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里抖出邓对江批评内幕 陈至立哭咧咧向老江讨个公道(多图)
 
林凌
 
2003-5-7
 
【人民报消息】5月5日江去了大连,不但排名在总书记、国家主席胡锦涛前面,而且照相时还是理直气壮地站在正中间,再看看新华社等网站的调子也摇摆不定。


龇牙咧嘴
三月下旬,中央政治局召开了新老党政军高官生活会议。会议还是十六大后的老问题:关于江泽民的排名顺序问题。这个老大难问题在「两会」后,中央政治局讨论了三次,也统一不了。

关于江泽民在排名上的争议

争鸣动向5月合刊报导,「两会」之后,曾有十二名十六届中央委员致函给中央政治局,要求按宪法、党章程序,纠正中央军委主席在国家、党的政治、组织上的地位。尉健行这次在新老党政军生活会上,又一次明确提出了这个问题。

对于江泽民在党、国家、政府领导层中的排名的争议:

江氏人马占多数的中央书记处要以「传统」形式排名:

胡锦涛、江泽民、吴邦国、温家宝、贾庆林、曾庆红;

中央政治局内部提出,以党、国家、人大、政府、军队的次序形式排名:

胡锦涛、吴邦国、温家宝、江泽民;

尉健行、丁关根等主张,以国家政治体制为基准排名:

胡锦涛、吴邦国、温家宝、贾庆林、曾庆红、黄菊、吴官正,李长春、罗干、江泽民。

不管怎么争论,三个方案江泽民都被排在胡锦涛之后,这都跟不上5月5日江泽民在大连自作主张排名在胡锦涛之前那么与时俱进。

就为了领导层的排名顺序,仅在十届人大之后,中央政治局、中央政治局常委就已经讨论了三次,迄今未能统一。这从中透露了一个信息,为什么江泽民反对树宪,因为他不愿意遵守党纪,也惧怕遵守国法,因为用党纪国法一衡量,就得下监入狱,或干脆被枪毙。

文雅批评对流氓无赖不起镇摄作用


江浑身流氓气!
伊拉克新闻部长萨哈夫耍起流氓来不如江泽民,萨哈夫用嘴,江泽民用的是行动;但萨哈夫有一点比江泽民强,骗完人耍完流氓有勇气自杀,而江泽民怕死怕得厉害,SARS来了,把三个代表留给全国人民,自己赤裸裸地先跑了,不但在家打着萨斯预防针,还命令全力保上海。

万里、乔石、李瑞环、尉健行等批评江泽民不知多少次了,轻的重的、和风细雨的、抡大棒子的都有,都不管事,都不对症下药,只有威胁到他生命时才能动了他的心,这就是典型的流氓无赖特徵。

这次,在新老党政军高官聚会上,他们又提出:老同志和在十六大退出党的领导层的同志,要站好最后一班岗,就是要以身作则、无条件地支持以胡锦涛为首的党中央的领导,和以法治国、以法治党、建设社会主义小康社会,不允许超越个人职权干扰或影响以胡锦涛同志为首党中央的工作,这是对每个同志的党性、组织性的考验。

在座的都知道点的是江泽民,这对知书达礼的人来说脸上有点儿挂不住,可对江泽民这号人不但不起作用,反而吵得更凶,好象他最最爱国。

江对「两会」得票率耿耿于怀

争鸣杂志透露,人大期间,三月十七日完成所有「选举」后,当天的「碰头会」推迟了近二个小时才召开。原因是江泽民散会后,回到家中生闷气,不愿意再出来了。结果是由胡锦涛、朱熔基赶到江府,才硬把江请到「碰头会」的。


江和陈至立
在「碰头会」上,把教育界害惨了、被称作“东窗毒妇、秦桧老婆王氏”的陈至立一度失声痛哭,含冤叫屈地说:问题出在什么地方?教育工作难度很高,各种方案、意见都很分散,不能统一。又说:没想到得票这么低,可能是从上海调北京,造成概念上的「上海帮」!

江泽民气呼呼地说了四个「没想到」。

江泽民又拿出了杀手锏,说:「国内外敌对势力针对党内策划、宣传,渗透、煽动、分化,确实在内部起到了影响力。今天如果不是这样提出问题、认识和辨别问题,那么,不用五年,将会发生政治性的灾难。」

其实照他这么给中国制造天灾人祸,他把时间估计得还过长了。

到底谁糊涂?

「两会」结束后,中央政治局、政治局常委都就十届「两会」进行了总结:会议各项议程、会议气氛和对会议的评价,总体是好的、进步的。但,江泽民对政治局、政治局常委的这一总结,全盘否定。照他的话说,他和江家帮得票率这么低是“不正常”。


江卖国!
争鸣杂志透露,万里在会上训斥江泽民:我不敢相信,你也很糊涂,你犯了不应该犯的失策:为什么这么计较选举结果,在会议期间做了不少工作,实在没有必要。一些低票的同志也要找找自身的原因。我们都认为要相信人民、尊重人民的意志,那有什么理由要对选举结果总放不下。党的十六大筹备领导小组制订了对干部考核、评议、晋升的一套准则。为什么好的、严谨的准则,不贯彻、遵守呢?为什么要搞任人唯亲、搞小圈子,不能把对干部的考核、评议、晋升准则搞两套,对部份人适用,对部份人不适用。我认为,今次选举结果,在某种程度上也反映了社会各界的意见和民意,是好事。选举制度也要改革,要与时俱进。贾庆林,曾庆红、黄菊等同志是较被动的,今后工作是有压力的。

江泽民是「糊涂」、「失策」吗?他把国家搞得不堪收拾、把人民往火坑里推,这是糊涂、失策这么轻松的字眼可以搪塞得了的吗?

对江泽民的罪行认识有多深就会对他采取的制裁措施有多严厉,如果中共元老们对江泽民的祸国殃民、残害民众、出卖国土、出卖情报等罪行认识不清楚、对江泽民的可疑历史不去调查的话,那就可能放过一个敌人、一个内奸,当然就不能击中江的要害,不能镇摄住江,反而让他得寸进尺。

邓小平的话是江泽民的耳旁风


此一时彼一时!
万里在会上翻出九三年春节,邓小平在上海对江泽民的忠告。邓小平对江说:这四年,政局稳定、经济起色,有二条:一条是坚持改革开放:一条是内部团结,不搞什么派别斗争。今后要防止,在稳定时期很容易犯上搞小圈子、搞任人唯亲。上海、北京条件好,基础好,有人才;但不要都调中央,可以调到边远地区工作,把内地、边远地区的干部调到上海、北京、天津,这样能使干部得到更多锻炼,造就更多的治国人才,又能防止、克服搞小圈子、搞拉帮结私。一搞帮派,就会失人心,问题也会恶化起来。

对要和邓平起平坐的江泽民翻出作古了的邓小平的什么忠告是不是有些滑稽?江不止三次五次地明目张胆地这么干,谁又拿出了一手儿江怕的招儿来?

整治这种流氓无赖,只有他怕什么你就来什么,才能治住他。他什么事情最怕被揭露、最暴跳如雷、最不能容忍,最一触即发,那么你就最应该做这件事情,而且把它一做到底,这样你就刨到江的命根儿了。

扔掉烂肉要付诸行动

李瑞环在会上提出:不符合党章的思维、不符合决议的行为要纠正、克服,才能与时俱进。把个人凌驾于宪法之上、凌驾于党章之上、凌驾于集体之上,把个人作用作为人民智慧、创造力的化身,这是反马克思主义、反唯物主义的。

李瑞环这些年说的都很好,但自己却被江泽民给搞下去了,为什么呢? 因为江泽民就是要把个人凌驾于宪法之上、凌驾于党章之上、凌驾于集体之上,就是把个人作用作为人民智慧、创造力的化身,就是要反马克思主义、反唯物主义的。要想让他不光下台而且还得老老实实、不乱说乱动,那么光把嘴当武器是不行的,就象面对一块生了蛆的烂肉,你光说应该扔掉,但一直没有行动,不真正动手清除,那是无济于事的。

对江泽民要拿出切实的措施来!


不正常!
尉健行在会上指责江泽民,把党内对总书记的尊重、维护党的领导集体的威信、维护党内团结和意志统一,错误地认为自己是真理的代表、党的化身,导致了党内政治生活的不正常。党内政治生活不正常,才造成党内问题丛生和尖锐性。

尉健行在会上还提出:请中央政治局要按党章严肃讨论关于江泽民同志在党的政治上、组织上应有的地位。不能让军委主席凌驾于政治局常委之上,不能搞特定时期特定排列。

在中国政坛的历史上找不出象江泽民这么流氓、放肆和无赖的领袖级人物,无论怎样斥责他凌驾于政治局常委之上,凌驾于胡锦涛之上,他都我行我素,原因是没有受到切实的处罚。

要想让江泽民不再祸国殃民,就拿出打蛇打七寸的智慧和行动来!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