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法輪功的迫害是否與您無關?
 
大陸法輪功學員
 
2004-12-19
 
【人民報消息】2004年正月,山東省蒙陰縣桃曲鎮非法綁架40多名法輪功學員關押在鎮裏。鎮工作人員李強等人將鐵水桶扣在大法學員公丕玉、胡乃玉的頭上,用石頭、木棍敲打鐵桶,用腳往學員身上踢、踹,這樣連續毆打折磨一個多小時,致使兩人暈死過去。

江澤民及其幫兇採用文化大革命式的流氓造謠手法,炮製自殺、殺人、自焚等偽案栽贓嫁禍法輪功,給法輪功扣上“×教”、“參與政治”、“反動勢力”等帽子進行打壓,是對法律和人權的肆意踐踏,是對所有人的合法權益的非法侵犯。

經歷了“三反五反”、“文化大革命”、“6.4事件”等政治風雲,中國人大都有了“恐政治症”,一旦出現所謂的“政治事件”,都不敢多想多問多說,唯恐避之不及而引火燒身,都隨波逐流去“表決心、堅決擁護、劃清界線”,認為只有這樣才能使自己置身事外而不受傷害。長此以往,導致中國人的“明哲保身,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自保心理。然而人們源於這種對政治恐懼的心理卻被江澤民利用來迫害法輪功。民眾在這種心理作用下造成對事件是非真偽的無視,從而機械的隨從,民眾的無視滋生助長了江澤民肆意妄為。江澤民及其幫兇一方面不斷用電視、報紙等媒體造謠,把謊言灌輸給百姓,有些民眾信以為真,被謊言所騙。

一方面利用民眾的“無視”對無辜的法輪功學員按“打死白死,打死算自殺”等政策進行慘無人道的血腥迫害,5年間,全國有1000多名學員被迫害致死,有無數學員被打傷打殘,有10萬餘眾被非法勞教判刑。扣上帽子就可隨意打擊,文化大革命是如此,“6.4”是如此,對法輪功也是如此。照此下去,明天同樣可以捏造假證據扣上帽子打壓你,所有人的基本安全保障都沒有了,人被推向了任人宰割的境地,這就是打壓給所有人帶來的迫害,但由於人自保心理的扭曲,卻對這種迫害視而不見。

其實現實中,從發生在我們身邊的迫害中,也能看出這場迫害不僅僅是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常路鎮村民戚建亭因煉法輪功,他兒子戚照峰(常路鎮小學教師)的工資從2001年被扣發;老幹局的劉元傑因進京上訪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老幹局卻去他的老家界牌,強迫他父母繳5000元罰款; 610辦洗腦班,強迫法輪功學員的親人到洗腦班“陪讀”,一同強制洗腦;2002年夏天,蒙陰一中二分校教師伊淑玲絕食用生命抗議非法關押時,在家人忙著下桃的農忙時節,縣610辦公室主任類延成把其家人關押在610當人質(這樣出了人命可以不承擔責任);公安人員穿著便衣裝成收板栗的到垛莊鎮學員周光明家想非法抓捕周光明,周光明逃脫,他70歲老母親被便衣公安粗暴推搡倒地,這時周光明的哥哥周光亮回到家中,看到自己年邁的老母無辜被人欺負,就與他們講理,結果周光亮被強行帶走,在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一個月,並被強迫罰款3000元。這些法輪功學員的親屬不學不煉,不同樣受到了迫害了嗎!

還有江澤民推行的“連坐”政策,農戶中發現有一法輪功學員其他戶都要受到牽連、罰款。這場迫害不僅涉及了他們的家人、近鄰,無辜的人也遭到迫害。通過廣播電視、報紙等形式進行了虛假宣傳強制對無辜民眾洗腦。蒙陰縣教育局編寫了誣蔑法輪功的小冊子,發給在校中小學生,毒害青少年的心靈;坦埠鎮水明崖村一50多歲的農民,晚上出去看楊樹苗,被鎮上不法人員當成張貼法輪功真象的學員抓住押到鎮上,威逼恐嚇,讓老農交待,一直折騰到晚上12點,核準不是煉法輪功的,把他推出政府大院棄之路邊,老人剛剛花了一萬元錢治病從醫院裏出來,連打帶嚇,走不了路,走幾步就得坐下來喘一陣,這樣從鎮政府到水明崖僅不足10裡的路,老人一直走到早晨6點多才到家;界牌鎮三十多歲的劉長慶在北京打工,晚上出來逛街,被公安人員當成法輪功學員抓住,問他是不是煉法輪功的,他說不是,北京公安認為他說假話,就非法打罵,動刑逼供,山溝的老百姓哪見過這陣勢,只是在電視、電影上見國民黨對共產黨地下黨如此,身臨其境,恐怖異常,結果嚇成神經病,後由村裏去北京把人領回家,即是如此,也沒得到任何精神和經濟的補償,全是家裏拿錢治病,也沒治好,不時發作犯病,三十多歲的青年從此失去了正常的勞動能力。他們不學不煉,不照樣受到迫害了嗎?

從人性和道德上講,崇尚真理,重德行善是人的本性,善是生命的本性,如果人去作惡,那就是在與自己的生命背道而馳,無異於自絕於命。因此從人的本性上講,這場對法輪功的打壓實質是人在與自己的本性鬥,是從人的本性上對人的毀滅與迫害,在迫害過程中,強制人們放棄對“真善忍”的追求,扼殺對“真善忍”的弘揚,所以這是一場最邪惡的迫害。雖然現實中參與打壓法輪功者獲得了一時的所謂眼前的政治與經濟利益,但卻走向了法律的對立面和人性的絕地,這也是這場打壓對參與者的迫害。

所以這場對法輪功的打壓是對所有人的一場迫害。打壓不會給任何人、任何生命帶來真正的利益,因為它從生命的本性上毀滅著生命。

(明慧網)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