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將要來中國調查的國際人士的信
 
2004-12-1
 
【人民報消息】女士們、先生們:你們好!

獲悉有國際人權組織準備派調查員到中國調查法輪功真實情況,我因此寫了這封信。我是個知情者,知道迫害者的邪惡程度,也知道他們造假,騙人往往超出善良人的想象。我想幫助調查者了解到真實的迫害情況。

我以下談的是2001年北京團河勞教所(在北京大興區)一次接待中外記者的情況。

知道中外記者要到勞教所採訪,全所就開始了緊張的造假活動。先由教育科出頭,編寫了有一百多條的怎樣回答中外記者問題的“標準答案”。如問:“你們這裏有政治犯嗎?”答:“沒有,因為沒有思想罪。”編的非常詳細,記者可能提出的問題方方面面都想到了。然後由教育科組織用閉路電視反覆學習,各大隊也反覆學、記,還進行了其它方面的準備。

到記者來那天,所裏先把堅持修煉的大法學員和沒有安排任務的人帶到西邊樓上一個偏僻的房間,直到記者走了才讓回去。有的人準備好要和記者講實際情況,根本就沒有機會。警察在多功能廳組織一部分人學習看書,可是,他們以前根本就沒在那兒組織過這樣的活動。一個叫龔旺的,五十多歲,通州人,還按要求回答了記者的提問。所裏還組織一部分人在計算機房學電腦,目地是讓人看,照相,記者走了,“學電腦”者也就沒事了。他們還組織一部分人搞室外文體活動,有的玩單、雙杠(以前根本沒讓摸過),還有其它活動。讓記者參觀了夥房,飯菜比往日強多了。總之,記者看到的沒有一樣是我們真實的日常生活,全都是假的。

再舉一個電視臺和勞教所合夥造假的例子。電視臺要製作誣蔑大法的節目,提前很多天就告訴了勞教所節目的內容,要勞教所提前準備。電視臺把現場採訪怎麼問,甚至包括怎麼回答的內容都交給了勞教所,勞教所就挑選了一部分他們的骨幹開始背,從眾多骨幹中選一個跟記者合演了一問一答的鬧劇,用來欺騙電視臺前的老百姓。在參觀的鏡頭中,警察換了便裝充當老百姓,那些由勞教所的警察挑出來的可信賴者也脫了勞教服,穿上自己的各色服裝。

總之,媒體展現的,讓公眾看的都是精心製造的假象。這是“當面是人”的一面,那麼“背後是鬼”的一面什麼樣呢?那完全是邪惡行徑。

勞教所在江澤民指使帶動下,對不放棄修煉的法輪功學員採取從精神到肉體的極其邪惡的迫害。有的幾撥人熬一個大法學員,很長時間不讓睡覺或很少睡覺。有的大法學員被長時間罰站,有的大法學員被用電刑摧殘。姓宋的三大隊副隊長等惡警用電刑時把大法學員綁在床板上,沒有動彈的餘地,幾個警察同時電一個人,想電哪兒就電哪兒,有時用十幾根電棍,受電棍摧殘的有吳運昌、趙明、秦尉等不少人。

惡警都是在隱蔽黑暗的地方行兇,到底有多少人被電棍迫害過很難說清。警察有時還把堅持修煉的大法學員集中到一起長時間坐小板凳,只許一個姿勢,不許動,動就打就罵。同時還用噪音很大的錄音機(放最大音量)反覆播放骯髒內容,日復一日,意志不堅定者很容易精神崩潰。我還親眼見到把堅定修煉的大法學員塞進高度在30厘米左右的床底下,倉州大法學員陸聿明就被塞到床下很長時間;一個姓郭的大法學員被按倒在地上,惡警用筷子橇著嘴往裏邊灌涼水,灌了一洗臉盆;大法學員楊汝強被按在自來水龍頭底下長時間用水澆,澆的他渾身發抖;大法學員段丙臣被打折了肋骨。有時幾個人打一個大法學員,有的人員負責頂著門,有的人員負責打,有的負責放大電視音量掩蓋聲音。

在精神摧殘方面,團河勞教所比別處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他們有很多種充斥謊言和誣蔑之詞的書籍和學習材料,每天逼著學,不學就延期。有的大法學員因為不學那些東西不止一次被延期,如魏如譚等人。惡警們還有各式各樣從各個角度供洗腦用的光盤。電視上只要有誣蔑法輪功的內容惡警們一定逼著大法學員看,看完後要寫體會,有時一個星期要寫幾次。勞教所內的被洗腦者往往行事比有的惡警還壞。

以上我知道的內情只是很少的一部分,但和江澤民表面宣傳的已是天壤之別。就這一小部分,調查者要想真正了解到也是很不容易的。你找他們了解,他們就用純粹的謊言騙人;你找知情人,他們叫你找不著,即使找到,知情者受到威脅還不一定敢說。但我相信,邪不壓正,正義之士是有智慧的,想做到的事一定能做到。
                
一位大陸法輪功學員

(明慧網)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