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泽民慌了!新华网上公开威胁不许揭发(多图)
 
青晴
 
2003-8-3
 
【人民报消息】随着江泽民和他的贪官儿子,还有江家帮的被揭露,越来越多的恶行和丑闻暴了光。

在国内怎么挥霍都是有限的,《大参考》5月19日报导,江泽民在瑞士银行有三亿五千万美金的秘密账号。7月,网上又传出江泽民在印尼答厘岛有所千万豪宅,是唐家璇任外交部长时为江买下,以供江每年五一、十一、春节等长假或周末使用,这笔钱据说是江泽民个人的钱,国家可能有一百万美元的补贴。江泽民一月工资有多少?他几辈子也买不下这所豪宅,那么他的巨款是从哪里来的?建军节前夕,《人民报》又透露,江泽民在十六大前为自己准备后路而转移20多亿美金至海外的加勒此海地区的中资银行分支机构。这是揭露出来的,没揭露出来的还有多少?

难怪江泽民两次派吴邦国赴沪给上海帮支招儿,明确告诉他们不自保,“中央”就无法保,其实就是让他们威胁下面不许揭发,最明显的例子就是把揪出周正毅的律师郑恩宠逮捕了。为什么呢?因为郑恩宠「非法获取国家秘密」,在中国谁是「国家」、谁是「中央」?人大委员长吴邦国解释得非常明确:江泽民。

郑恩宠只想维护拆迁户的权益,结果捅了马蜂窝,损害了「国家」的利益。郑律师没想到揪出周正毅能扯出刘金宝,扯出了刘金宝竟能触及到太子江绵恒和江家帮,更让郑匪夷所思的是,他只不过帮助了几个拆迁户,这竟能搞到江泽民头上,暴露了江本人至少转移了几十个亿美金到海外!从这个角度来讲,郑律师确实把「国家秘密」给解了密,怪不得江泽民让姨外甥、上海公安局长吴志明狠狠收拾他。


打是亲,砸是爱!
江泽民和江家帮慌了,真的慌了,他们无力招架,只能指桑骂槐地谩骂、威胁了。为此,连伊拉克的恐怖头子萨达姆和他的那毫无人性的儿子们都派上了用场。

昨天的「新华导读」里有篇文章《伊拉克父亲含泪射杀“线人”儿子 3000万赏金无人敢领?》看到标题的人真以为是哪个伊拉克人把告发库赛、乌代的“线人”儿子打死了,使“线人”不敢领那3000万美金呢!打开文章看了才知道是一个村民告发了几百个村民(为什么要告发这么多人,告发些什么内容统统都没有报导),那些村民威胁要杀死他们全家,父亲不得已而自己动手把儿子枪决了。

中宣部报到中央的《内参》说:「新华社、中央电视台等宣传媒体的新闻报导90%是假的」,咱们先不说打死“线人”儿子这个新闻的真实性可靠性,反正这事和萨达姆儿子的死根本不搭杠,那么为什么新华社记者要“画蛇添足”在题目里加上《3000万赏金无人敢领》呢?因为江泽民实在不希望被举报,实在不希望重蹈萨达姆儿子的复辄,所以在新华网上公开制造假象,好像伊拉克人民是热爱萨达姆和他儿子的,伊拉克人民是痛恨举报者的。

也许是“同病相怜”,江泽民和江家帮希望萨达姆保命的愿望实在太强烈了,新华网在7月30日甚至出了一篇文章《神奇石头保性命 萨达姆一家很迷信》,文章说:「尽管美军先后多次“斩首”,但萨达姆至今仍“逍遥法外”。乌代库赛的死使美军相信,萨达姆落网的日子不会远了。然而,伊拉克人却私下议论,就算美军费再大的劲,也找不到萨达姆,因为他身边跟随着一批神人,他的脖子上系着一块具有神奇力量的石头。」「那块石头真的很神。萨达姆刚得到的时候,先把它放在母鸡身上,向母鸡射击,后来又放在一头母牛身上,但不管怎么射,子弹都只围着鸡和牛转,根本不会射中它们。”」

先不调查萨达姆有没有这块具有神奇力量的石头,也不研究为什么萨达姆有了能保护他刀枪不入的神石还要每两个小时换一次地方,不少人就纳闷,江泽民一直是反对迷信的,怎么现在竟宣传起迷信来了呢?跳得最欢的“科学斗士”何作庥怎么不反伪科学了?趁这机会和新华网斗一斗,名声不是会更大噪了?


用脚踢用鞋子抽打还不能解恨
不管怎么说,文章里还是会露出馅儿来,汽车经销商马哈迈德说:“美军拉倒萨达姆雕像后,许多人像猴子一样跳上去猛踩。”可见萨达姆倒台是多么顺从民意,这不禁让人想起一个消息,前年当有人听说江泽民死了,顿时高兴地哭了起来。

新华网在另一篇文章《萨达姆长女接受媒体采访 痛斥父亲的亲信叛国》报导说,总部设在迪拜的阿拉伯电视台8月1日对现住在约旦首都安曼的萨达姆女儿拉格阿德和拉娜进行了采访。据美联社报道,采访拉格阿德的阿拉伯电视台记者后来说,拉格阿德在采访接近尾声时曾经哭泣并对记者说,她不想回答有关她父亲和兄弟的问题,对萨达姆提出批评会让亲朋好友失去对她的尊重。

拉格阿德姐妹的丈夫卡迈勒兄弟曾于1995年双双叛逃约旦,并声称要推翻萨达姆。后来他们迫于家庭压力和萨达姆的“免死诺言”,重返伊拉克,结果在1996年被萨达姆处决。自此以后拉格阿德姐妹和父亲的关系冷淡。

新华网报导,拉格阿德说:“背叛者主要来自父亲绝对信任的人。事实上,他们在背叛萨达姆之前就出卖了祖国。即使你不喜欢某人,你也不应该出卖他。” 这段话是不是拉格阿德的原话或真心话暂且不说,新华网刊登这段话显然是故意把独裁者和“国家”混为一谈,同时用来警告江家帮里脚踩两只船的人:不要“出卖祖国”。


萨达姆女儿拉格阿德接受采访
拉娜说,她与父亲最后一次会面是在战争爆发前一周,拉格阿德则说,她在战前5天在一次家庭聚会上见到了萨达姆。她说萨达姆从未预计到巴格达会几乎不经抵抗就陷落了。拉格阿德说:“我与父兄的联系被切断,局势已经失控。我亲眼看到伊拉克军队撤退......。”

可笑的暴君萨达姆居然不知道自己已是四面楚歌,他还以为人民很爱戴他,军队很拥戴他,这和江泽民是多么相似;当江泽民在军委主席选举中低票“当选”时,气得没有吃晚饭,拒绝开会,还得有人到家去请,当江家帮个个低票时,江泽民连连说:没有想到、没有想到。也许没有人告诉江泽民,他的名字被江绵恒在网络上屏蔽住了。江绵恒知道,只要出现“江泽民”都是咒骂的、没有一句是赞扬的。

人活到这个份儿上,能让如此多的人骂到这个程度,也真是怪不容易的。一般人做不到,但江泽民可以骄傲地说,他做到了!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