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針對法輪功宣傳之手法──多維轉載《鏡報》驚人消息
 
作者:小昭
 
2004-11-28
 
【人民報消息】多維新聞網11月10日發表「多維到底是誰的傳聲筒?」(後改為「何頻:沒有能壓住多維的政治壓力」,以下簡稱「何文」),報導多維創辦人及主編何頻在 11月6日「二十一世紀中國基金會」主辦於美國康州舉辦的「信息時代的族群關係」研討會上,表示多維是各種政治勢力的傳聲筒,並以對法輪功的報導為例,表明其不受中共政治壓力。

何頻用法輪功來說明問題,或許他心裏明白,在目前這個階段,如何報導法輪功,是一個媒體是否能頂住中共壓力的試金石。這是因為,5年來,法輪功是中共不遺餘力要「戰勝」的頭號「敵人」,它不僅將對法輪功的鎮壓完全建立在媒體造謠宣傳上,其鎮壓目地還是 「轉化」-強迫法輪功學員接受其洗腦宣傳。如此,媒體宣傳在中共對法輪功的這場「鬥爭」中就起著決定性作用,中共並專門為此針對海內外媒體制定了一系列宣傳政策。因此,我們只需看看一個媒體對這套政策的執行情況,就可判斷它是否在「受壓力」了。

*中共對法輪功的宣傳策略

中共下達地方廣播局的文件要求針對法輪功,「要進一步強化外宣工作。發揮對外廣播、電視、報刊的作用,盡可能利用境外媒體,擴大宣傳效果。充分利用互聯網這一陣地,主動出擊,開展網上鬥爭。」然而如何宣傳?信息時代再沿用文革時口號式的洗腦方式顯然已是不靈,在保持一言堂的情形下,需要根據群眾心理將宣傳精緻包裝。

一些人對精神領域科學還未能探知的現象會認為是迷信,於是它就專門組織「科學家」批判法輪功的理論,再結合斷章取義、移花接木、故意曲解等手法,就使這部份人堅信法輪功是反科學的。典型的例子是將李洪志先生所說「大劫難不存在」之「不存在」剪去;將論述吃藥、異族通婚與修煉的關係解釋成「法輪功不讓吃藥,反對異族通婚」;將學員在精神領域「發正念」清除邪惡的打坐說成是,「法輪功要殺人」。

針對人們因對社會上的坑蒙拐騙見得多了,不再相信無私二字存於人間,它就將李洪志先生和法輪功「組織」描繪成「騙子」,除用上述宣傳手法外,還利用「前法輪功修煉者」污衊栽贓、將已經調查澄清的事推翻、製造假證等。典型的例子有「斂財」、「豪宅」等。

利用國人的愛國心和民族情緒及一些人對政治的厭煩,偏偏要製造事端「說明」法輪功學員「搞政治」與「有國外反華勢力後臺」。對於這類報導一定只突出法輪功如何「不講理」,如上萬人「圍攻」中南海、到天安門「鬧事」等,切切不能報導法輪功為何要這樣做的理由:何作庥指一併未修煉法輪功的學生因練法輪功走火入魔,法輪功學員去雜誌社澄清無故被抓,才引發萬人北京上訪;當法輪功學員上訪無門,上訪辦變成抓人機構時,不得不去天安門表白。

「自殺」「殺人」「自焚」安到法輪功頭上,是挑起仇恨的靈丹妙藥。這樣的事件需由「焦點訪談」之類的平時揭露一些腐敗社會現象、已在群眾中建立了威信的節目報導出來,則顯得「真實可信」。至於找一些被「轉化」了的人「揭批」、「控訴」法輪功「罪狀」,更是必不可少的一環。如此,對法輪功的鎮壓迫害越嚴重,越顯得政府「除暴安良」「維護社會」的「英明」,越值得受到全民擁護。

這些在國內有計劃控制的媒體宣傳中的成功經驗,照搬到海外來是有一定難度的,因海外媒體開放,制度自由,法輪功學員堅持不懈的努力,使得很多中西人士都了解了真相,「自殺」「殺人」等案件也搞不起來,怎麼辦?可以考慮以下辦法。

首先,可以把國內現成的宣傳輸送到海外來,能騙多少人就騙多少人,能瞞多久就瞞多久。好不容易造成一個謊,所有海內外大小喉舌都要轉載,重覆千遍,不怕它不成為真理。

其次,抓不到法輪功「危害社會」的把柄時,就在「道義」上下功夫,指責他們「不真、不善、不忍」。這可是需要一定技巧,法輪功發表的任何向大眾「講真相」及不向暴力低頭的言論,都是沒有做到「善」和「忍」的表現;他們使中共難堪的要求停止迫害的活動,可盡量利用華人愛國情緒,將其說成是反中國。法輪功在海外的訴訟案是最讓人頭痛的,一定要充分在這兩點上下功夫。

為了使替中共打擊法輪功宣傳的海外媒體更能讓人信服,可以忍痛丟車保帥,允許它們在一定限度內有批評中國政府的文章,甚至還可以登一些關於法輪功活動較正面的報導,如從人權方面說一些譴責的話,但在法輪功性質是「邪」的這一點上,一定要堅決把握。因為中共鎮壓法輪功靠的是把法輪功說成「邪教」,如果法輪功被證明了是受誣陷的、是好的、是正的,中共的迫害不也就完全沒有道理了嗎?因此這最後一道防線是萬萬不能放,而且還要找機會巧妙加強一下,更讓讀者牢牢相信法輪功即是「邪教」。

* 多維如此為法輪功「傳聲」

從多維網曾發表過的有「法輪功」字樣的文章看,在1999年7月到2000年法輪功被鎮壓的初期,多維發表了一些正義聲援法輪功的文章,也刻意不附合中共對法輪功是「邪教」的宣傳。但2001年天安門發生了漏洞百出的「法輪功」自焚案前後,多維突然轉向不報導法輪功方面的消息,而是大量登載新華社、中新社和人民日報的誣蔑法輪功的消息。

在「何文」中,何頻說:「我們認為不是事實的報導,不講道理的文章,是不能刊登的,其它都可以。」那就讓我們看看多維是如何報導法輪功一個例子吧:

多維轉載中共在香港的喉舌之一《鏡報》2001年2月13日「美國國際開發署撥出2000萬美元給法輪功」一文。此文沒有提出任何證據就莫須有地栽贓給法輪功「2000萬美元」,卻被上千家大陸媒體如獲至寶地轉載。

只要稍微了解一下美國政府部門運作程序就會知道,美國並非像中國的政府部門那樣黑箱作業、領導人可以一手遮天,政府部門所做出的決定包括投資計劃,大都必須經過美國國會的批准,各種花費公布給納稅人,接受人民的監督。在美國的媒體多維應該有這樣的基本常識吧?

作為在美國的媒體,多維應該輕而易舉地查到,美國國家開發總署(United States Agency for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USAID)主要職能是,對海外提供經濟、醫療、教育、災難救援、民主建設、兒童保健等等援助。以USAID為例,超過500萬美元以上的投資或援助計劃,均需由美國國會審議通過。而美國國會所做出的全部審議結果,均可從美國政府定期公布的報告中查詢。而查遍了1998、 1999、2000年美國政府的公告,根本就不存在《鏡報》文中所說的美國政府給法輪功的撥款。

眾所周知,1999年7月中共開始鎮壓法輪功後,所有的喉舌就只有批判的聲音,不允許法輪功有任何解釋,「自焚」、「自殺」案層出不窮,從不允許第三方調查。多維憑什麼認為中共所有這些關於法輪功的都是「事實的報導」和「講道理的文章」?它對法輪功的報導是不是更附合中共對海外媒體宣傳法輪功政策上的要求呢?

2004年10 月12日,多維網刊登了特約記者程恭犀題為「《多維時報》:趙致真是逃還是不逃?」的採訪文章。在「何文」中,何頻說:「為了這篇稿子,我們確實是『絞盡腦汁』,『費盡心機』。」因此要分析此文也需多些筆墨,請見續文「多維如何為法輪功『傳聲』(二)-趙致真是逃還是不逃?」

(民主論壇〕(原標題:多維如何為法輪功「傳聲」(一)──兼析中共針對法輪功宣傳之手法)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