寺院住持透露这个方法可以逃脱SARS的魔掌(多图)
 
卢笙
 
2003年4月24日发表
 
【人民报消息】今天我看了一篇文章《请为我的父母祈祷》,看完之后泪流满面,那是一个北京大学生的信,他的父母所在的医院已经被北京市卫生局指定为“非典”专门接收医院了,所有的医护人员专门救治“非典”病人。这意味着他的父母每天都要和死神打交道。他最后写道:我亲爱的朋友,请为我的父母祈祷,祝他们平安,好吗?这也是我现在唯一能做的,谢谢你们。祝你们和你们的父母都健康。

祈祷?是的,祈祷!当人的任何招数都不管用时,「祈祷」就成了唯一的希望。我相信每个善良的人看到那封信都会为这位朋友的父母祈祷,祝他们平安的。


香港大屿山
谁说中华民族不信有神,谁说炎黄子孙不信有佛?就是平日口中说不信的人到了性命攸关之时,还要“临时抱佛脚”呢!

中共不让老百姓信神信佛,他们自己的干部烧香求签可是一个赛过一个,还经常打电话互相交流经验呢。

中纪委书记吴官正,近日提出告诫:部分中央委员、省部级干部,搞封建迷信活动:乔迁新居看风水,出差看皇历,出国前烧香或画十字求平安,晋升求签,甚至每天上班前都要拜求神佛保佑平安。

看来,要是天上没有神佛,这些高官们也不会这么没事给自己添事找累受。

据法新社昨日报道,基于中国近日公布的疫情数字增幅惊人,世界卫生组织继将早前列香港、广东为“不适宜旅游地区”后,进一步扩大至“中国为不适宜旅游地区”。据统计,目前北京和山西的疫情比其他地方都厉害。

世界卫生组织预料,中国将爆发大规模的SARS疫潮,而北京下月则预料会爆发第二波萨斯疫潮。世界卫生组织专家预料,目前北京每日增加过百例非典型肺炎,仅仅是疫潮的开始,下月上旬,北京将会进入第二波SARS高发期!

我忍不住又跑去找那位寺庙住持,首先我请他原谅一次次地打扰,然后我眼泛泪光地向他请教,怎样才能让老百姓逃过这一劫。他沉思了一下,反问我为什么中国会遭此大难?什么情况下才会有天灾人祸?我说:“山西的老百姓传言:「老天开始收人了」「人做的坏事太多了。」” 住持说:“这么大面积的收人,那一定就是大面积地犯了罪。你想想看,癞蛤蟆统治中华民族,整个国家都必须反对真善忍,那这个国家信奉的是什么?”我顺嘴说出:“假恶暴!”“这样下去人不治天能不治吗?”


祸国殃民
我想起来江泽民下的那些打死法轮功学员算自杀的指令,还有北京一职位较高的警察透露的内幕:“目前抓住法轮功罚款4万;针对拒绝转化被打死的,立即就地掩埋,之后对外就说没看住,人跑了。”住持说:“你说癞蛤蟆要把好人往哪里转化呢?”他突然提高了声调,“往地狱里转化!”

我问:“难道就没有救了吗?”住持说:“有没有救要看自己。”“连医生都不敢保证能救得了,老百姓自己怎么自救?”我茫然了。他看着我笑了:“你上次来还告诉我一个小故事,现在怎么就忘了?”

我楞了半天想起来了,有个没炼法轮功的姑娘和同事一起触电倒地的危急关头,她猛然想起有人告诉说,危险时念“法轮大法好”,她赶快在心里想了一下,结果奇迹发生了,那几个人都受伤了,只有她没事,大感惊讶的老板对她说也要修炼法轮功。

我疑惑地问:“您的意思是只要念「法轮大法好」就可以逃过SARS?”

住持满意地点点头,似乎是说我还不算太笨,“嗯,是这个意思。最好再加上一句「真善忍好」。”

“怎么念?”我兴奋起来,简直不敢相信这么简单就能救人于危难之中。

住持说:“开口念出声,几个人一齐念,或在心里默念都可以,但一定要发自内心,有口无心的念不管用。越虔诚、越聚精会神、念的遍数越多越管用,越多的人一齐念力量越大、效果越好。”

“真的?”

“这种事可不能开玩笑。”

我高兴得差点给他跪下,他一把拉住我的胳膊说,“我可受不起,你要谢应该谢法轮功创始人,是他在救人啊!”

对,我听朋友说过,李先生说:「全世界所有的世人都曾经是我的亲人」,「师父的心里装着的是所有的人」!

当我千恩万谢转身要走,想起受江泽民集团蒙蔽,无端仇恨法轮功的人的数量还是很多时,心里一沉,又停住脚步担心地问:“要是有人不但不信反而骂我呢?”“你就抱着要救人的心去讲,还怕挨骂吗?至于听的人信与不信,那就不是你能管得了的。有人中癞蛤蟆毒太深,那也只好随他去了。你只要对得起别人,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就行了。还有,你得赶快去讲,否则就来不及了。”

****************************************

附件:

请为我的父母祈祷

一个北京同学的信:

  4月21日晚,父母把我叫回了家。吃饭时,他们告诉我,他们所在的医院已经被北京市卫生局指定为“非典”专门接收医院了,一个星期之内将清空所有的病人,集中所有的医护人员专门救治“非典”病人。他们叫我回来,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件事,并让我带够衣服和钱,叫我以后不要回家了,他们也要被封闭在医院内不许出来,什么时候能结束也是未知数。

  听到这个消息,我感到晴空霹雳一般,当时不知说什么好,半天说出一句:“你们会不会感染上?”可是谁都知道,赶上这事的医生感染率是相当高的。我想让他们辞职不干了,我说:以后我上班养活你们。父母只是笑笑,说我孩子气。由于他们都在一个医院工作,所以可以享受只去一个人的待遇。当我要求他们只去一个人时,他们几乎同时说:“我去!”父亲说,他是一家之主,有责任承担这个危险,而母亲说,如果只有一个人去的话,那就是她去。他们就在饭桌上这么平静地争着,而我的心却像被刺破了一样,我不相信我的家有一天会面临这种生死抉择。

  他们让我决定谁去,我快要哭出来了,感到极度的无助和伤心。我嚷着:“无论你们谁染上,咱们这个家就要完了,你们谁也不许去!”最后,母亲慈祥地看着我,说了一句我一想起来就要流眼泪的话:“你以后会有你自己的家庭的,你已经长大了。”母亲说这话的时候那种慈祥、平和、但又不容置疑的语气,让我心碎欲裂。“我和你爸爸这么多年的夫妻了,谁去都不放心,就像你现在不放心我们一样,所以叫你回来之前,我们已经决定了───两个人都去。比起那些孩子还小的同事,我们感到幸运多了。”

  此时我的叫喊、我的眼泪已经无济于事,我感到从未有过的绝望。我又一次求他们放弃这个工作不要去,我现在打工挣的钱3个人够用了。父亲说他做了30多年的医生,在这种国难当头的时候,决不能愧对医生这个称号,这是最起码的职业道德。

  我不知怎么办了,坐在那里傻傻地发呆。电话响起,是父亲医学院的同学听说了这个消息打电话来问候,父亲在电话里还笑着说,要是他“光荣”了,就是他们班第一个为医疗事业献身的人。母亲安静地给我收拾着东西。我本来每周都回家,但这次给我带够了换洗的衣服。我只能这样返回学校了。一想到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家,才能见到我的父母,我就泪如泉涌。街上是各色各样的行人,有的和父母一起出来去超市购物,我想着我们家本来也和他们一样的,我的父母也会下班后去超市,去菜市场讨价还价,他们本来就不是什么崇高的伟人,他们就是普普通通的老百姓,只是在这个时候忠于自己的职责而已。我多年来养成的玩世不恭、叛逆不羁,在瞬间土崩瓦解,我多想再天天听我妈的唠叨,而不是从今天起为他们担惊受怕,有家不能回。

  我现在真的不知怎么办好,回到实验室坐在电脑前发呆,每到吃饭时就忍不住流眼泪。我亲爱的朋友,请为我的父母祈祷,祝他们平安,好吗?这也是我现在唯一能做的,谢谢你们。祝你们和你们的父母都健康。


卢笙:朋友,我一定会为你的父母祈祷,祝他们平安!希望你能看到我写的这篇文章,把这两句话一定告诉你的父母,并告诉他们,我期待着你们早日合家团圆!


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

 
分享:
 
人气:45,427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捐款和支持!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