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慌了!新華網上公開威脅不許揭發(多圖)
 
青晴
 
2003-8-3
 
【人民報消息】隨著江澤民和他的貪官兒子,還有江家幫的被揭露,越來越多的惡行和醜聞暴了光。

在國內怎麼揮霍都是有限的,《大參考》5月19日報導,江澤民在瑞士銀行有三億五千萬美金的秘密賬號。7月,網上又傳出江澤民在印尼答厘島有所千萬豪宅,是唐家璇任外交部長時為江買下,以供江每年五一、十一、春節等長假或週末使用,這筆錢據說是江澤民個人的錢,國家可能有一百萬美元的補貼。江澤民一月工資有多少?他幾輩子也買不下這所豪宅,那麼他的巨款是從哪裏來的?建軍節前夕,《人民報》又透露,江澤民在十六大前為自己準備後路而轉移20多億美金至海外的加勒此海地區的中資銀行分支機構。這是揭露出來的,沒揭露出來的還有多少?

難怪江澤民兩次派吳邦國赴滬給上海幫支招兒,明確告訴他們不自保,「中央」就無法保,其實就是讓他們威脅下面不許揭發,最明顯的例子就是把揪出周正毅的律師鄭恩寵逮捕了。為什麼呢?因為鄭恩寵「非法獲取國家秘密」,在中國誰是「國家」、誰是「中央」?人大委員長吳邦國解釋得非常明確:江澤民。

鄭恩寵只想維護拆遷戶的權益,結果捅了馬蜂窩,損害了「國家」的利益。鄭律師沒想到揪出周正毅能扯出劉金寶,扯出了劉金寶竟能觸及到太子江綿恒和江家幫,更讓鄭匪夷所思的是,他只不過幫助了幾個拆遷戶,這竟能搞到江澤民頭上,暴露了江本人至少轉移了幾十個億美金到海外!從這個角度來講,鄭律師確實把「國家秘密」給解了密,怪不得江澤民讓姨外甥、上海公安局長吳志明狠狠收拾他。


打是親,砸是愛!
江澤民和江家幫慌了,真的慌了,他們無力招架,只能指桑罵槐地謾罵、威脅了。為此,連伊拉克的恐怖頭子薩達姆和他的那毫無人性的兒子們都派上了用場。

昨天的「新華導讀」裡有篇文章《伊拉克父親含淚射殺「線人」兒子 3000萬賞金無人敢領?》看到標題的人真以為是哪個伊拉克人把告發庫賽、烏代的「線人」兒子打死了,使「線人」不敢領那3000萬美金呢!打開文章看了才知道是一個村民告發了幾百個村民(為什麼要告發這麼多人,告發些什麼內容統統都沒有報導),那些村民威脅要殺死他們全家,父親不得已而自己動手把兒子槍決了。

中宣部報到中央的《內參》說:「新華社、中央電視臺等宣傳媒體的新聞報導90%是假的」,咱們先不說打死「線人」兒子這個新聞的真實性可靠性,反正這事和薩達姆兒子的死根本不搭杠,那麼為什麼新華社記者要「畫蛇添足」在題目裡加上《3000萬賞金無人敢領》呢?因為江澤民實在不希望被舉報,實在不希望重蹈薩達姆兒子的復輒,所以在新華網上公開製造假象,好像伊拉克人民是熱愛薩達姆和他兒子的,伊拉克人民是痛恨舉報者的。

也許是「同病相憐」,江澤民和江家幫希望薩達姆保命的願望實在太強烈了,新華網在7月30日甚至出了一篇文章《神奇石頭保性命 薩達姆一家很迷信》,文章說:「儘管美軍先後多次「斬首」,但薩達姆至今仍「逍遙法外」。烏代庫賽的死使美軍相信,薩達姆落網的日子不會遠了。然而,伊拉克人卻私下議論,就算美軍費再大的勁,也找不到薩達姆,因為他身邊跟隨著一批神人,他的脖子上系著一塊具有神奇力量的石頭。」「那塊石頭真的很神。薩達姆剛得到的時候,先把它放在母雞身上,向母雞射擊,後來又放在一頭母牛身上,但不管怎麼射,子彈都只圍著雞和牛轉,根本不會射中它們。」」

先不調查薩達姆有沒有這塊具有神奇力量的石頭,也不研究為什麼薩達姆有了能保護他刀槍不入的神石還要每兩個小時換一次地方,不少人就納悶,江澤民一直是反對迷信的,怎麼現在竟宣傳起迷信來了呢?跳得最歡的「科學斗士」何作庥怎麼不反偽科學了?趁這機會和新華網斗一斗,名聲不是會更大噪了?


用腳踢用鞋子抽打還不能解恨
不管怎麼說,文章裡還是會露出餡兒來,汽車經銷商馬哈邁德說:「美軍拉倒薩達姆雕像後,許多人像猴子一樣跳上去猛踩。」可見薩達姆倒臺是多麼順從民意,這不禁讓人想起一個消息,前年當有人聽說江澤民死了,頓時高興地哭了起來。

新華網在另一篇文章《薩達姆長女接受媒體採訪 痛斥父親的親信叛國》報導說,總部設在迪拜的阿拉伯電視臺8月1日對現住在約旦首都安曼的薩達姆女兒拉格阿德和拉娜進行了採訪。據美聯社報導,採訪拉格阿德的阿拉伯電視臺記者後來說,拉格阿德在採訪接近尾聲時曾經哭泣並對記者說,她不想回答有關她父親和兄弟的問題,對薩達姆提出批評會讓親朋好友失去對她的尊重。

拉格阿德姐妹的丈夫卡邁勒兄弟曾於1995年雙雙叛逃約旦,並聲稱要推翻薩達姆。後來他們迫於家庭壓力和薩達姆的「免死諾言」,重返伊拉克,結果在1996年被薩達姆處決。自此以後拉格阿德姐妹和父親的關係冷淡。

新華網報導,拉格阿德說:「背叛者主要來自父親絕對信任的人。事實上,他們在背叛薩達姆之前就出賣了祖國。即使你不喜歡某人,你也不應該出賣他。」 這段話是不是拉格阿德的原話或真心話暫且不說,新華網刊登這段話顯然是故意把獨裁者和「國家」混為一談,同時用來警告江家幫裡腳踩兩隻船的人:不要「出賣祖國」。


薩達姆女兒拉格阿德接受採訪
拉娜說,她與父親最後一次會面是在戰爭爆發前一週,拉格阿德則說,她在戰前5天在一次家庭聚會上見到了薩達姆。她說薩達姆從未預計到巴格達會幾乎不經抵抗就陷落了。拉格阿德說:「我與父兄的聯繫被切斷,局勢已經失控。我親眼看到伊拉克軍隊撤退......。」

可笑的暴君薩達姆居然不知道自己已是四面楚歌,他還以為人民很愛戴他,軍隊很擁戴他,這和江澤民是多麼相似;當江澤民在軍委主席選舉中低票「當選」時,氣得沒有吃晚飯,拒絕開會,還得有人到家去請,當江家幫個個低票時,江澤民連連說:沒有想到、沒有想到。也許沒有人告訴江澤民,他的名字被江綿恒在網絡上屏蔽住了。江綿恒知道,只要出現「江澤民」都是咒罵的、沒有一句是讚揚的。

人活到這個份兒上,能讓如此多的人罵到這個程度,也真是怪不容易的。一般人做不到,但江澤民可以驕傲地說,他做到了!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