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系人马集中上海 江泽民密令“拿脑袋保上海”
 
2003-5-13
 
【人民报消息】(大纪元记者蒋蔚枚上海专电) 中国SARS瘟疫国际曝光后,江泽民上海“坐镇指挥”。江泽民给上海政府下达密令:“把住上海最后这块地方,不能再掉,如果掉了,中国就算了。”

拿脑袋去保

目前中央政治局里,除吴邦国外,“上海帮”的人马都在上海。江泽民说:“这块地方一定要保住,拿脑袋去保,一层一层都拿脑袋去保。”一位上海官员说:“上级传达中央最高层命令,要求这里不能有工作人员生SARS,这里的商业客人不能有SARS,如果有的话,「脑袋要搬家」,现在拿脑袋要搬家来形容事态严重性,以前是撤职,现在是保最后一块地。”

上海政府官员内部都流传「脑袋要搬家」这句话。这位上海官员说:“各级公务员头目承担「脑袋要搬家」这个压力。这个重要责任,没有文件,是一级压一级下来。”上面传话“上海是最后一块地方不能掉。”

六月份要出“毛病”

中国人都在议论中俄边界封锁的消息,他们感到这不是单纯的防SARS的问题,要防一个很大的逃亡潮。因为在中国老百姓也已经感觉到,特别是北京、上海的老百姓,感觉局势后面可能“要出毛病”,现在已经出了两套班子,讲话方向性也不同,一个星期之前,“正确方向”是为了治SARS,经济暂时不要管;但在这个星期,话又变了,要两手抓,一手抓经济,一手抓SARS,所以老百姓已经感觉到一个新的问题产生了,他们称为「两套班子,两套声音」。

还有人看到中国各地方为对付SARS各自为阵,封锁隔离和抓捕外地人等恶劣做法,对未来局势很恐惧,他们担心灾乱扩大,会发生内战。一位上海官员透露:“潜水艇的问题,公布出来是故意的,想表现三件事:一、我(江)控得住军队;二、我(江)在军队有权威;三、老胡是我的跟班,不要搅错。上海各界感觉到事情做得很急,象匆匆忙忙地表现出来,说明了情况紧急,可能有人(社会估计)估计六月份要出“毛病”,因为很多问题已经掩盖不住了。”

江泽民要负责

另外中国社会也有一种看法, SARS其实在胡锦涛上台以前已经有了,所以他的前任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现在问题是可能要找前任的责任,不能说把这个事情算老胡的,他没办法了,他坐上去已经不行了,现在社会反而对老胡,老温这一边比较谅解。老百姓觉得“江泽民要负责。”

中国文化界的知识份子认为,共产主义“人人平等”在全世界都破产、失败,但是到SARS这里实现了一条人人平等,不管是皇后将相,在街要饭的,大家碰到SARS生病的机会完全绝对公平,他们觉得“这一点是在不幸中觉得挺欣慰的。”

在中国,大家有一个感受就是SARS问题要变成政治问题,他们也看得到,争夺权力总是成爲最重要的,爆发激烈权力斗争后,SARS会放在旁边。现在国际上已经感受问题的严峻性,都关门了,实际上是为应付中国大逃亡潮。

中国老百姓也知道,中国在这件事情上把自己孤立出来,中国以后能不能再打入国际社会还是个问题。经济方面,社会赞成温家宝的政策;现在不要讲经济,不要去管损失,先弄好疫症,反对一手抓经济,一手抓SARS的政策。

江可能出了问题

老百姓差不多都在议论江泽民,很多人都感到江出了问题。一位上海学者给大纪元记者来电说:“上海人胆量比以前大得多了,都议论中央里面是两把声音,两套班子。”他说:“现在局势混乱,老百姓胆很大,翻过来也可以看到中央失控,老百姓才可以不怕。

两个班子,哪边力量强一点?中国有一种观点认爲,这是一个长期的事情;江这一边已经统治了超过十年,他已经建立了一套他的体系,政治、经济、军事各方面他都有一套人马,但是有包括有毛、邓、杨、王等等的中共元老的后代,还加上反江的地方势力,他们同样也经营了很长时间,好像广东到目前为止,仍然是保留以前广东帮这一种思想体系,叶选平对广东还有影响力。

大概在两个星期以前,中国内地有一份报纸,突然报道赵紫阳身体很好。中国老百姓说:“如果赵的健康不错,那就说明江泽民的健康不好,这是共产党里面一个讲不清楚的道理。”

中国形势严峻

中国知识界普遍认爲中国可能产生一个长期乱的前途。外国封锁边界给中国人很大刺激,现在老百姓说:“不光是SARS,如果打内战也要跑出去。”还有上海人说:“你不能说普京不讲人道,他要为俄国人负责。很多国家也已摸到中国的底,日本也知道,所以下一步,投资(外资)也要撤。”

另外,北京老百姓认为经过SARS,政治改革一定要摆到桌面上来,SARS把形势推到这个地步。再不改的话,整个共产党政府要保不住,一位上海大学讲师说:“以前看不到严重,现在能感觉到了,很多中国人要面临非常严峻的环境。”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