社的眼裏一錢不值,新華社所關心的是如何誤導民眾,自焚者不過是他們誤導民眾的道具。

新華社知道自己作為偽媒體沒有任何信譽,所以在其報導中打出了“國內外媒體”的招牌,可是“國內外媒體”的“採訪”是在中共當局完全控制時間、地點、場合、人物、臺詞的方式下進行的。就如同二戰前外界媒體在納粹集中營的採訪一樣,這樣的採訪只能採訪到偽造的假相,只能成為中共預先寫好的臺詞的傳聲筒。

對於趙紫陽去世這樣重大的新聞,新華社竭力隱瞞;而對於自焚栽贓案這樣的舊謊,新華社卻不斷的重覆。新華社是竊國者侯的當權者的喉舌,新華社的“田雨”等偽記者是被當權者豢養的真打手,他們出賣了自己的良知,出賣了自己的靈魂,他們是新聞界的恥辱。

(明慧網)〔原標題:證偽新華社:重大新聞悄無聲 自焚舊謊再登場〕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