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RS為什麼選擇在北京大爆炸?
 
沈江
 
2003-5-30
 
【人民報消息】薩斯瘟疫好象特別與北京人過不去,不僅在北京大爆炸,而且在北京持續蔓延,大有一發不可收拾之勢。這是為什麼?是北京人犯了什麼法,觸犯了老天爺了嗎?是北京人的命不好嗎?看起來都不是。按照迷信的說法,這或許是上天出了魔鬼,或者地下出了妖精,有意捉弄北京人。但是,這又是說不通。共產黨是無神論者,從來不相信說神論鬼。所以,不能用唯心主義來說明薩斯為什麼專門選在北京大爆炸。

老北京人是非常善良的。誰當政,給誰納糧。從來不犯上作亂。所以也不致於遭到上天的懲罰。

共產黨是講究唯物主義,一向是突出政治的。對於為什麼薩斯瘟疫專門在北京大爆炸,還是應該跟據共產黨的唯物主義理論來說明,才符合事實。

按照現有報導,薩斯瘟疫最早是在二零零二年十一月暴發。到二零零三年二月在廣州蔓延,三月在香港蔓延,四月在北京大爆炸,接著向全大陸各地蔓延,並向世界各國擴散,毒害全球。

從上述薩斯瘟疫發展過程,再看看中共突出政治問題。中共自十六大到三月人大,在中共黨內主要就是不顧一切,集中全力進行爭權奪利,斗得不可開交;而主要掌權者江澤民上海幫,更是千方百計要全面篡奪大陸黨政軍最高領導權。江澤民為了把上海幫`江家幫全部塞進國家重要部門,不顧一切,費盡心機,耍盡所有陰謀詭計。各種坑蒙拐騙手段全都登場。他們為了達到全面篡黨奪權的目地,在社會上故意製造歌舞昇平的假象,不惜浪費人民的血汗,把個北京城打扮得花支招展。為了不影響江家幫`上海幫實現全面奪權的美夢,關於薩斯瘟疫已經在廣東`香港擴散的問題,江澤民集團是隱瞞再隱瞞,欺騙再欺騙。穩定壓倒一切。一切為了上海幫奪權。篡黨奪權第一。疫歷流行,人民死活,那裏顧得,何需管它!

以上,應該是薩斯專門在北京爆炸的真實政治背景和原因。

薩斯毫不遲疑地選擇了兩會作為爆炸點

江澤民很喜歡作秀。薩斯似乎也看出江澤民喜歡作秀。所以就隨著人群來到北京,湊個熱鬧。試與江澤民共比高。

看起來,薩斯也是很會突出政治的。那裏熱鬧,往那裏湊。那裏人多,往那裏鉆。那裏是政治的最高點,它往那裏去。全國人大最熱鬧,人才最集中,又是全國政治的最高點,薩斯毫不遲疑地選擇了兩會作為爆炸點。

這時,從廣東來的`香港來的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各路記者,接送各地代表的空姐,司機,從各地調來的戒嚴部隊,軍警,人民大會堂的服務人員,中南海的警?人員,醫務人員,全國各地的人大代表,政協委員,等等。凡是需要來的,一個不能少的都來了,齊集一堂。好不熱鬧。薩斯瘟疫似乎很會觀察形勢。江澤民既然對它沒有鎮壓,實際上就是放縱它,鼓勵它,叫它好好幹。當它附著在各式各樣人物身上,被帶到北京,被帶到兩會的各個場所,各個大人物之間,薩斯如同魚兒得水,正可在廣闊的海洋裡,得到最充分的發展。所以,薩斯瘟疫在北京大爆炸,一點也不奇怪。甚致可以說,它是必然的。操縱和放任薩斯瘟疫橫行的決策者,就是江澤民。

蔣彥永大夫勇敢地站出來,揭露中共謊言和欺騙,為人民立了一大功。但是,蔣大夫的揭露只等於捅破了中共的窗糊紙,還沒能揭露中共「屋子內部」的情況,也就是還沒有揭露醫院內部薩斯患者的實際情況。如都是什麼階層的人物被薩斯所征服?在得了薩斯的人員中,軍隊戰士有多少人?人大代表有多少人?政協委員有多少人?記者有多少人?人民大會堂的服務員`炊事員有多少人?汽車司機有多少人?只有把這些都統計出來,才能說明問題的實質。當然,關於這些方面的統計分析,不能要求蔣彥永大夫來說明。蔣大夫只是負責看病,無法去統計全貌。這些「屋內的」情況,應該由中共向人民說明清楚。不過,在中共徹底垮臺之前,看起來,它是不會老實交代的。

到目前為止,中共關於疫情問題,也還沒有向人民說清楚,講明白。也僅只是搞一些數字遊戲,加加減減。最多也只是年齡段的統計。不過,從年齡段的統計,多少也可以看出一點問題。據中共五月七日公布情況,在北京得薩斯的人中,以二十到五十歲的人為最多,占73,33%。五十歲以上占17,77%。另一統計是幹部退休人員占22,51%。(關於戰士,服務人員沒列出統計數字)。從上述數字,已經可以說明在北京得薩斯的人,絕大多數是兩會人員,或與兩會有關的人員。也就是說,薩斯之所以在北京大爆炸,完全是與兩會密切相關。正是兩會給薩斯提供了在北京大爆炸的機會和可能。

江澤民在兩會期間大施拳腳。十八班武藝全都使用出來,確保上海幫全部當選。與此同時,薩斯瘟疫也就全面施展本領。能夠俘虜多少,就俘虜多少。絕不手軟。

上海幫全部當選,全部占領大陸黨政軍最高領導權。黃菊,賈慶林,曾慶紅,李長春等這些被全國人民鄙棄的混帳王八旦,忽然間都成了國家最高領導人。薩斯瘟疫也同時乘機戰勝兩會各類人員,全面完成施毒任務。

薩斯瘟疫肆瘧與上海幫爭選票是同步進行的。甚致可以說,兩者是密切配合的。

薩斯瘟疫大爆炸完全是江澤民上海幫一手造成的

事情非常清?,時間到了三月份,薩斯瘟疫已經在廣州`香港蔓延開來。這個時候,如果江澤民不是不顧一切,千方百計非要把上海幫塞進國家重要部門,而是能夠把國家的命運,人民的身家性命放在第一位。他就應該堅決延期召開人大會議,領導全國人民防止和堵塞薩斯瘟疫的擴散和蔓延。那薩斯就不會形成全國的災難,也不會造成對世界各國的危害。
從薩斯在大陸擴散到五月,而上海卻很少人感染薩斯,說明薩斯瘟疫是可以予防和堵截的。上海之所以感染的人少,這很可能是上海幫在江澤民,張文康等人策劃下,事先作了予防和準備。這也說明,薩斯瘟疫之所以在北京暴發,這完全是江澤民上海幫有意識,有組織的行動。

所以,這場薩斯瘟疫在全大陸流行,以致造成世界災難,這完全是由於江澤民為了要使上海幫篡黨奪權,而根本不顧人民死活造成的。

江澤民是散布這場瘟疫的不折不扣的罪魁禍首。

薩斯瘟疫所傷害的全都是無辜

人們一定記憶猶新。在美國進行解放伊拉克戰爭時,高唱「人道主義」最兇的,就是江澤民。高喊不要傷害無辜的,也是江澤民。在戰爭中難免會傷害到一些人,抓到個別意外傷害事例,大肆宣染的,也還是江澤民。似乎江澤民最講人道主義,最關心無辜群眾。

現在,看看江澤民放縱和擴散薩斯瘟疫,造成的傷亡和破壞又如何?難道死亡的,受害的都是有辜嗎?國家經濟財產的意外損失和消耗,也都是有辜嗎?也都是罪有應得嗎?

薩斯瘟疫在北京爆炸中,遭殃的,感染的,死亡的,絕大多數,不僅是無辜的,而且很多人都是共產黨黨政軍的「精英」,骨幹,其中不乏人民代表,政協委員,人民大會堂服務員,炊事員。等等。等等。據最新報導,軍人感染薩斯比例占百分之八。就是大陸國防部長遲浩田也都遭到感染。給江澤民抬轎子,推江澤民連任軍`委主席的張萬年,薩斯也沒放過。這或許是對張萬年的一種懲罰。可見江澤民傷害無辜之重。

目前處在一種完全隔絕狀態,死了人,家屬不能見面,不能開追悼會,甚致不能宣布死亡。這「三不能」,也成了「三絕」。這也是「三核心」的新創造。但是,總有一天真相會大白於天下。到底薩斯瘟疫在北京「炸」死了多少人,都是什麼人。紙是不可能包住這場大火的。

記得在八十年代初,給歷屆冤假錯案平反時,天天開追悼會,天天都要播送無數次哀樂。看起來,當人民戰勝薩斯瘟疫之後,一個新的天天唱哀樂的日子一定會到來。那時,每一次哀樂,都將是射向江澤民的一支利箭,都是對江澤民的控訴。

薩斯瘟疫不能與愛滋病相提並論

江澤民的喉舌,面對媒體記者追問薩斯病毒來源時,非常喜歡用愛滋病的問題來替自己開脫。說什麼愛滋病最早在美國發現,不能說是美國散布愛滋病。同樣薩斯瘟疫在中國大陸爆發,也不能說中國大陸是薩斯瘟疫的製造源。中共這種說法根本文不對題。

薩斯瘟疫是在中國大陸發生,這是賴不掉的。同時是由大陸向國內擴散,並向國外擴散,這也完全是事實。這是一場瘟疫的擴散。這種瘟疫是無性別,無界限的,無條件的自由擴散。愛滋病是有條件的擴散。如泛濫的性關係,如吸毒,如注射等等。你不吸毒,不亂搞性關係,不注射有毒血液,你就不可能得愛滋病。薩斯瘟疫就不同了,無論什麼人,只要碰上,就沒好。

愛滋病是不能隨意擴散的。薩斯卻是可以隨意擴散。薩斯瘟疫的病源來自何方,可以追查。但是,在大陸,最關鍵的問題還不是追查病源,而是江澤民,上海幫在發現疫情之後,為什麼不去堵截和阻止薩斯瘟疫的蔓延和擴散,為什麼要放任薩斯瘟疫去擴散?。

大陸衛生部長是大陸絕頂的專家,是江澤民的禦醫,在薩斯瘟疫不僅發生,而且已經蔓延三個月之後,如果仍然不知道薩斯蔓延之嚴重,這豈不是天大的笑話。

江澤民上海幫的問題不在於隱瞞和謊報疫情,也不在於欺騙。雖然這都是他們不可饒恕的罪行。他們最大的罪惡是有意放縱和擴散薩斯瘟疫的蔓延。他們是有意害人。他們上海幫是為了奪權,不顧人民死活,不顧一切,拚死拼活要奪權。他們是奪權第一。他們是為了奪權,而寧可放縱薩斯瘟疫擴散和蔓延。他們是為奪權,而寧可讓千百萬人遭殃,要國家受損。這才是問題的實質,關毽和要害。

駁所謂「國外敵對勢力」抄作

江澤民上海幫動不動就抬出「國外敵對勢力」問題,好像任何事情都可與「國外敵對勢力」掛上鉤。只要把問題與「國外敵對勢力」掛上鉤,他們就是正確的,他們就有理。好像有了這個「國外敵對勢力」,就成了他們可以橫行霸道的理由。也可以成為他們無法無天的依據。

應該說國外確有反對共產黨的勢力。這毫不奇怪。你共產黨反動,人們就可以反,也應當反。這個反,反得對,反得好。反對共產黨,可以說是共產黨的敵人。但不是國家的敵人,也不是人民的敵人。如今反對江澤民,反對上海幫,也說不上是共產黨的敵人。反對江澤民,不等於反對共產黨。

江澤民動不動抬出「國外敵對勢力「,沒有說明是誰的「國外敵對勢力」。偷換概念,為自己開脫。

把炊運娜順莆骯獾卸允屏Α埃∏∷得髁慫槍饈屏Φ牡腥恕?p>薩斯瘟疫大爆炸,加速了共產黨的分裂,也催化了共和國的覆滅。

這次薩斯瘟疫大爆炸,最突出地暴露了幾個問題。一,上海幫是江澤民經營的一個幫派,一個團夥。江澤民過去十三年,根本不是什麼核心;而是一個流氓幫派的幫主。二,上海幫由江澤民帶頭篡奪`盜竊大陸國家黨政軍領導權。三,上海幫為了篡黨奪權,已經喪失人性,喪心病狂,寧可要瘟疫流行,毒害無辜,破壞國家命脈,也要奪權。四,隨時間的推移及上海幫步調整齊劃一的表現,這次薩斯瘟疫的擴散,越來越像是以江澤民為首的上海幫,有組織,有意識,有計劃的舉動。其表現是,凡是上海幫,無論地方或中央,一律隱瞞疫情,一律不參加防薩堵薩工作,一律大撤退,一律袖手旁觀。他們的動作是如此步調一致。用江澤民的話說,就是不要亂了自己的陣腳。這就不難看出他們是有組織的行動。正是這樣,江澤民上海幫自己把自己從共產黨內分離出來了,孤立化了自己。

人們都一目了然,從兩會選舉情況看,上海幫,包括江澤民在內是非常不得人心的,經過他們精心策劃,使用大量陰謀詭計,他們的選票依然非常低,這就說明人民普遍鄙視他們,拋棄他們。他們在共產黨內,在人民群眾中是完全孤立的。

有人說,江澤民上海幫在上海要另立中央。這或許上海幫有這個企圖,有這個野心。但是,他們這個願望是很難得逞的。因為他們在政治上已經輸得精光。人們是不會擁護他們的。他們只是一小撮,已經難以掀起大浪。

不過,共產黨已經分裂,這確是事實。而且,這種分裂已經難以縫合。原因是:江澤民上海幫,他們中間的任何一個人都不敢召集中央委員會。他們也不敢參加中央委員會。他們都怕被批斗。就是江澤民也不敢再參加中共中央的會議。他怕挨斗。他怕被逮捕。江澤民逃離北京,不是躲避薩斯瘟疫,而是怕「一舉粉碎上海幫」。江澤民自己走上了絕路。他已經不敢再回中南海。

上海幫是世界公害。江澤民是世界公敵,是世界戰爭罪犯。

江澤民不顧一切,千方百計塞進大陸黨政軍領導崗位的上海幫,沒有一個是好人。貪污盜竊份子,腐化墮落份子,政治扒手,野心家,陰謀家,不一而足。沒有一個能像個人樣,能拿到擡面上的。他們不仁不義,既不關心人民的疾苦,更不顧國家的前途和命運。他們只是貪財好利的一幫小人。這一幫人,沒有知識,沒有道德,沒有理論,沒有中華民族傳統知識文化,沒有國家民族觀念,純是一幫惡棍。他們比「四人幫」更可惡。他們的罪惡遠比「四人幫」大得多。江澤民硬要把他們拉上臺,完全不是為了國家,民族的前途和利益著想,而純粹是讓這幫人充當江澤民的打手,保護他,使他不受追究,使他免受法律制裁。這幫人上臺,不僅禍害大陸中國,而且會禍害全世界。他們會在全世界興風作浪。正如江澤民已經禍害全世界一樣。

江澤民本人就不是一個好東西,從他經營上海幫,江家幫,就可充分看出,他是一個極端自私自利的小人。他為了維護自己的私利,竟然喪心病狂出賣國家,出賣民族。他為了個人私利,殘酷鎮壓人民群眾。

十三年多來,他把中共全黨搞得烏煙瘴氣,四分五裂。他把全大陸人民搞得不得安寧。工人大量失業,農民流離失所。

他像希特勒一樣,極力在世界製造事端,不斷煽動反美情緒。他對世界人民充滿仇恨。這次薩斯瘟疫大擴散,是江澤民上海幫有意識,有組織的行動。他們的目的是,不僅在中國造成混亂,而且在世界造成混亂。他們借著這種混亂,從中逃脫。逃脫中國人民對他們賣國的審判。也逃脫世界人民對江澤民屠殺人民罪的審判。所以,江澤民放任薩斯蔓延,實際上是他射向世界的毒氣,是他毒殺世界人民。是他與世界人民為敵,是他向世界人民宣戰。他是世界戰爭罪犯,是世界人民的公敵。

江澤民像賓拉丹,薩達姆一樣,都是搞世界恐布主義,都是以世界為敵,都是世界人民的敵人。

世界各國人民應該向江澤民提出最嚴厲地譴責,應該像討伐賓拉丹,討伐薩達姆一樣,討伐江澤民。應該要求中共交出江澤民,由世界戰犯法庭進行審判。

由於事件來得突然,至今時間尚短,人們還沒能來得及對這個問題作出反映。但是,慢慢人們會認識到,江澤民是有意識,有組織向世界散布薩斯瘟疫,有意毒害世界人民。這是須要各國人民盡快認識到的一個問題。並盡快要求中共將江澤民交給世界戰犯法庭。

中共不應包庇江澤民

過去十三年,江澤民幹絕了壞事,犯下種種罪行。罄竹難書。任何一項罪行,都足已給江澤民判極刑。

人民群眾揭露江澤民的大量罪行,中共對這些方面,不能視而不見,充耳不聞。不能裝聾賣傻。更不能包庇,蒙騙。

江澤民是共產黨把他推上臺的,共產黨有責任把江澤民的問題向全國人民交代清楚。很多問題,不是屬於共產黨的保密問題,而是人民的基本權利和利益的問題,有的還是國家民族的根本利益的問題。這些問題中共不向人民說請楚,中共政權怎麼能夠取得人民的信任和支持?

就以江澤民本人來說,江澤民到底是不是偽造歷史,混進共產黨?江澤民是否歷史清白?這個問題早已擺在全國人民面前,人人都認為江澤民是造假,欺騙共產黨。這個問題,不公開向全國人民交代清楚,人民怎麼能夠信任由一個政治騙子擔任軍委主席?又怎麼能夠相信你共產黨?

又如,江澤民賣國問題。這是一個關係到全大陸人民,乃致關係到整個中華民族前途和命運的大問題,像這樣極其重大的問題,你共產黨為什麼不向全國人民交代清楚?為什麼不把中國的準確邊界線,告訴全中國人民?這難道也是你們共產黨的秘密嗎?你們不但不去收復失地,而且還在不斷賣國。僅憑這一點,你們有資格掌握中國大陸政權嗎?

再如江澤民屠殺和平居民問題。江澤民有什麼資格隨意給人枉加罪名,濫施酷刑,濫殺無辜?難道這是你們維持政權的手段嗎?你們用這樣手段,維持這樣政權的目的是幹什麼?你們不解決江澤民濫殺無辜的問題,就是你們要繼續殺人,繼續欺壓人民。對這樣濫殺無辜的政權,怎麼能夠得到人民的信任和擁護?

近如,江澤民放任薩斯瘟疫大量擴散問題。這個問題已經非常明顯,就是江澤民上海幫為了篡黨奪權,堅持召開人大會議,以致放任薩斯瘟疫不斷蔓延,不僅造成成千上萬人感染,而且造成數百人死亡,給國家經濟財產造成難以估計的損失。從根本上破壞了國家的經濟發展和建設。同時給世界各國造成災難。對這樣嚴重的問題能不追究嗎?

還有江家幫貪污盜竊問題。江家幫貪污盜竊,人所共知,人人痛恨。你們共產黨為什麼不追究,不處理?

以上所有問題都不是小問題,都是關係到全大陸人民的生命安全,關係到國家民族前途命運的大問題。這些問題都必須認真解決,都必須向人民交代清楚。江澤民不能蒙混過關,共產黨也不能蒙混過關。

不能虐待薩斯患者,不能迫害醫生護士

你們對一個染上薩斯的無辜病患,僅只是為了掙扎要活命而逃跑,抓回來就要處死刑。為什麼對真正放縱薩斯瘟疫擴散的元兇,卻讓其逍遙法外?

凡是染上薩斯病毒的人,都是無枉之災,都是無辜受害。這些受害者都是江澤民上海幫造成的。因此,凡是受害人的醫療費,理所當然地應該由事故的製造者,責任者負擔和賠嘗;而不應由受害者本人負擔。

因薩斯死亡的人員,應該由江澤民上海幫作出賠嘗。不應人死了白死。

共產黨不應強迫醫護人員去抗薩斯。因為薩斯是你共產黨造成的災難。既是共產黨造成的災難,就應該由共產黨來承擔,由共產黨去撲滅。醫護人員沒有這個責任和義務。這不是有無人道主義的問題,而是有無這個責任問題。共產黨可以強迫共產黨員醫生護士去抗薩,因為這是你們共產黨的紀?和責任。同時你們還有三個代表,既代表人民的利益,又代表先進的生產力,自然應該該站在抗薩斯的最前線。但是,你們無權強迫非共產黨員醫生護士去抗薩斯。非共產黨員醫生護士,自願參加抗薩斯自然可以。非黨員醫生護士不參加抗薩斯,也是自然的,合理的。你們共產黨既不能強迫醫生護士去抗薩斯,更不能剝奪拒絕參加抗薩斯醫生護士的工作權和生活權。你們應該派遣張文康去抗薩斯的最前線,因為他保證能控制薩斯,他一定有高明技術。倘若張文康拒絕上抗薩斯第一線,你們可以開除張文康的職,可以永不錄用。但是,你們絕對無權撤銷拒絕參加抗薩斯的非黨員醫生護士的職務。你們沒有理由處分拒絕參加抗薩斯的非黨員醫生護士。

強迫醫生護士上抗薩斯第一線,等於把醫生護士推向死亡前線,推向死亡火坑。這些醫生護士等於去送命。你們共產黨每天只給這些醫生護士二百元人民幣,是遠遠不夠的。用二百元去買人家的一條命。你們不是把醫生護士的命看得太不值錢了嗎?你們應該用重賞去請醫生護士參加抗薩斯,並且應該對抗薩斯殉職的醫生護士作出賠償的保證,使他們免去後顧之憂,他們才有可能一心一意去抗薩斯。

只有這樣也才合情合理。動用專政手段,逼迫人家去抗薩斯,不會對抗薩斯有幫助。

你們共產黨橫行霸道慣了,一向不講理。但是,你們在抗薩斯問題上,如果仍然橫行霸道,仍然不講理,那是不會取得好結果的。

中國人民,世界人民團結起來,把一切憤怒和仇恨都集中到江澤民的身上。

首先是共產黨員,解放軍戰士應該迅速覺醒,認識到江澤民殺人已經殺到你們的頭上了。你們感染薩斯,都是江澤民造成的。這個仇,這個恨應該集中到江澤民身上。

人大代表,政協委員感染薩斯的人,也應該把仇恨和憤怒集中在江澤民身上。因為三月會議完全是江澤民上海幫,為了篡黨奪權而召開的。他們為了篡黨奪權,不顧人民代表及政協委員的生命安全,竟然放任薩斯到處蔓延,真是喪心病狂到了極點。你們得了薩斯,應該更痛恨江澤民。

人民大會堂的服務員,炊事員,凡是感染了薩斯的病人,都應該憤怒聲討江澤民。是江澤民把你們送上薩斯死亡的邊緣;是江澤民使你們遭到薩斯疾病折磨的痛苦。

凡是被薩斯瘟疫奪走生命的家屬,都應該起來要求共產黨,要求江澤民給以賠償。與此同時,應該揭露江澤民,共產黨散布薩斯的罪行和真相。廝囈竺竦淖鐨小?p>全國人民也應行動起來憤怒聲討和控訴江澤民散布薩斯瘟疫給全國造成的損失和破壞。

臺灣同胞,香港同胞,東南亞各國朋友,世界各國朋友,凡是受到薩斯傷害的國家和人民,都應該把仇恨和憤怒集中到江澤民身上,向江澤民討還損失。

中國人民必須團結起來,堅決要求共產黨下臺,解散共產黨。

共產黨罪惡多端,數也數不清。共產黨自己總結只有三代領導核心。這三代核心的共同特點,就是都是殺人魔王。他們都是為了爭權奪利,而傷害無辜,屠殺人民。毛澤東是用階級斗爭殺人。鄧小平是用坦克機關槍殺人。江澤民是用薩斯瘟疫殺人。手段不同,殺人目的是一致的。什麼共產主義嘍;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了;三個代表了,統統都是騙人的鬼話。

中國人民應該從江澤民散布薩斯瘟疫這一事件,迅速醒悟過來,再也不要受共產黨的蒙蔽和欺騙。勇敢地站起來,堅決要求共產黨下臺,徹底求解放。

由人民選舉,成立人民自己的民主政府。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