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飽」到什麼程度才有說話自由?
 
歐陽非
 
2004-12-8
 
【人民報消息】中共在面對國際社會的人權譴責時,本來灰頭土臉,後來不知什麼御用文人杜撰出一個“中國特色”的人權邪說,就是“生存權高於人權”,中共如獲至寶,頻頻拿到世界各地作為應付中國人權問題的護身符了。

“生存權”就是指溫飽問題。乍一聽,溫飽嘛,人命關天啊,哪有比這還重要的?當然很有道理了。於是,經過中共的“一言堂”一宣傳,很多中國老百姓也就信以為真了,中共自己也被壯了膽,敢於逆世界潮流到處張揚去了。

的確,最近有學者介紹說,清朝乾隆時期,中國國民生產總值(GDP)占全世界的51%;孫中山先生創建民國初年,中國GDP產值占全世界的27%;民國11 年時,GDP仍然達到12%;中共建政時(也就是國民黨離開中國大陸時),中國的GDP占全世界的5.7%;而到去年(2003年),中國的GDP僅占全世界的2.1%。按照中國占世界的GDP比重來看,中國150年來經濟根本沒有進步,而是逐步下滑,尤其在中共執政的這半個世紀。這與國民政府時期遭遇的幾十年戰爭引發經濟下降不同,中共基本是在和平時期造成的經濟下降。聯合國把人均年收入365美元以下定為絕對貧困線。今日中國大陸有多少人超過了這個指標?又有多少人遠遠低於這個絕對貧困的標準呢?

然而,這些數字說明著被少數大城市燈紅酒綠、高樓大廈掩蓋著的中國經濟真象,卻並不成為中國不讓人自由說話的理由。(至於這種貧窮究竟是如何造成的,我們將另外撰文述評。)把基本人權改換成生存權,這不過是中共流氓本性的“與時俱進”。

首先,中共執政55年了,現在還談“溫飽問題”,證明了中共帶給國家和民族的災難有多大。在非共產國家,人的生存權是不言而喻的;而在中共統治的中國,人只能以“生存”為基本人權,國際公認的信仰自由、言論自由的天賦基本人權卻被偷梁換柱的剝奪了。

其次,人權的重要部分包括說話的自由。從醫學的角度講,一個語言器官正常的人,能不能說話同肚子飽不飽並沒有關係。人們常聽說“我肚子餓了”,就是在溫飽沒有解決的情況下為解決溫飽而發出的自由言論。事實上,人只要有口氣在,說話都是可能的,特別是餓了,肚子越餓越想喊出來尋求解決。

第三,中國的“溫飽問題”雖然沒有解決,但是,總是有相當多的人能吃飽飯了,而且還有“一部份人先富起來了”。這些沒有“溫飽問題”的人為什麼仍然沒有說話的自由呢?至少,能不能讓他們幫助那些仍然挨餓的人說話呢(如果肚子餓就不能說話的話)?中共連這些已經吃飽的人都不讓說話,可見什麼“溫飽權高於人權”純粹是騙人的鬼話。

第四,說到“人命關天”,大家有沒有想過,挨餓的人不能說話,不能喊“餓”,吃飽的人不准去替挨餓的人喊“餓”,那麼,真正“人命關天”的不就是沒有“喊餓的自由”,這難道不是最基本的“人權問題”嗎?怎麼會是“溫飽問題”呢?

第五,中國社會現在正在遭受各種迫害的人們,他們本來沒有溫飽問題,就是因為堅持講真話而被迫害得流離失所,家破人亡,才面臨“生存危機”。他們不就是因為“人權”被剝奪才造成“生存權”的被侵犯嗎?

人權是人類的普世價值。人從娘胎裏剛一生出來,還不曉得什麼“溫飽不溫飽”的時候,首先就要哇哇大哭出來,言論的自由是與生俱來的。中共不給人民人權,不給人民言論自由,不過是害怕它自己的醜事被曝光,導致人民的不信任而失去既得利益。所謂的“生存權高於人權”完全是拼湊出的一個歪理邪說,用作愚弄百姓和國際社會的藉口而已。

最近中共出了個什麼“三不主義”,第一條就是“在不爭論中發展”。“發展”與否不得而知,“不爭論”確是中共不讓人說話的明白表露。是非要越辯才越明,不讓爭論,不讓人說話,自己犯了大錯(比如這幾年在法輪功問題上)還不讓人說話,更把說真話的人往死裏整,不是禍國殃民嗎?

一個人不講真話是其個人的選擇,但他卻無權不允許別人講真話。不允許別人講真話比自己不講真話更應受到社會和良知的譴責。

(明慧網)〔原題目:評中共的人權邪說:“飽”到什麼程度才有說話自由?〕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