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集古今中外之邪惡迫害法輪功
 
2004-12-18
 
【人民報消息】

嬴政之殘暴

公元前213年秦嬴政下令焚燒《秦紀》以外的列國史記,除醫藥、蔔筮、種樹之書除外,其它不屬於博士官所藏的《詩》、《書》等限期交出燒毀,私自談論《詩》、《書》的處死,以古非今的滅族。禁止私學,欲學法令以吏為師。次年,查出犯禁的儒生460人,全部坑殺於鹹陽。這就是歷史上的“焚書坑儒”。

而今的江澤民焚燒法輪大法書籍十多種,達數億冊之多。密令虐殺大法學員1600多人,傷殘萬餘人(據2001年10月底公安部內部統計),大大超過了嬴政的殘暴。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下令在全國突擊抓捕的一批各省、市大法總站的負責人之後,又在七月二十三日由中國新聞出版署通知所有法輪功的出版物一律不得重印、發行。緊接著就在全國開展了一個聲勢浩大的收繳、查抄法輪大法書籍和燒毀法輪大法書籍的國家恐怖活動,強制法輪功學員人人表態,令其放棄信仰,學員誰要說一句“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的真話。他們就以開除黨籍、團籍、學籍、軍籍、工職、不發工資、坐牢和判刑相威脅,遭受洗腦仍堅持正信的大法弟子就成了他們殺害的對象。從這個時候起,法輪功學員在中國就如同當年的地、富、反、壞、右分子一樣被看管,外出要請假打報告,經過批准才能出門,在家要天天向派出所、居委會以及單位打招呼,學員的房屋前後經常有人放哨盯梢。

趙高之殘毒

《史記·秦始皇本紀》記載,秦二世丞相趙高陰謀篡位,但又怕群臣不服,於是就設法試探,故意獻一隻鹿給二世,並說:“這是馬。”二世笑著說:“丞相弄錯了吧?把鹿說成馬了。”趙高就問其他大臣,大臣中有的不吭氣,有的巴結趙高說成是馬,也有的說是鹿的。事後趙高就把說是鹿的大臣們以其它罪名誣陷殺害了,後來就用“指鹿為馬”比喻有意顛倒黑白、混淆是非。

江澤民與趙高的相似之處也是耍權威、玩弄陰謀,隱瞞家庭出身,偽造個人歷史,溜須拍馬贏得某個人的歡喜,踏著“六四”學生的鮮血,成為中共總書記。上臺後,在“三個代表”無人理睬的情況下,使勁地在法輪功上面耍威風。

一、超越憲法規定的國家主席的權限,擅自給法輪功定性為×教。

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六日江接受法國《費加羅報》記者採訪時,大肆對法輪功進行誣蔑,提出“法輪功就是XX”。緊接著又於同年十月二十八日授意人民日報以特約評論員的名義,發表了所謂“法輪功就是XX”的文章,從此後,法輪功在中國就被認為是非法的功法,上億人的學煉法輪功被認為非法行為。世界人民都笑話所謂依法治國、最有民主的社會主義中國是如此荒唐,一夜間,一個人,一句話就把事關國際、事關億萬人民生命的大事定性而予以鎮壓。而中國的最高權力機關人大常委會、全國政協,此時此刻卻顯示不出一點權力,人大代表、政協委員,江澤民說撤就撤,說罷就罷。所謂獨立司法的兩高此時也顯得那麼矮小,政府就不用說了,那是江澤民手中的玩具,這些單位負責人都沒有人站出來說句公道話,任憑江澤民無法無天。助紂為虐倒是有人賣力,一九九九年十月三十日人大常委會出臺一個 “決定”。其中有一點應當指出的是,通篇沒有提法輪功一個字,表現出有點違心的意思,但還是充當了獨裁者的御用工具,江澤民就是拿著它當遮羞布,迫害致死致殘眾多的法輪功學員,還利用它對法輪功學員大肆進行敲詐勒索,對一個學員一次就是幾千元、上萬元或者幾萬元的罰款,致使許多學員被逼得傾家蕩產。還有民政部門出臺了“關於取締法輪大法的決定”,還有江澤民的劊子手公安部出臺了“六項禁止”,兩高出臺了“若干問題的解釋”,都是為虎作倀,違背憲法的犯罪行為。

二、不聽勸告,一意孤行。前任人大委員長喬石委派部分人大代表在基層通過實際調查得出“法輪功對社會有百利而無一害”的結論,並附上 “得人心者得天下,失人心者失天下”的忠言,以報告的形式一併送給江澤民,而江澤民卻說:“寫得玄玄乎乎的,我看不懂。”朱镕基對“四·二五”學員上訪作了妥善的處理後,並在常委會上提出:“讓他們煉吧!”的意見,當即被江澤民指責:“糊塗!糊塗!”全國數以千計的將軍、部長、高級科技人員以及老紅軍、老八路都直言上書告訴江澤民不要錯誤的對待法輪功,而江澤民卻置之不理,隨之出現的數百萬法輪功學員連年不斷的進京上訪、向當權者講真象,江澤民不僅不認識到自己的過錯以造成民怨沸騰,反而把上訪也看作是大逆不道,命令公安對上訪人員去一個抓一個,把一個北京城變成了一座大監獄。

三、大耍個人淫威。江澤民以中共中央總書記的身份,給政治局常委及有關領導人寫信批判法輪功,頻頻的向政治局、書記處和中央軍委施加壓力,並把批判法輪功的講話作為文件在黨內傳達。六月十日在江澤民的直接操縱下,成立了“中央處理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同當年文革小組一樣),這就是淩駕於黨、政、軍之上,超越於法律之外的所謂“610辦公室”。江澤民就是通過這個國家恐怖組織下達對法輪功“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 “對拒捕的法輪功學員可不鳴槍示警,直接打死”等一系列的秘密命令。

秦檜之奸邪

秦檜:南宋初宰相。北宋末任禦史中丞。字會之,江寧(今南京市)人。1127年,被金人俘虜,叛宋,三年後回南宋充當內奸。高宗趙構兩次任他為宰相,執政十九年,一意主和,1141年(高宗紹興十一年)與金簽訂“紹興和議”向金稱臣納貢,割地劃界,又解除了南宋抗金將領岳飛、韓世忠的兵權,用“莫須有”罪名,殺害岳飛父子,永為人民唾罵。

如果用秦檜對外稱臣納貢,割地劃界,對內殘害忠良的事實與江澤民的所作所為對照,那江澤民就是秦檜的再世。一九九九年十二月江澤民與俄羅斯政府簽訂了《中俄邊界新約》。在這個新的邊界條約中,承認三百多年來中俄一切不平等條約,把相當於幾十個臺灣省那麼大的一片國土,拱手讓給了俄羅斯。江澤民用諂媚的姿態同葉利卿擁抱,丟盡了中國人的臉。

再說他殘害忠良,由於他出自於本性對李洪志大師的妒嫉,給法輪功和李大師羅織了一大堆罪名,一個比一個離奇,一個比一個更“莫須有。他一方面從國家撥出大量資金增修監獄,擴建勞改基地,添制刑具,增加打手,對付國內學員的上訪與申訴;另一方面用重金雇請特務在國外暗害法輪功創始人。儘管江氏集團的機關算盡,所不同的事,他始終達不到像秦檜那樣把岳飛囚禁殺害於風波亭的目的。作惡者終將被萬人唾棄。

尼祿之毒辣

尼祿為古羅馬帝國之竊國者,他極端仇視耶穌及基督教,利用重建都城的機會自行縱火,誣陷是基督教所為,並讓其手下的理論家編造謠言說基督教徒拜神時殺死嬰兒,喝其血、吃其肉,嗜酒、亂倫等等,將基督徒和柴草一起捆在柱子上,晚間點燃以照亮他們遊園。將基督徒投入猛獸場中,看著獅子老虎將他們撕碎吞食作為娛樂,沒收他們的財產,把他們關進監獄用以酷刑,罰為奴隸,釘上十字架,煽動民眾對基督教的仇恨。鎮壓歷時兩百多年,基督徒不但沒有被滅掉,反而越傳越廣、直到現在全世界信徒包括牛頓在內達十幾億人。而羅馬帝國卻遭受四次可怕的大瘟疫,屍橫遍野,無人葬埋,僅首都一次瘟疫就死去了三分之一的人口。

江澤民比尼祿有過之而無不及,他也是刻骨的仇恨法輪功,他也從造謠開始,利用報紙、電臺、電視臺羅織了一大堆罪名,但都是空之無物,根本就證明不了什麼,社會上的千奇百怪的壞事、醜事都與法輪功粘不上邊。

“天安門自焚”的鬧劇就是在這種情況下登場的,他們滿以為這種栽贓法輪功的做法可以給法輪功一個致命的打擊,可以叫法輪功學員有口難辯;叫廣大群眾真假難分,叫國際輿論無話可說,達到遠離法輪功誰也不過問此事的目的。萬萬沒有想到參與這場鬧劇的扮演者一個個都露出嚴重的破綻,使人看清了自焚者沒有一個是真正煉法輪功的人;同時看清了參與這場撲救的公安人員都是有準備而來的,滅火器就在他們的身邊等著遊戲者點火,還看清了劉春玲不是被燒死的,而是被一個穿軍大衣的殺手用重器擊中劉的頭部而致死的;劉思影是在醫院被人暗害的;還看清了中央電視臺錄製的這場鬧劇都是在事先做好了周密安排的,包括攝像的位置、時間、角度都不是臨時湊合的,不管他們做了多少手腳,但還是改變不了假的就是假的本質,只要用慢鏡頭放慢放映就能看清他們造假的全過程。

由於他們良心喪盡,天理不容,栽贓陷害,法律不許,法輪功學員當然要把他們所做的壞事,醜事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所以全國和全世界的法輪功學員揭露邪惡、講清真象的活動如火如荼。這樣江澤民就更加惱羞成怒,他對法輪功學員咬牙切齒,“開槍令”、“動刀令”一個接著一個從“610”發布下來,重刑、酷刑就成了囚禁的法輪功學員的家常便飯,他們慘無人道的把學員關進水牢、投入地牢、困禁於精神病院強行注射毒液,用鉗子在學員身上擰肉、烙鐵燒肉和燙肉、燒活人、冰天雪地赤身露體冰凍。他們如同禽獸一般對女學員進行強姦、輪姦。用電棍插進女學員的陰道,把牙刷擰在一起搓陰道,摳陰道,火鉤勾陰道,拔光女學員的衣服投入男牢房。還有各種各式的電刑、火刑、坐刑、站刑、跪刑、睡刑、打刑、吊刑,長期不讓學員睡覺等等多達一百多種的刑罰都使法輪功學員的身上,被迫害致死、致殘者數以千計。

善良的人們,以上我們揭露的江氏集團對法輪功學員所犯下的暴行才只是他們所作所為的一部分,由於長期受報紙、電臺、電視臺的那種反面宣傳的影響,可能造成你在思想上不太相信這都是真事,更不可思議堂堂的國家領導人怎麼會做出這種傷天害理的事來?然而事實畢竟是事實,法輪大法的修煉人,是不能也不會講假話的,或有或無,只要想想文化大革命和歷次獨裁者的謊言運動。有朝一日真象會大白於天下。

(明慧網)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