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军与旧金山中领馆领事的精彩对话 (图)
 
2004-12-12
 
【人民报消息】今天,明慧网刊登了法轮功学员潘军的文章《中国护照蒙难记》,文章记述了他的「中国护照蒙难」过程以及与两位中国“领事”的对话,颇有些精彩:

6月10日早上,我接到了(旧金山)领事馆签证组高领事的电话,问我是不是潘军要办签证(实际是要办护照延期,这里可能是他习惯的口误),我说我是潘军,要办理护照延期,他说我明天(6月11日)先不要来取护照,他们是收证的部门但批不批要请示北京,要我等通知再来取,我猜想这可能是因为我炼法轮功。我说希望能与他谈谈,他说他要休假了,他的同事会处理的,要我等着。

大约过了两个多星期,一位领事打电话给我,问我是不是潘军,是不是炼法轮功,我说是潘军,我是炼法轮功,他问我对法轮功怎么看?我说很好,要不好的话,我就不会炼了。他说好吧,你明天来取护照,我们再谈,我问您是那位领事,贵姓?他显得不耐烦,说他姓什么不重要,可我只是想知道我去了领馆找谁呀?

我次日到了中国驻旧金山领事馆,还是不知道要找谁,这里其实对我并不陌生,由于工作和朋友的关系,我甚至和以前的领事是很好的朋友。我把单子给了窗口的女士,她找不到我的护照,我说你找不到,有可能,我炼法轮功,有位领事要我今天来,她问我是谁让你来的?我说你得去里面问,让我来的人不告我他叫什么?

出来了一位领事先生,让我进来,听声音是和我通电话的先生。看起来这位领事还是很有些学识的,是一位慎重并严谨的人。开始我们都谈到了对哲学的兴趣,当然谈话主题自然是围绕法轮功。这位不知姓名的领事表示他对法轮功有看法。我说我很原意听听您的看法,我们可以互相了解。

* 你是如何看待你师父的?

领事先生很关心,也确实好奇,他问:“李先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你怎么看待他?”我说我有幸参加法会和听到他的讲法,我觉得我的师父是一个非常真诚,厚道,慈善的人,是佛法中说的开悟了的人,也就是说是一位觉者。

* 为什么不是反政府?

领事先生接着说,“我还是对法轮功有看法的,你们为什么反对政府?”

我说“我从来就没反对政府和中国,只反迫害。”

我父亲是1958年回国的印尼华侨,之前七代是在印尼的南洋华人,他们非常的热爱中国,那里的人民和土地。听说抗战时,我的爷爷曾经是南洋华人代表团的团长带着捐款回国,中国建国后,他把我父亲14岁就送回国,后又带着全家回国,他和我奶奶不要印尼产业,带回中国成箱子的书,希望把知识带回中国,让中国更富强,在中国只有我奶奶一个人52元的工资养活全家7口人(我爷爷因为年龄和中文不好没有给工作),文革的时候红卫兵抄家,因为发现了抗日战争时我爷爷和蒋介石的照片挨批斗,就是这样在文革结束后,很多华侨都在海外亲属的协助下离开中国移民海外,我父亲曾经跟我说中国其他的老百姓能承受的苦,我们也能,他会留下。我出生在这样的家庭受到的教育是这样的,我怎么会反对中国。

“也许你没有,但那些人呢?而且我们什么人来你们都抗议?”领事指着门外静坐的法轮功学员。

我说;“据我了解,法轮功学员没有反政府的,我经常和他们在一起,从没听说,也没见过他们反政府。门口的静坐是在反对这场迫害,这场迫害是违反中国的宪法,违反中国的法律的。我们可不是谁来都抗议,我们只抗议那些参与镇压的人和凶手”

“我听说在外面静坐是有钱拿的。”领事先生说。

我说“从没听说还有钱拿”。

领事先生说是海外华人讲的。我说:“在中国,中南海的领导人们并不一定知道真正的中国是什么样的?发生了什么?这是这种官僚的制度的问题,想必您也知道。” 我接着说“而在海外您在这领馆的高墙里,虽然在国外但确和国内没有太大的区别,说法轮功好的人,以后还让他们进门吗,他们还能拿护照签证吗?再说虽然还有真正爱国的华侨,但也有很多是爱钱华侨,他们靠近领馆目地是要一种身份和想发中国的财,他们告诉你们的都是你们想听的,或政治正确的话吧?”

“我还是对法轮功有看法,我的同学的邻居是一个炼法轮功的,我的同学对这家没有好印象,我的同学不会骗我吧?”领事先生很坚持。

我说,“我也不知道您的同学邻居是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有一个观点我很欣赏,这也是一个中国的年轻官员告诉我的,他说,他(对法轮功)会有自己的主见的(要我放心),他判定一个事务和一群人不是看这里的某个人如何,个别人怎样,而是看95%的这个群体是怎样的人”。

* 中国人的光荣

“但我还是对你们有看法,” 领事先生说,“你们在领馆门口是丢中国人的脸。”

“您一定了解中国的历史。”我说,封莉莉教授(也是法轮功学员)有一次在一个人权会议上碰到了两个中国官方大报的记者,记者们也提了您同样的问题。我记得封莉莉教授是这样说的:

“印度的历史上,有圣雄甘地,美国历史上有黑人的马丁路德金,这些都是非暴力的典范,受到了世界人民和历史的高度评价,中国的历史5000年是不同朝代的轮回,历朝历代的更替和历朝历代的内部矛盾的解决都是由起义暴力革命为手段的,法轮功是中国历史上唯一的最大的非暴力运动,况且在外国人的眼里,中国人历来是一个人吃饱了算,不是斗争,就是计谋,法轮功修炼者今天的诉求不是政治权力和利益,而是人的信仰的权力,是人权,所以说法轮功是中国人的光荣和骄傲,让中国人受到世界人民的尊重。”

其实,真正丢脸的是这种对人民基本权利侵犯的行为,和毫无人性的镇压与酷刑呀。

* 领事官的无奈表明

对法轮功的迫害确实没有任何道理,也没有遵守中国的法律,那么是谁将这个国家的法律和宪法践踏?

领事先生说他还有事,希望结束谈话。“你的护照,我们不能给你延期,我们没有这个权力,是国内的有关部门不批准。”

“那么请您告诉我,不给我延期的理由是不是因为我炼法轮功?” 我问。

领事先生犹豫了一下说:“就算是吧。”

“那么,既然是您没有权力批准我的延期,我可不可以联系您所提到的有关部门,或您可否告诉我一个可以申诉的地方呢?”

“这个,恕我无可奉告,这是机密。” 我觉得他说这话的时候也很无奈。

* 护照也蒙难




潘军被注销的护照

他还给我了我的护照,我打开内页,发现领事馆在2004年6月8日已经批准了我的护照延期申请,将我护照的有效期延至2009年7月14日,并盖了领事馆的红章。可是后来他们发现我是法轮功学员,就又加盖了另外一个章,一个注销护照(CANCELLED)的红章。

我这个1993年出国,在国外炼了法轮功,信仰“真,善,忍” 也努力实践这一特性的中国人,在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中在海外未能幸免,我的护照也蒙难。护照是一个国家公民在外的身份,注消护照如同使这个人失去一个合法的身份确认,做为中国公民我没有违反任何中国的法律,即使是目前为了镇压法轮功所玩弄的法律游戏的所谓法律。我为领事馆难过,他们说无权发给或延期我的护照,但他们却有权注销我的护照。这种任意对个人和信仰“真,善,忍”人的权利的侵犯,无疑是对所有人的权利的侵犯,包括领事馆内的所有工作人员。帮助侵犯他人的权利,难道不是为虎作伥,帮助坏人干坏事?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