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鳄鱼大亨考虑离开中国 军队的江鳄鱼寸步难行
 
辛馨
 
2004-4-6
 
【人民报消息】江氏父子侵吞中国的钱财数量是巨大而可怕的,为了安全,凡是拍江马屁的他都主动给机会让他们变成贪官污吏。这样,为了逃脱法律,下面需要上面保护,上面需要下面支持,越来越多的官员在贪欲的泥潭中没顶。

这样就带来一个问题,国库不是摇钱树,里面的钱是有限的,江氏带领贪官们抽干了中国经济命脉的血,就必须有人来输血。于是引进外资就成了中国最火最急的事。

外资进来了,中共各种各样的丑陋就暴露无疑了,付出巨大投资的外商发现中共脸上那贪婪和无信誉的痼疾原来是从后背上发展出来的,它原本就有,不过被掩盖着而已。

大纪元记者杜宇尘编译报导说,法国零售巨人「兰卡斯特」(Lacoste)公司,3月25日在上海输掉一场有关商标的官司,再加上由于对付盗版而不得不增加的成本,正考虑放弃中国这个市场。

这场官司起因于兰卡斯特的鳄鱼标识,它们发现以新加坡为基地的一家公司在中国的产品,从衣服到鞋子,使用一条和它们的标识几乎完全相同的鳄鱼,只不过兰卡斯特的鳄鱼面向右,而那家公司「鳄鱼国际」的鳄鱼面向左。类似的事情曾在香港发生,就在去年,兰卡斯特在香港发现一家名为「鳄鱼服装公司」的产品有同样的问题,他们把此事弄到北京的一个法院去解决,在那里达成的协议是,香港的鳄鱼服装公司在2006年以前停止使用鳄鱼作为标识。

然而此次有关鳄鱼的争议,在没有法制概念的上海帮把持的上海一个法院,正宗“鳄鱼”的兰卡斯特却输掉了官司,被判侵犯商标权,遭到一美元的罚款。有意思的是,「鳄鱼国际」的老板和「鳄鱼服装公司」的老板是同一个家庭的成员。

对此,「鳄鱼国际」狡辩说,他们独立创造了它的标识,他们比「兰卡斯特」公司更早开发中国的市场,并且竞争总是好事。既然要竞争为什么要仿用别人的商标呢?可见还是想坐享其成。

「兰卡斯特」公司每年都需要拿出400万欧元在全球范围内对付盗版,而花在中国的钱几乎占总数的一半,中国无孔不入的盗版,使本来对中国这个市场很有信心的零售巨人也不得不考虑不断上升的成本。富豪们失败在于把中国和世界接上了轨,但实际上中共有自己尺寸的铁轨,所以世界上到处跑的火车在中国用不上。

败诉的兰卡斯特公司有30天的上诉期反对3月25日在上海的不公平裁决。

虽然「兰卡斯特」公司的创始人,现为公共关系部主任的36岁的小兰卡斯特说:“我相信我们最终会胜利。我们的商标是第一个登记的。法律在这一点上是很清楚的──我们决不反对竞争── 但是法律就是法律。”但是小兰卡斯特又说:“我们正在研究上诉的可能性,但是我们还没有做决定。”

这么明显对错的官司都打不赢,证明在中国没有道理可讲、没有法律可以实施,那么研究的结果是什么呢?

小兰卡斯特最后说:“我们希望我们不会被迫这样做,但是我们可能不得不离开这个市场,”

有人评论说,还记得上海大桥上的那九条鳄鱼的故事吗?那可是黄菊亲身经历的事情,法国大鳄鱼哪里打官司不好,非要上江鳄鱼旗下的上海去找「恶」人评理?

另外,也是最重要的,「兰卡斯特」公司要是真打赢了,那得激励多少家公司起诉冒牌货,这种事情搞大了,说不定哪天有人上法院控告江泽民的养子身份是「冒牌货」。所以不能让「兰卡斯特」公司赢。

不过凡事都会有一利就有一弊,喂短上海法院舌头的新加坡鳄鱼赢了,法国鳄鱼恐怕真会离开,这会不会引起连锁反应,致使其他国家的富商巨贾都纷纷撤资离开中国?

要知道,牵一发动全身,没有了外资输血,中国金融立即就会崩溃,中共政权一朝即刻垮台。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