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RS!寺院住持透露为何有人感染有人不感染
 
卢笙
 
2003-4-22
 
【人民报消息】去年秋天,我在媒体上看到神奇婆婆关于今冬明春的预言,冬天过去了,什么事也没有发生,春天又来临了,还是什么事也没有发生,我早把这个预言忘得一干二净。直到SARS蔓延开时,我才猛然想起SARS是在去年11月份开始发生的,是“今冬”开始的,神奇婆婆的话灵验了!

预言应验

关于神奇婆婆的报导是这样写的,在大陆西北某地的一个贫穷乡村,住着一位年近花甲的神奇老婆婆。在中国镇压法轮功前这位老婆婆就预言“人要闯大祸了”。在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集团开始疯狂镇压法轮功后,老婆婆把家人、亲朋好友和乡亲们叫到一块,非常严肃地说:你们不要信电视里的,他们胡说,法轮功是正法,你们要尊敬炼法轮功的人。

2002年12月的一天,老人家再次把家人、亲朋好友和乡亲们叫到一块,非常严肃地告诉他们:当今“皇上”是专来祸害中华的蛤蟆精,但它不会长久;就在今冬明春,中国将发生一件大事,希望各人好自为之。说完,老人家便离开人世。

SARS现在在整个中国和世界上流传,尤其是北京特别严重,很多外地的大学生没有回家,他们悲观地说,怕回去把家里人传染上,索性现在能吃就吃点儿,能穿就穿点儿,听天由命,活一天算一天了。有很多城市现在疫情都已经很严重,不过还没有通报出来。

江泽民是中国的SARS传播者

我想着神奇婆婆说的“当今“皇上”是专来祸害中华的蛤蟆精”,每天都上网去查看疫情在怎样发展。今天忽然接到一个国内转来转去的电子邮件,上面说「中国的SARS病是美国发射来的生化武器造成的」,我决心去找那位我认识的有功能的寺庙主持问个究竟。

我首先问到中国的SARS病是否是美国发射来的生化武器造成的,住持笑着反问我:“你看呢?”我说这消息太荒谬,我不信,但有人信。他说:“江泽民就是想金蝉脱壳,转移目标。”他又说:“其实不管人信不信,这个瘟疫真的就是江泽民给带来的!”

预防措施:远离蛤蟆精

我想着神奇婆婆,就把她说的话告诉了住持,住持听完以后说:“神奇婆婆说的都是真的,蛤蟆精害人啊!谁信它谁遭殃。”

我问这种高度传染病怎么预防,人总不能不呼吸吧?住持缓缓地说出五个字:“远离蛤蟆精。”我着急起来:“怎么才算远离?”住持说:“不相信它所说过的一切,忏悔自己跟随它所做过的一切。”

我追问道:“那蛤蟆精十三年说过的话太多了,我们到底忏悔哪方面的?”“法轮功方面的,”住持表情严肃地说,“现在社会都败坏到何种程度了,法轮功教人做好人反倒被镇压,蛤蟆精至今还在虐杀、酷刑折磨信奉「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一只癞蛤蟆在中国呼风唤雨,能总这样吗?天理不容啊!”

最后我问了一句:“疫情会遏制住,还是会更严重?”住持神情严肃地说:“这要看有多少人相信癞蛤蟆的话。相信它的话、照着它说的做,那不跟它去吗?”住持停顿了一下,自语道:“什么天灾人祸……,其实那都是人自己造成的!”

历史的回顾

我想起历史曾记载,公元541至591五十年中间,强大的罗马帝国,无人可以征服,但却被神用四次大瘟疫惩罚。

一位教会历史学家约翰见证了第一次瘟疫:“因无人埋葬而在街道上开裂、腐烂的尸体腹部肿胀,大张着嘴里如洪流般喷出阵阵脓水,眼睛通红,手则朝上高举。尸体重叠着尸体,在角落里、街道上、庭院的门廊里以及教堂里腐烂。

约翰写道:“每一个王国、每一块领地、每一个地区及每一个强大的城市,其全部子民都无一遗漏地被瘟疫玩弄于股掌之间”。

传染病不传染,惩罚并非人人有份

历史学家伊瓦格瑞尔斯亲身经历了最后一次结束性的彻底惩罚。据记载,第一次瘟疫,人口被灭掉三分之一,首都君士坦丁堡死了一半人,一次又一次至最后清算,剩下的只有好人了。

伊瓦格瑞尔斯说,“每个人感染疾病的途径各不相同,根本不可能一一加以描述……也有一些人甚至就居住在被感染者中间,并且还不仅仅与被感染者,而且还与死者有所接触,但他们完全不被感染。还有人因为失去了所有的孩子和亲人而主动拥抱死亡,并且为了达到速死的目的而和病人紧紧靠在一起,但是,仿佛疾病不愿意让他们心想事成似的,尽管如此折腾,他们依然如故。”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