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泽民挨轰聚餐会饿肚皮逃离 万里宋平抡大棒紧追不舍(多图)
 
林凌
 
2003-3-23
 
【人民报消息】在十六大时,江泽民给自己掌权的十三年总结为:做出了「举世公认」的辉煌成就。

中央政治局在2003年元旦前夕开了个以「迎新、回顾」为主题的组织生活会议。上届政治局常委、政治局委员都出席、列席。会议炮声隆隆,一边倒地轰向江泽民。李瑞环等指江五年来从来不听不同意见和反对意见。会上各位对江提出了六个方面近四十条意见。

对于江泽民十六大后仍名列总书记之前的质询

会上都提出:当前政治生活中极不正常的情况,有关党、政方面的重大决策,都要送江办(即江泽民办公室)审阅;在党内文件、通报及中央、地方党政机关报都把江泽民列在总书记和其他政治局常委名字之前,这是哪一条决议,哪一条规则?会上,胡锦涛朱熔基为江泽民做了开脱。

最后一致决定,从2003年1月1日起,以后江胡在党内文件、通报上,都改为由胡锦涛放首位,江泽民居次位。

但是1月1日起,党的喉舌在新闻报导上、参加会议的出场顺序依然是江前胡后。

今年三月三日、五日是政协、人大的召开之日,国家主席和政府内阁要大换血,第四代接班人要掌权。万里、宋平等元老为了让江泽民全退,为了不让江在会前再搞出什么花招来,就建议在三月一日借「两会」交接班前夕来一次欢聚。

欢聚会作了三个程序的安排:1、新老同志值此欢聚交流,以消除往日在工作上的争议、误会,增进感情,保持联系;2、请了京、川、扬菜的名厨,搞次聚餐;3、特邀了中央、总政等文艺团体的演员表演助兴。

听到这个消息,中共十四、十五、十六届的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委员五十多人都心领神会,无不认为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一定要借中南海举行的这个新老同志欢聚会恶心恶心江泽民,让他知道点儿好歹。

欢聚会上重点话题── 江泽民霸权不放


无家可归,街头睡觉
在欢聚会上,江泽民谈笑风声,俨然是会议的“核心”,元老们很快就都把话题集中到当前的党风,社会上民怨民愤,党、政府和群众的关系等问题,这些问题一扯,想和江泽民挨不上边儿,根本就不可能,由此又自然而然地引伸到江泽民留任军委主席在党内、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的问题。

这个话匣子一打开,万里在会上首先提到,八十年代初,邓小平和陈云、李先念、叶剑英、彭真等,在总结、反思所走过的曲折道路,曾发生文革浩劫一事时,指出:一是党的生活不正常,二是搞人治、家长式封建的一套,强调唯有政治改革,走法治建国之路。但,二十多年了,政治改革还是很迟缓。我们在座的老二届是有责任的。最后万里提出了一个问题:当然有各种客观原因和因素,但这也很难解释为什么以法治国这么艰难,迈不开大步?

乔石、宋平等也都滔滔不绝地讲到当年参加革命,就是为了建立一个民主、自由、法治的新中国,以此为己任,但到了今天好象离目标反而越来越遥远了。所有在场的人都七嘴八舌,纷纷指责国家越搞越糟、军队越来越烂、贪官越贪越大、百姓越来越穷。

胡锦涛做了一件不该做的事


胡锦涛的脸拉下来了!
大家的话题都围绕着数落江泽民的不是,再接下去就要接触实质问题了,就是要江泽民在人大上卸下中央军委主席之职,这本来是件众望所归的好事,也是不少老家伙们克服身体的不便,来参加聚会的原因。但关键时刻,好象有人控制着胡锦涛一样,他出来打圆场说:江泽民同志在十六大前夕,曾多次表态:一切由党来决定。十六大后,他在政治局会议上也表示:做好随时交班的准备。当时是党内、军内的主流意见和要求,鉴于国际形势变幻莫测,两岸关系也正处于「和」与「战」的关键时期,需要江泽民同志留任军委主席,有利于军队建设、军心稳定和战备工作,有利于新任军委领导同志有个较快熟悉、掌握的过程。

胡还表态,他是坚持这样的观点的。参加聚会的老同志看胡锦涛这样说,以为他和江泽民的关系并不象外界传的那样不可调和,大家想只要江胡能够团结合作也就别那么较真儿了,也就容忍江再留任一届军委主席。

其实事实正好相反,胡锦涛并不希望江泽民留任,他恨不得江泽民当天就下台,但是他却痛苦地做着违背自己和全中国人民愿望的事情。如果胡锦涛能多从中华民族的根本利益着想,多从自己肩上的重大责任着眼,他当时会有勇气做出正确的决定。

不可推卸的过失

《动向》3月刊透露,尉健行是原政治局七常委之一,他对江泽民是非常了解的,他对江继续担任军委主席所能造成的危害也了如指掌。尉在会上提出:十五届中央政治局党内生活不正常。党内同志出于以大局、中心工作,以维护江泽民核心第三代领导集体为重,对江搞个人崇拜、搞宗派活动、搞政治权术手腕等严重违反党的决议、党的组织原则时,大多数同志都以附和、让步、沉默,或违心接受了。现在总结,付出代价太沉重了。对此,我们是有不可推卸的过失的。

尉健行的这一番话非常值得每个现任和依然握有实权的高层领导人深思。不要往远了说,就说十六大和政协人大两会,就是因为“大多数同志都以附和、让步、沉默,或违心接受了”祸国殃民的江泽民,而让十几亿人继续付出着沉重的血与泪的代价!人民的公仆们,你们说,这个账怎么算呢?

专出坏点子的薄一波协助江泽民度难关


专出坏点子的薄一波
会上,尉健行、丁关根、杨白冰等翻出了江泽民玩弄权术手腕的事例。

一九九七年六月下旬,通过了中央政治局第一O七号决议,决议通过了十五届政治局、九届「两会」领导班子候选人名单:乔石任政治局委员、国家主席,江泽民任总书记、中央军委主席。

一九九七年八月初,为了一己私利,专给江泽民出坏点子的薄一波提出了「加速建立健全的中央领导班子机制」的建议:凡年龄七十岁或以上的同志,“原则上”从党、政领导岗位上退下,不搞特殊。这就是推翻了第一O七号决议案的中央政治局第一一五号决议。老实的乔石被逼按照“组织决议”离开了政坛,而江泽民当年虽然也表了态,却搞了特殊,算在“原则上”之外的,又续任了五年。这就是江泽民与薄一波狼狈为奸的丑行。

江泽民利用李铁映再玩儿花招

2002年七月初,在江泽民的指使下,由1936年9月出生的尚不满66岁的李铁映充当枪杆子,提出「要进一步提高中央领导班子年轻化」的建议,凡在中央政治局任期届满六十五岁的同志,“原则上”退下,不再担任党、政府、人大、政协领导工作。


江泽民的借口
去年七月,中国社会科学院院长李铁映以自己退下为条件,要逼李瑞环、罗干也退下。最后,1934年9月出生的68岁的李瑞环提出:“凡年龄六十八岁,在中央、政府、人大、政协已任二届领导职务者,在十六届退下”的提议。很明显,李瑞环知道江泽民要干什么,但他为了让江泽民一起下就同意自己下台,看来他见识还不够,不知道真正的流氓无赖是什么状态。政治局表决时,尉健行、丁关根、田纪云三票反对,通过了十五届政治局第一三三号决议。

江泽民私下是如何向李铁映许愿的,看今年的人大安排就一目了然。

新华网北京1月20日电,国务院最近任免一批国家工作人员。免去李铁映的中国社会科学院院长职务。

新华网北京3月15日电,李铁映当上了第十届全国人大副委员长。

十六大前夕,由张万年等军方20人出面「逼宫」拥江为中央军委主席。江泽民当上军委主席后,立即让张解甲归田,干得干净利索,决不拖泥带水。

江在欢聚会上一度成为靶子

虽然江泽民总是拿别人当枪使,可他自己却常常当靶子。在3月1日的欢聚会上,江泽民曾一度成了被指责的靶子。

李瑞环指责:我党的历史经验值得反思。凡是党内生活不正常时期,带来的后果必然是祸国殃民,个人崇拜、个人迷信充斥党内、社会上。好在社会在发展、时代在进步,否则不可设想。

还有人指出:党内腐败十三年时间得不到改变,社会上民怨民愤,造成政治危机、社会危机,作为党的总书记,是要负主要责任的。身为总书记,把时间、精力,不是放在以法治国、政治体制改革,以适应经济改革、与时俱进上,而是放在不断提出新政治口号、新的思想理论上了。

如果这些人能不光停留在指责和批判上,而能真正采取抵制的行为,那才是真正让江泽民惧怕的。如果李瑞环根本不在乎留任和退休,又知道江泽民就是想留任和怕下台,那么就好办了,李瑞环根本不需要提出多少岁退下,而是江退我就退,江不退我就为人民多干几年,你看看结果会怎样?到那时骑虎难下的是谁?

江戏子大搞个人崇拜


树个人权威
会上还有人指责.江泽民从九七年邓小平逝世后,就开始在党内、社会上树个人权威,在国际上搞突出个人形象超越国家形象。

据悉,被江泽民控制的中共北京市委宣传部在中共十六大后,曾制作了一本《江主席来到人民中间》的题名画册,后被中央书记处下令暂停出版,要注意效果。该画册中,收有江泽民的题词七百多条幅,仅中央到省、市纪念馆、博物馆、纪念碑、科研单位、大学校名,就有三百多件。有的宣传部门做过统计,如包括民间各界,江泽民的题词不会少于一千多件。

十五届中央政治局常委,在九八年曾否决在党政机关礼堂、场所挂江泽民主席肖像。2001年也曾否决出版《江泽民选集》。去年八月,在北戴河会议上,通过在修改党章时,将三个代表写入党章中,在三个代表前面冠以「江泽民」三个字,但被搁置了。

光动嘴不动手只会给江泽民挠痒痒

宋平在欢聚会上指出.中央政治局有必要重申一下党的组织原则和党纪,军队、军委领导对党的工作如有干预,那是不正常的、危险的,要阻止、批评。要注意不能出现两个中心,这条是国法、党的最高原则,否则要乱党、乱国。

会上还有人提出:新届国家主席产生后,中央会议和见报排名,要按组织原则,不能再搞无章法的「尊重某同志」。对此,欢聚会上无人提出异议,包括江泽民。

这一决定是否执行?新届国家领导人产生后的第二天见报时,还是军委主席江泽民在前,总书记兼国家主席胡锦涛在后!

这是江泽民对元老、实力派们的嘲讽,对胡锦涛要走以法治国、树宪法权威的挑战。

我看了不少关于元老们对江泽民的批判和抵制的消息,这些都很鼓舞人心。现在我在思考一个问题,就是对于江泽民这种无赖一定要针锋相对,光动嘴不动手,没有让他惧怕的具体措施,就等于给他挠痒痒。

江泽民离开会场时的话引人深思


江泽民得票结果
江泽民在会上一度成了被指责的靶子。一些与会者当面指责他玩弄权术、搞个人崇拜。江泽民气得两手发抖,脸色灰白,连丰盛的聚餐都未参加,也没有兴致看精采的演出,就一个人灰溜溜地提前退席了。他在临离开会场时说:是我的责任,我会承担,是集体作出的决议,我保留。

元老们、新届国家领导人们、中央政治局的成员们、十六大及政协、人大的所有代表们,尤其是国家主席胡锦涛,你们听到了吗?

江泽民说,是在「集体作出的决议」中,他才一次次地得逞,一次次地胡作非为。你们能说自己没有赋予他权力吗?你们能说自己没有责任吗?

我向那些投票反对江泽民留任的人民代表致敬!

我向那些投票反对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的报告的人民代表致敬!

你们敢于说真话而且敢于付诸于行动,你们不愧是人民的代表!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