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耀潔萬延海前赴後繼 「人間煉獄」爆光震驚國際 (多圖)
 
作者:阿牛哥
 
2003年5月22日發表
 
【人民報消息】中共歷來卻是以「人的生存權」是人權的第一優先作眩耀。真的是這樣嗎?只要把廿世紀後期,被稱爲「黑死病」的AIDS之所以得在中共統治下的中國橫行肆虐,並且實際上至今仍舊捂住的情況,與今天接踵而來的SARS在大陸相繼引爆聯繫起來考察,就不難理解,在中共專制暴政下,人的生存權是如何被踐踏虐殺的。

在中共看來,實際上只有專制獨裁的"黨的生存權"才是真正的第一優先; 或者說,「人的生存權」只能依附於「黨的生存權」,才得以「寄存」的。請看,當上世紀80年代全世界都在密切注視,並且嚴防對付AIDS的時候,要不是先有74 歲高齡從河南醫院退休下來的高耀潔大夫,以及近又有未及40歲、目前仍在我國加大北嶺分校進研學者萬正海兩人,冒死把AIDS的「馬蜂窩」捅破,人們恐怕AIDS在中國省造成人間煉獄的慘狀,仍是一無所知。

可他們的良知義舉,只因逐漸被國際認知並重視起來的時候,中共便立即嗅覺到他們的"黨的生存權必須絕對第一優先的地位將受到威脅甚至動搖,於是,迫害便隨之而來。當2001年5月,全球衛生協會爲表彰高大夫眼看河南省農村只因赤貧在不潔中賣血和輸血,竟導致了65%以上村民染上了AIDS/HIV病毒,卻得不到國家任何醫療照顧,於是退而不休,爲抗AIDS而日夜上門送醫送藥的感人事蹟,決定要給她預設一個著名的高納森 . 曼恩世界衛生與人權獎,並邀請她出席由聯合國祕書長安南親自主持的頒獎典禮。但卻由此惹禍上身了。中共的專政機器立刻開動了。首先,河南省衛生廳主管全喜,直指高大夫「有政治問題」,出國頒獎便是「爲國際反華勢力服務」,因而照會公安廳不得發給護照,繼而又由中央外交部長朱邦造,在記者會上公開警告外國駐京記者不得違規再去採訪高大夫。雖然由此引發了世界媒體的一陣震怒,但也無可奈何。中共也自以爲從此全國AIDS的嚴重疫情即可鎖住不露。

紙怎能包得住火?揭露黑幕自有後來人。去年,留美學者萬延海水冒着風險赴中國大陸投入對AIDS的抗爭了。他以更大的勇氣,組成了一個純民間的「愛滋行動」團體及網站。中共更驚慌了,立即下令把跟「愛滋行動」合作的一所私立學校驅逐出去,並打爲「反動組織」,接着更將萬延海祕密拘捕,誣控他在網上公佈了河南兩村莊170名死於AIDS患者的名單,及估計僅河南一省因賣血感染了AIDS/HIV病毒的並不只有100萬人,而是200萬人爲「泄露國家機密罪」。只因美國的施壓和聯合國的關切,同時江澤民也急於在「交班」前要到美國與布希會談一些「利益交易」,這才不得不在拘捕數月後宣稱萬延海得以「認罪釋放」。五個國際團體也在加拿大給他頒發了首屆愛滋病及人權行動獎。

正由於這兩位先軀者的冒死犯難,震驚國際,才迫使中共不得不有限度地供認,中國的AIDS病患者以每年30%速度遞增,全國31個省市都已蔓延覆蓋了,其中7省爲嚴重疫區,預測如未能遏止,則到2010年病毒感染者將達一千萬人。可是,目前具體的、實際的疫情並不得告知,更沒有開放給世界組織進行考察調查。只是臺灣一位中醫師陳重雄,今年二月自費到河南一個AIDS重病村訪察的報導,就指稱真已成「人間煉獄」,遠比報導更加嚴重。不知是否要等到有一天全國AIDS疫情也如今天SARS這樣的大爆發,大家才會認知在獨裁暴政掩蓋下,中國AIDS的實際疫情已經有多慘。


總有一張圖片令您震撼──河南人間煉獄的慘狀


這就是我的控訴──劉玉英患愛滋周身起皰疹危在旦夕


老淚縱橫──白髮送黑髮!


以後?我不知道──父母患愛滋雙亡!


你爲什麼就這樣拋下我?──愛滋病奪走了她的丈夫!


淚已幹────愛滋患者沒錢到醫院治療!


我問蒼天──兒子死了,唯一的孫子也染愛滋病!


遺囑──改嫁吧!


 
分享:
 
人氣:17,246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