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會出現以巨大的道德勇氣去「平反」法輪功的領導人嗎?
 
作者:景世衷
 
2003-7-2
 
【人民報消息】經常在和周圍的朋友聊天談起法輪功的時候,聽到朋友問「你估計法輪功什麼時候會平反?」說實話,我對中共平反法輪功一直不敢報什麼希望,因為「平反」法輪功和中共對歷次政治運動的否定都有著本質上的不同。這裏不需要講什麼高深的道理,只要列舉一些簡單的事實就夠了。

第一、中共歷次的政治運動,無論是鎮壓反革命、反右、文革還是「六四」,打擊都是「一小撮」。比如鎮壓反革命是殺了那些「蔣介石殘餘匪幫」和「土匪、特務、惡霸及其他反革命分子」;「反右」是鎮壓那些敢於說真話的知識份子;「文革」是由一系列政治斗爭組成的,每次在很大程度上都是出於中共內部的權力斗爭以及「階級斗爭」;「六四」屠殺的主要是學生,地域也僅僅侷限在北京。雖然政治運動一個接一個,總共也打擊了很多人,但每次運動卻僅僅打擊社會中的某一個特定階層,人數最多也就是幾十萬、幾百萬人。由於階層、人數和地域的限制,加上中共嚴密封鎖消息,很多老百姓對於這些政治運動是不明真相的。他們不關心(即使關心也不會知道)被打擊的是什麼人,是不是冤枉的。

第二、搞了這麼多政治運動,實際上「平反」工作基本上是鄧小平在文革結束後一手完成的。而鄧小平是這些運動的受害者。除了鄧小平以外,在黨、政、軍界有一大批當年和他一起打江山的戰功赫赫的開國元勛支持他。這些人在國內人望很高,手握重權,一呼百應,絕大多數也是文革的受害者。因此「平反」工作具備組織基礎。

第三、鄧小平通過「關於歷史問題宜粗不宜細」的做法,嚴格限制人們反思歷史。雖然平反被打倒的這些幹部群眾,恢復名譽,補發工資,但是對於這些政治運動的來龍去脈、發生背景、受害者被虐待的過程、波及的受害者人數和範圍、政治運動中所採用的愚弄人的宣傳鼓動方法,都是禁止人們去談論和研究的。因此人們也就無從完整地了解這些政治運動的細節,想追究責任也無從談起。

第四、在這些政治運動中,無論當鎮壓的矛頭指向誰,哪怕就是國家主席,用不了三天,被鎮壓者馬上低頭認罪。極其個別敢於堅持真理的人或以死抗爭,或者被中共秘密殺害。由於這樣的硬骨頭很少,給老百姓的感覺是被鎮壓者很可能確實有罪。即使在平反時,被鎮壓者因為低頭認罪在先,因此自然成了道德上的弱者。同時大多數人也對這個政權的殘暴和非理性心懷畏懼。他們除了暗自慶幸自己居然活下來了之外,大概也很少有勇氣去向中共討個說法。

有了這四個條件,「平反」不但不會給危及到中共的執政合法性,反而成了中共繼續執政的資本,甚至被吹噓成中共一貫「偉光正」的資本。鎮壓法輪功和中共的歷次政治運動截然不同,這也可以表現在以上提到的四個方面。

第一、法輪功學員遍及社會各個階層,從普通農民、工人到學生、教授、軍人乃至政府官員。鎮壓法輪功等於鎮壓了全國所有地區、各種不同職業的人,波及人數上億。而這上億的學員又都有親朋好友,對於法輪功祛病健身和要求修心向善做好人都有一定的了解。這樣鎮壓首先在宣傳上就很難讓老百姓信服,過去的那種「批深、批透、批倒、批臭」的大批判由於涉及的人數太過眾多,實在難以奏效。這就是為什麼在所謂「天安門自焚案」發生以前,絕大多數老百姓都覺得江澤民簡直是吃飽了撐的。在「天安門自焚案」發生以後,確實有許多老百姓被搞糊塗了,認為法輪功真的向電視裡宣傳的那樣,但是很快法輪功學員就通過對中央電視臺的慢鏡頭分析,列舉出了「自焚」的一大堆疑點,不但向全中國廣為散發這些分析錄像帶,還把這個案子提交聯合國教育發展組織備了案。絕大多數老百姓就這樣都明白了這場鎮壓的荒唐無理,也看到了江澤民採取的一系列殘忍、卑劣、毫無人性的手段。現在許多人只不過礙於中共鐵血統治而不敢大聲疾呼而已。這與其他歷次政治運動,老百姓搞不明白那些運動的背景和真相完全不同。

第二、當前的中共黨內高官,不但不是鎮壓法輪功的受害者,反而甚至就是靠法輪功弟子的鮮血染紅了他們的頂戴花翎。原山東省委書記吳官正和原政法委書記羅幹就是靠殘酷鎮壓法輪功爬上了政治局常委的寶座。江澤民為鎮壓法輪功,把法輪功學員放棄修煉「真善忍」的比例作為考核地方各級官員政績的標準,造成全中國每一個省(除西藏外)都有法輪功學員被打死。據不完全統計,全國被關押在勞改營和精神病院受到滅絕人性摧殘的法輪功學員超過十幾萬,被迫害致死的有740人。「殺人償命」自古皆然,「平反」法輪功必然會受到中共體制內這些大權在握,手沾鮮血,同時又是鎮壓法輪功既得利益官僚集團的強烈反對。

第三、法輪功學員冒著生命危險搜集迫害他們的惡人詳細資料。對於迫害時間、地點、施暴者、迫害細節皆有詳細記錄,分門別類地存放在海外「法網恢恢惡人榜」上。一旦平反法輪功,中共再象對付文革那樣封存檔案,剝奪老百姓知情權的做法已經無法奏效了。今年一月成立的「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在成立時就宣告要「追查迫害法輪功的一切罪行以及相關的機構、組織和個人。無論天涯海角,無論時日長短,必將追查到底」。

第四、從1999年的7月20日鎮壓開始,法輪功學員從來沒有屈服,一直在通過和平抗爭的方法揭露中共宣傳機器的謊言。他們具有毫無愧色的道德勇氣去追究一切迫害過他們的人,因為他們從來沒有在這些暴力摧殘面前低頭認罪過。

當殘酷的迫害仍在進行中的時候,法輪功學員還堅持不懈地講述真相,如果迫害停止,更多更多迫害的細節就會立即曝光在全世界面前。到時候,也許不等法輪功說什麼,人民也不會允許中共這個無故虐殺好人的血腥政黨繼續維系統治了。

除此之外,作為中共高官來講,極少有在鎮壓法輪功的問題上沒有違心地表過態,從而在客觀上對鎮壓推波助瀾的人。這也是江澤民的一個陰險手段,即讓人人手上都沾了血,以至於一旦「平反」法輪功不僅會危及中共執政合法性,造成整個這個利益集團的群起反對,還會危及到平反者本身是否要承擔法律責任的問題。維持鎮壓的繼續就這樣變成了維持中共高官自己的利益了。

在這麼複雜的局面下,中共內部還會出現以巨大的道德勇氣去「平反」法輪功的領導人嗎?這個問題且留給讀者自己去判斷吧!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