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軍與舊金山中領館領事的精彩對話 (圖)
 
2004-12-12
 
【人民報消息】今天,明慧網刊登了法輪功學員潘軍的文章《中國護照蒙難記》,文章記述了他的「中國護照蒙難」過程以及與兩位中國“領事”的對話,頗有些精彩:

6月10日早上,我接到了(舊金山)領事館簽證組高領事的電話,問我是不是潘軍要辦簽證(實際是要辦護照延期,這裏可能是他習慣的口誤),我說我是潘軍,要辦理護照延期,他說我明天(6月11日)先不要來取護照,他們是收證的部門但批不批要請示北京,要我等通知再來取,我猜想這可能是因為我煉法輪功。我說希望能與他談談,他說他要休假了,他的同事會處理的,要我等著。

大約過了兩個多星期,一位領事打電話給我,問我是不是潘軍,是不是煉法輪功,我說是潘軍,我是煉法輪功,他問我對法輪功怎麼看?我說很好,要不好的話,我就不會煉了。他說好吧,你明天來取護照,我們再談,我問您是那位領事,貴姓?他顯得不耐煩,說他姓什麼不重要,可我只是想知道我去了領館找誰呀?

我次日到了中國駐舊金山領事館,還是不知道要找誰,這裏其實對我並不陌生,由於工作和朋友的關係,我甚至和以前的領事是很好的朋友。我把單子給了窗口的女士,她找不到我的護照,我說你找不到,有可能,我煉法輪功,有位領事要我今天來,她問我是誰讓你來的?我說你得去裏面問,讓我來的人不告我他叫什麼?

出來了一位領事先生,讓我進來,聽聲音是和我通電話的先生。看起來這位領事還是很有些學識的,是一位慎重並嚴謹的人。開始我們都談到了對哲學的興趣,當然談話主題自然是圍繞法輪功。這位不知姓名的領事表示他對法輪功有看法。我說我很原意聽聽您的看法,我們可以互相了解。

* 你是如何看待你師父的?

領事先生很關心,也確實好奇,他問:“李先生是一個什麼樣的人?你怎麼看待他?”我說我有幸參加法會和聽到他的講法,我覺得我的師父是一個非常真誠,厚道,慈善的人,是佛法中說的開悟了的人,也就是說是一位覺者。

* 為什麼不是反政府?

領事先生接著說,“我還是對法輪功有看法的,你們為什麼反對政府?”

我說“我從來就沒反對政府和中國,只反迫害。”

我父親是1958年回國的印尼華僑,之前七代是在印尼的南洋華人,他們非常的熱愛中國,那裏的人民和土地。聽說抗戰時,我的爺爺曾經是南洋華人代表團的團長帶著捐款回國,中國建國後,他把我父親14歲就送回國,後又帶著全家回國,他和我奶奶不要印尼產業,帶回中國成箱子的書,希望把知識帶回中國,讓中國更富強,在中國只有我奶奶一個人52元的工資養活全家7口人(我爺爺因為年齡和中文不好沒有給工作),文革的時候紅衛兵抄家,因為發現了抗日戰爭時我爺爺和蔣介石的照片挨批鬥,就是這樣在文革結束後,很多華僑都在海外親屬的協助下離開中國移民海外,我父親曾經跟我說中國其他的老百姓能承受的苦,我們也能,他會留下。我出生在這樣的家庭受到的教育是這樣的,我怎麼會反對中國。

“也許你沒有,但那些人呢?而且我們什麼人來你們都抗議?”領事指著門外靜坐的法輪功學員。

我說;“據我了解,法輪功學員沒有反政府的,我經常和他們在一起,從沒聽說,也沒見過他們反政府。門口的靜坐是在反對這場迫害,這場迫害是違反中國的憲法,違反中國的法律的。我們可不是誰來都抗議,我們只抗議那些參與鎮壓的人和兇手”

“我聽說在外面靜坐是有錢拿的。”領事先生說。

我說“從沒聽說還有錢拿”。

領事先生說是海外華人講的。我說:“在中國,中南海的領導人們並不一定知道真正的中國是什麼樣的?發生了什麼?這是這種官僚的制度的問題,想必您也知道。” 我接著說“而在海外您在這領館的高墻裏,雖然在國外但確和國內沒有太大的區別,說法輪功好的人,以後還讓他們進門嗎,他們還能拿護照簽證嗎?再說雖然還有真正愛國的華僑,但也有很多是愛錢華僑,他們靠近領館目地是要一種身份和想發中國的財,他們告訴你們的都是你們想聽的,或政治正確的話吧?”

“我還是對法輪功有看法,我的同學的鄰居是一個煉法輪功的,我的同學對這家沒有好印象,我的同學不會騙我吧?”領事先生很堅持。

我說,“我也不知道您的同學鄰居是誰?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有一個觀點我很欣賞,這也是一個中國的年輕官員告訴我的,他說,他(對法輪功)會有自己的主見的(要我放心),他判定一個事務和一群人不是看這裏的某個人如何,個別人怎樣,而是看95%的這個群體是怎樣的人”。

* 中國人的光榮

“但我還是對你們有看法,” 領事先生說,“你們在領館門口是丟中國人的臉。”

“您一定了解中國的歷史。”我說,封莉莉教授(也是法輪功學員)有一次在一個人權會議上碰到了兩個中國官方大報的記者,記者們也提了您同樣的問題。我記得封莉莉教授是這樣說的:

“印度的歷史上,有聖雄甘地,美國歷史上有黑人的馬丁路德金,這些都是非暴力的典範,受到了世界人民和歷史的高度評價,中國的歷史5000年是不同朝代的輪回,歷朝歷代的更替和歷朝歷代的內部矛盾的解決都是由起義暴力革命為手段的,法輪功是中國歷史上唯一的最大的非暴力運動,況且在外國人的眼裏,中國人歷來是一個人吃飽了算,不是鬥爭,就是計謀,法輪功修煉者今天的訴求不是政治權力和利益,而是人的信仰的權力,是人權,所以說法輪功是中國人的光榮和驕傲,讓中國人受到世界人民的尊重。”

其實,真正丟臉的是這種對人民基本權利侵犯的行為,和毫無人性的鎮壓與酷刑呀。

* 領事官的無奈表明

對法輪功的迫害確實沒有任何道理,也沒有遵守中國的法律,那麼是誰將這個國家的法律和憲法踐踏?

領事先生說他還有事,希望結束談話。“你的護照,我們不能給你延期,我們沒有這個權力,是國內的有關部門不批准。”

“那麼請您告訴我,不給我延期的理由是不是因為我煉法輪功?” 我問。

領事先生猶豫了一下說:“就算是吧。”

“那麼,既然是您沒有權力批准我的延期,我可不可以聯繫您所提到的有關部門,或您可否告訴我一個可以申訴的地方呢?”

“這個,恕我無可奉告,這是機密。” 我覺得他說這話的時候也很無奈。

* 護照也蒙難




潘軍被註銷的護照

他還給我了我的護照,我打開內頁,發現領事館在2004年6月8日已經批准了我的護照延期申請,將我護照的有效期延至2009年7月14日,並蓋了領事館的紅章。可是後來他們發現我是法輪功學員,就又加蓋了另外一個章,一個註銷護照(CANCELLED)的紅章。

我這個1993年出國,在國外煉了法輪功,信仰“真,善,忍” 也努力實踐這一特性的中國人,在這場對法輪功的迫害中在海外未能幸免,我的護照也蒙難。護照是一個國家公民在外的身份,註消護照如同使這個人失去一個合法的身份確認,做為中國公民我沒有違反任何中國的法律,即使是目前為了鎮壓法輪功所玩弄的法律遊戲的所謂法律。我為領事館難過,他們說無權發給或延期我的護照,但他們卻有權註銷我的護照。這種任意對個人和信仰“真,善,忍”人的權利的侵犯,無疑是對所有人的權利的侵犯,包括領事館內的所有工作人員。幫助侵犯他人的權利,難道不是為虎作倀,幫助壞人幹壞事?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