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人民网联手 矛头指向江泽民(图)
 
青晴
 
2004-4-21
 

呼吁江泽民下台!

【人民报消息】福建省福州市区县万民要求罢免党政一把手的动议书确实让人看到了中国农民的力量。

动议书要求罢免福州市市长练知轩全国人大代表资格、市委书记何立峰省人大代表资格、仓山区区长张森兴市人大代表资格、陈瑞祺市人大代表资格、城门镇党委书记陈镜溪市人大代表资格、闽侯县县委书记吴三八市人大代表资格、闽侯县政法委书记胡光礼、上街镇原书记杨波闽侯县人大代表资格、青口镇党委书记陈维华县人大代表资格。

这个动议书要求罢免各级贪官污吏的「人大代表」资格,也就是说根本不承认他们代表人民。两会时,很多人大代表点名弹劾的都是江泽民的爱将和外围,被要求其引咎辞职的政治局委员和国务委员有:贾庆林、黄菊、李长春、贺国强、刘淇、陈良宇、俞正声、王兆国、陈至立。被点名弹劾,要求其引咎辞职的省、部级高官有:周永康、薄熙来、张高丽、周济、郑斯林、周小川、杜青林、汪光焘、张春贤、杨正午、李建国、田成平、韩正、袁伟民等。直辖市的高官有:陈良宇、韩正、戴相龙等。

这几天随着吴仪出访美国谈贸易的薄熙来、周小川都在该下台之列,中共都惨到这份儿了。要是像福建这么罢免,恐怕庞大的政坛没有几个能留得下的。

最留不下的头儿是军委主席江泽民,民间、地方、高层呼吁他下台的声音就没有断过,如果他被轰下去了,那他的“三个代表”是否还有资格搁在宪法和党章里?如果继续摆在那里,那宪法是谁的宪法,党章是约束哪家的党员?

亚洲时报21日报导说,中国官方新华网和人民网近日发表了数篇相当耐人寻味的文章,这数篇文章引述吉林白山市的例子,说明 “不民主就会淘汰清官”的道理。在中共中宣部近日收紧了传媒对时局讨论的尺度的大前题下,竟然连续出现呼吁民主改革的文章,这让外界更感到事件并不寻常。

《北京晨报》4月15日报道,近两年来,吉林省白山市发生了一系列腐败案件,市委原副书记李德才,原副市长岳俊峰,市政协原副主席、市委统战部原部长李铁成,省委原副秘书长、白山市原市委书记王纯4名副厅级以上干部先后落马,牵扯到这一系列腐败案件中来的还有数百名处级和科级干部。

白山市有多大呀?就有数百名处级和科级干部落马?

白山市总面积17921平方公里(约等于江泽民送给俄国土地的八十分之一,也就是说江泽民送给俄国的土地面积等于八十多个白山市),人口133万。辖1区1市3县1自治县:八道江区、临江市、江源县、抚松县、靖宇县,还有长白朝鲜族自治县。

这么小的一个城市,就烂成这样!报导还说,王纯、李铁成等人的落马几乎都与一件事有关:“买官卖官”。那可是江泽民的专利,江提拔那些银行头头,那些人就遵命把钱转到江氏父子的名下,中共最大的“买官卖官”批发商是江泽民。

报导说,王纯案涉案党政干部近百人,在王纯案以下,纪检部门又立了一批“子案”。王纯担任市委主要领导期间,在干部提拔使用上收受的贿金达80多万元,占受贿总额的47%。行贿者中,县处级领导干部近70人,“一把手”近40人。

报道指出,在白山市,由于腐败牵扯面广,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谁不进来谁就是「另类」”,腐败以及不正之风正由个人行为变成系统行为。在这个系统中,“另类”肯定要被“淘汰”。

这不禁让人想起一个报导,忘记是哪个城市了,市委整个烂了,纪委不敢相信其中一位老实八交的干部也会贪占,一找到他,还没审讯,他先跪下了,痛哭流涕的说:分给我钱我不要,几次拒绝后,他们担心我告发,就要杀我全家人灭口,我只好收下了,我和老婆合计说收的钱一分也不动,等以后事情出来了就上交。像这样的干部现在已经没有几个了。

报导说,在吉林白山市系列腐败案件中出现“逆淘汰”现象,“一批坚持原则的干部不适应环境被淘汰,一批习惯太平的干部对环境无能为力而随波逐流,一批作风不正的干部投机取巧却得到提升”。这实在不奇怪,中央政治局和常委会不就是这样组成的吗?

敏感的人发现,新华网4月15日立即转载了这篇文章。有关文章一出,立刻引发一番关于民主改革的公开讨论。中国官方人民网4月19日刊文指出:“在我们的现行政治体制内,党政领导干部的用人权往往集中于‘一把手’手中;无论是一县、一市还是更大的行政辖区内,党政‘一把手’实际上拥有了无限的用人大权。”这不会不是说江泽民吧?

该文认为:在如此的权力格局中,只要“一把手”腐化堕落成为贪官,那么“淘汰清官”就会成为当地官场通行的一条定律。这虽然没有明说江泽民转移二十多亿美金到海外银行的个人帐号上,可也把中共官场无法遏制的贪腐源头拱了出来。

为了加强印象,新华网4月12日转载《杂文报》一篇文章指出:谁说农民不懂民主?

该文作者张镇强认为:“多年来,在推进中国民主化进程上,一直有一股强大的反对声,主要是由一些政治精英和理论权威发出的。他们的理由之一是中国农民太多,文化水准又低,不懂得怎样搞民主。这种论调已经被越来越多的有效的村民民主自治行为所驳倒。”海外媒体多次披露农村要求直选的呼声特别高,他们常常罢免那些贪官污吏,而最难办的反倒是中共最高层,下面越要清官,上面越提拔贪官。

以江泽民的好友程维高案为例,原石家庄市建委工程处处长李光允,为了揭发程维高腐败,不单失去工作、蹲看守所、被劳教、被杀手追杀、还连累所有家人朋友终生活在被暗杀的阴影下!现在李光允的纪实报导都卖上了,而罪犯程维高却依然逍遥法外。贾庆林屡次辩解自己没有贪污,可政治局讨论公开官员财产时他却坚决反对。而最坚决反对公开个人财产的是太上皇江泽民。政治局多次讨论都通不过此提案,这岂不最生动的说明中共政坛是贪官多,清官少。

虽然这些日子,新华网和人民网这两家在宣传部门大大收紧舆论尺度时发出点人民的声音,但还远远不够,这离中国政坛真正治本清理高层还有相当的距离。现在福建出现个陈凯案,看看这次能不能不纸上谈兵,真正让清官掌握政权,把贪官统统法办?

不过,想让高层把贪官统统法办,只是个美丽的幻想,贪官怎么法办自己呢?所以,不要把希望寄托在以江泽民为首的高层上,真正最有希望改变国家命运的是人民,是心明眼亮的人民。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