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賡哲披露中共操控海外媒體罕見內幕 (圖)
 
——《星島日報》怎樣變成香港 「第四張親共報紙」
 
2004年12月15日發表
 
【人民報消息】(大紀元記者楊舒、張瑩多倫多報道)來自香港的重量級政論家蘇賡哲在多倫多大紀元舉辦的「九評共產黨」研討會上以自己的親身經歷,披露中共十幾年來操控香港和海外中文媒體的罕見內幕。

蘇賡哲自八十年代開始,在香港經濟日、金融日報、星島晚報、文匯報、華僑日報、快報、東方日報、美國中報、僑報、加拿大明報、加拿大星島日報、香港當代雜誌等報刊、期刊,長期發表專欄評論、及其它形式作品數萬篇。 1990年起擔任香港作家協會常務理事及祕書三屆。

1992 年蘇賡哲移民加拿大,除寫作外,亦擔任美加化華語電臺,星島電臺、加拿大中文電臺、溫哥華華僑之聲電臺、希望之聲電臺、新時代電視、多元文化電視臺等電子媒介時事評論節目主持及客座評論。2004年9月10日,蘇賡哲獲得加拿大全國種族報紙和媒體委員會頒發的新聞事業獎,成爲今年唯一的華裔獲獎者。

* 香港報紙的轉變

蘇賡哲介紹,香港媒體在六四左右是一邊倒支援民主運動的,即使是中共辦的「大公報」和「文匯報」在八九民運的時候也是支援民運的。 當時整個社會上都是憎恨共產黨,支援民主運動的。

但是,由於過去的十幾年中共爭奪輿論陣地和操控,香港報紙的轉變「相當明顯」。

* 中共施壓 「星島」敏感專欄被裁掉

蘇賡哲以「星島日報」爲例,講訴它的轉變。

蘇賡哲在92年移民加拿大以後,給香港「星島日報」寫一個專欄叫『王朝日記』,是每天替鄧小平寫日記的一個政治諷刺性專欄,在香港和加拿大同步連載。

蘇賡哲說,香港「星島」的一個編輯親口告訴他,「星島」負責人胡仙女士要到中國去見中國領導人江澤民,他們受到壓力取消了蘇賡哲的『王朝日記』專欄。蘇賡哲推測,「星島」可能是需要發展一些中國大陸的市場,也可能本身的財政情況不是很好。

蘇賡哲的推測似乎不無道理。據美國獨立非盈利機構詹姆斯通基金會發表的2001年11月21日一期中國簡訊的一篇題爲「中國政府是如何試圖控制美國的華語媒體的」的文章披露,「星島」前總裁胡仙在陷入經濟困境時,曾獲得中共資助度過難關,此後便逐漸改變立場,胡仙也是中國政協委員。

* 「星島日報」變爲香港「第四張親共報紙」

2001年初,「星島日報」再度陷入經濟困境時,香港泛華集團總裁、原香港菸草大王何英傑的長孫何柱國將其收入囊中。何英傑早年曾支援中共的革命運動,據稱「人脈極廣」。

何柱國以星島集團主席身份以及與大陸政經界的關係,擠身大陸傳媒界,先後與中共喉舌人民日報社、新華通訊社等結盟。而何柱國本人當了中國的政協常委。




「星島日報」所屬的泛華集團網站上顯示中共喉舌人民日報和新華通信社是其合作伙伴。

蘇賡哲說,一位「星島」工作人員告訴他,香港「星島」新的管理層曾在開會時宣佈:任何「星島」的員工,要是發表反共的言論,就是「倒我的米」 。這是廣東話,意思是「跟我搗蛋」 。

蘇賡哲說,從此以後,「星島日報」變成除「大公報」、「文匯報」和「香港商報」以外的「第四張親共報紙」。

* 政論家「不可以談政治」 總編輯被迫提前退休

蘇賡哲指出,他剛移民加拿大的時候,多倫多「星島」的員工並不是共產黨派來的人,比如前總編輯和其他一些編輯,是從香港和臺灣來。在他們的主持下,言論有相當的自由,新聞採訪也還有相當自由的。蘇賡哲也被邀請在多倫多「星島」的「政經專論版」上發表比較長的評論文章。

蘇賡哲說,雖然左派、共產黨也有很多人在那寫稿,經常在那裏打筆戰,但後來「星島」的總編輯經受不起那邊(中共)的壓力,還是要把這個「政經專論版」裁掉了。

蘇賡哲說,「不只是這樣,隨便一個標題,他們(中共)都很認真對待,一個標題出來以後,他們會打電話到「星島」抗議」。

發展到後來,「星島」的總編輯請蘇賡哲寫專欄,但是講明「不可以談政治」。

最後,多倫多「星島」的這位總編輯也被迫提早退休。

* 中共對中文電臺、電視臺的影響

詹姆斯通基金會的中國簡訊的文章披露,中國大陸政府做出了巨大努力介入中文報紙電臺和電視臺,其主要策略有:投資控股、在大陸的商業利益、安插人員等等。不少中文媒體被收買,或不敢得罪中國政府。

談到電視臺方面,蘇賡哲也例舉自己親身經歷。他曾經在加拿大一家中文電視臺接受訪問,剛一進去就有人告訴他,「我們不要談政治」。雖然後來主持人並沒有阻止他談論政治,蘇賡哲認爲,從這個例子可以看到,「在各種媒體裏都有一些人,這些人不是一定是共產黨,但他們害怕。」蘇賡哲說,以前一有事件發生,該電視臺便會邀請他評論。但是,過去的很長一段時間,這家電視臺再也沒有邀請他。

蘇賡哲也舉了一個電臺的例子。前一階段,多倫多一家中文電臺的臺長被迫走人,該臺長在多倫多香港社區被認爲是一個敢於批評共產黨,語言比較激烈的主持人。雖然就他被迫離職有不同說法,蘇賡哲博士認爲從他自己的例子可以從側面推測背後的原因。蘇賡哲過去經常被邀請上該電臺的節目,自從該臺長被迫離職以後,蘇賡哲再也沒有被邀請給這家電臺做節目。

蘇賡哲說,雖然他沒有證據,但他推測,「有人會交代說不要找什麼人講什麼話」。

蘇賡哲說,一些華人社團也受中共影響。比如多倫多的華人作家協會,就曾經發過通告:所有會員不能寫兩種文章,一是有誹謗性的文章;二是不寫政治性的文章。蘇賡哲說,我認爲,「其實凡是說不要談政治,就是說不要批評共產黨。」

蘇賡哲說,這十幾年來,中共把它的手伸到香港,然後伸到加拿大,要操控這邊的媒體。他說,「不要以爲加拿大是一個自由民主的社會,我們就可以避免共產黨的陰影」,「媒體受到外國勢力的影響是相當嚴重的事情」。

 
分享:
 
人氣:26,510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