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在新聞戰線上擊倒SARS (圖)
 
2003年5月27日發表
 

我們一定能在新聞戰線上徹底打敗SARS!
【人民報消息】上週四,廣州政府官員在一次新聞發佈會上高興地宣佈,廣州離告別"非典"肆虐的日子不遠了。廣東鄰省的官員可沒有如此樂觀。就在同一天,湖南、廣西和福建三省都發出通知,要求對入境的可能的非典攜帶者提高警惕。

據亞洲時報黃國華報道,5月9日是廣東新增病例以兩位數增長的最後一天。截至上週日,廣東已連續5天沒有新病例的報告,如果未來兩週無一新增病例,世界衛生組織就得摘掉廣東非典重災區的帽子,更不用說還得撤銷對廣東的旅遊警告。廣東豈有不高興之理?

5月9日很關鍵,這天廣東疫情出現反彈,新增患者17人,其中15例在廣州。也是在這一天,廣東省委書記張德江召開緊急會議,要求一定要將患者人數降下來。後來的數位證明,張的講話神乎其神,患者人數果然降下來了。有些人對廣東出現零病例不屑一顧,懷疑張的講話與數位下降二者之間有什麼關係。

但廣州仍然氣氛緊張,如臨大敵。自5月中旬以來,《亞洲時報在線》記者親眼目睹了該市各學校、醫院及軍人家屬區提高了衛生和安全警戒。幾乎與此同時,廣州文化部門無限期推遲了計劃舉行的各類大中型文化活動。有關(非典)病人被送進的醫院的傳言也時有耳聞。

廣東的西鄰廣西可不敢掉以輕心。5月17日,一名從廣東返鄉的廣西民工被診斷爲非典患者。次日,其父也被證實中招。有鑑於此,廣西有關當局要求來自疫區的人出現發燒或咳嗽等症狀時要看醫生。19日,廣西又提高了要求:強制隔離任何來自疫區(不用說也包括廣東)的人。

浙江是廣西的前車之鑑。四月中旬,浙江曾要求參加廣交會的人回來後必須接受14天的隔離檢查。但一家公司的職員"抗旨不遵",病倒後才入院。結果引起一陣恐慌,與這位病人有直接或間接接觸的500多人隨後被隔離。儘管浙江因此遭到《人民日報》的嚴厲批評,但廣東省委書記張德江還是堅持說廣交會沒出現一例非典。巧得很,去年11月進入中央政治局以前,張擔任過浙江省委書記。

早在4月20日中國政府改弦易轍,對疫情采取更透明政策以前,《亞洲時報在線》就決定千方百計找出官方數位與實際情況之間的差別。在媒體遭到嚴密控制的中國大陸,做這樣的工作其難度可想而知。然而,我們的記者還是在山西找到了一個"非典村"。該省只是在《亞洲時報在線》報道之後,才公佈真相。

在位於山西和內蒙古之間的寧夏,本報記者至少追蹤到了一個送院後不治的非典患者。記者在那裏還發現了很多集體隔離區。所有這些寧夏都沒有在報告中提及。

河南的情況更令人捉摸不透。雖然我們的記者沒有親眼目睹非典患者,但那裏的緊張氣氛及鋪天蓋地的傳聞卻是有力的證據。正如一個當地人所言,大部分民工都在北京和廣東這兩個重災區打工的河南怎能獨善其身?這個中國人口最多的省至今仍受艾滋病的困擾。在90年代,該省得到政府允許的非法賣血活動致使很多農民染上艾滋病毒。

當北京的非典患者日益增多時,其溢出效應逐漸波及鄰近的天津、河北和內蒙古。奇怪的是,同樣的傳播模式並沒有在廣東的周邊地區出現。湖南四分之一的邊界與廣東接壤,其一半以上的民工都在廣東打工。該省報告的總數僅爲6例,且自3月底以來,沒有報告任何新病例,似乎有所隱瞞。在一次新聞發佈會上,一位當地記者問湖南政府官員:湖廣兩省相鄰,人們怎麼會相信那麼低的數位呢。官員們卻顧左右而言它。

北京的溢出效應還有一個奇怪現象:夾在北京和吉林兩個疫區之間的遼寧一直風平浪靜。看來,非典放了遼寧一馬。

中央政治局委員、湖北省委書記俞正聲5月初要求媒體監督那些在抗炎戰鬥中瀆職的黨政官員。這位省委書記在其列出的各種需要監督的過失中,沒有提及隱瞞不報(言外之意這不算是過失)。

在各省直轄市中,對於如何公佈非典疫情,上海被給予很大自由度。現在,隨着中央政府強調把發展經濟和抗炎放在同等重要的地位,其他所有省市都希望分享上海擁有的一些特權。

檢驗一個省的報告數位有多真實的方法很簡單:就是看它的鄰居有多放鬆。迄今,各種情況都顯示出各省市隱瞞虛報的跡象。


 
分享:
 
人氣:12,255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