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点风儿!吴官正基本歇菜 罗干早已经呜呼(多图)
 
鲍光
 
2003-5-11
 
【人民报消息】江泽民逃到上海不是因为陈云遗孀的保姆得了SARS,而是罗干和吴官正得了萨斯。中南海上下都慌了神儿:原来在SARS面前不分尊卑贵贱!


这是罗干4月10日的最后遗像?
罗干最后一次在新华网上露面是4月10日至15日在广西考察工作,并附照片一张。蹊跷的是当时对SARS已经开战了,罗干的讲话中竟一个字都没提。有人质疑,罗干到底去没去广西考察工作,他的那张图片是4月10日拍的吗?

新华网报导,4月6日至12日,吴官正到四川省成都、德阳、绵阳调研,但没有出示图片,而其最后一张图片新闻是4月1日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会见德国巴伐利亚州州长埃德蒙枫-施托伊贝尔。

新华网又编假新闻

中国有句话是“只听楼梯响不见佳人来”。在千呼万唤之后,吴官正踩了几下楼梯但没露面,新华网5月7日以《吴官正:反腐倡廉要筑牢思想道德和党纪国法防线 》为题报导说,「5月2日至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纪委书记吴官正先后到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大庆、哈尔滨市考察工作」,就这么马虎过去了,连随便配上一张过时的图片都懒得弄。 对罗干干脆连踩楼梯这道手续都免了。

中南海的哥们儿说:吴官正基本歇菜了,就是能再爬起来,也不知要多长时间,也不知能不能工作了,罗干已经呜呼了。战时抗「炎」领导体制A组B组里你找不着罗干和吴官正的名字了。

政治局常委七人

我到各个网上去搜寻这方面消息,果然报导说,「这个体制是,中共总书记、国家主席胡锦涛和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国务院副总理吴仪等人作为A组领导,留守北京主持第一线抗SARS工作;B组官员则包括国家副主席曾庆红、人大委员长吴邦国、常务副总理黄菊等人。他们将尽量不安排公开政务活动,以减少感染机会。」


吴官正见德国巴州州长
这位哥们儿还说了几句更绝的话:政治局常委从来都是七个人,老江不干好事,出妖鳄子改成了九个,结果呢?搞东搞西还是七个。

政治局是聋子的耳朵

三月下旬,中央政治局召开了新老党政军高官生活会议。在会上,尉健行要求政治局按党章,严肃讨论关于江泽民在政治上、组织上应有的地位。关于江泽民的排名顺序,一共提出三个方案。按照尉健行、丁关根等主张,江泽民要排名在九常委之后,顺序为:胡锦涛、吴邦国、温家宝、贾庆林、曾庆红、黄菊、吴官正,李长春、罗干、江泽民。「两会」后中央政治局讨论了三次,仍未统一。

罗干呜呼了,起码江泽民可以做老九了。

罗干惨就惨在,为了稳定民心、为了顾全大局,死了还不能说死,连普普通通一个追悼会都享受不着,就这么默默地走了!

江泽民又抖馊了

自从江泽民在大连照相时把总书记推到旁边去以后,萨斯在北京就基本转为地下游击队了。

香港文汇报十一日报导,随着北京SARS疫情平稳下降,北京街头人多了,餐馆又渐渐火了,进商场超市闲逛的人多了,收银台需要排队了,商场营业额逐渐增加了,酒吧也兴旺起来了,市民的日常生活开始恢复正常了。 圆明园、香山、八大处、北海、什刹海等地游人开始增多,酒吧和咖啡馆人数也有所回升,近日乘坐公共汽车、地铁的市民明显增多,一些宾馆饭店的入住率有所上升,商店、超市收银台前又排起长龙。

报导说,“因为宣传防护措施得当”,街上戴口罩的人也少了。

传染病学专家和北京市卫生局副局长各说各话

中新网5月10日报导,北京三0二医院副院长、传染病学专家张玲霞说,目前北京SARS“感染数字”已连续五天在百宗以下,的确令人兴奋。但作为一个新的传染疾病,在病毒变异迅速、病源不清及染疫基数庞大的情况下,不是短时间就能消灭的,很可能会出现反复,完全控制仍需过程。


老江何时能在北京献舞?
北京市卫生局副局长梁万年10日在北京市防SARS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北京从五月二日以后,每天新收治的确诊病人约在三十到四十,已说明北京市持续了十几天的SARS上升平台期下降到一个低水平的平台,其上升趋势得到了有效控制。

瞄着点儿

说一千道一万,别管北京市防SARS新闻发布会上发布了多么令人欣喜地好消息,都别当真,您就只关注着江泽民的动向,他什么时候敢回北京长住,什么时候北京的疫情就真是被控制住了。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