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有一张图片让您震撼 (多图)
 
2003-2-10
 
【人民报消息】

面对爱滋病真象的曼德拉和江泽民

作者:范英著



不久前见到一张照片:一位身穿非洲长袍、袍上满缀金色饰斑的长者,笑容可掬地伸双手从一位中年母亲怀中抱过一个7、8个月大的幼儿。从孩子衣衫上的蝴蝶花结和头上的花环看,那是个女孩儿。她一点也不认生,似有期待地举起柔软的双臂,扑向这位头一次登门的「爷爷」怀中。居室里还有赶来的邻里,洋溢著祥和气氛。孩子哪里知道,这位爷爷正是南非国家总统曼德拉。

原来这是2002年巴塞罗那爱滋病大会期间,曼德拉和柯林顿探视患者之照。那个婴儿乃是爱滋病毒携带者!

若是这个孩子在中国,她的父母能够指望得到中央或所在省、所在县的官员们如此亲切的关注吗?

中国有个叫做后杨村的爱滋病村,竟有1,500多村民感染爱滋病!他们都是20多年前,为了弄点零花钱开始卖血而造成的。村民赵劝兴夫妇和他们孩子中的6岁小女儿,都感染了爱滋病。记者报导:「一走进赵劝兴家里,就闻到一股怪味。在赵劝兴床边,卧著一头老母猪和几个小猪。这几头猪是赵劝兴家里最值钱的东西了。因为没有房子,没钱盖猪圈,这几头猪已经和主人在一起生活了好一段时间。」这篇报导附有照片,把「人猪共一屋」的惨状,呈现在你眼前,提醒你在啧啧夸赞大陆「超6星级」宾馆和「总统卧房」时,别忘记还有这样一间「卧室」!

爱滋病患者侯铁宝在与BBC的访谈中说:「没有人替我们说话,也得不到上级对我们的照顾。我们农民没有钱看病。人家要是知道你有这个病,不管是吃饭还是什么的,都会离我们远远的。」在这种环境下,病人怎会有勇气同病魔作持续的抗争呢?

曼德拉在世界爱滋病大会上的讲话堪称一语中的:「对爱滋病人要尊重和关怀,不能歧视。许多爱滋病患者并不是死于爱滋病本身,他们是死于围绕爱滋病患者的错误观念。这也就是为什么所有的领导人都应该尽全力打击并且赢得对这种错误观念的斗争。」

中国现在已经有600万到800万爱滋病人和带菌者,和南非都是联合国点了名的、将有爱滋病大爆发的重点区域。但在同样警告前面,我们却看到了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和做法。

曼德拉直面现实,道破真象,大声疾呼,努力击破对爱滋病人的歧视,力争国内、外的支援;而13年来的江泽民执政期里,政府对国内爱滋病的蔓延真象,一直遮著,捂著,盖著,粉饰太平,漠视爱滋病人在生死线上的急切呼声和起码要求。

曼德拉身体力行,教育国人:「绝不要让爱滋病人在病患之中,还要受到歧视。许多人不是因为这种病,而是因为这种耻辱感而倒下去。许多孩子患病的家庭把孩子关起来,不许见外人。我们要同这种现象做斗争。」江泽民则在13年执政期里忙于国际舞台上的作秀、国内政坛上的权斗,忙于「三个代表」的推销,哪曾听到他对自己国家的爱滋病状况发过议论和政令?号称世界经济增长「一花独秀」的大陆,有钱装导弹、买潜艇、制订核弹头满百的目标、接二连三地为公务员涨薪……却拨不出足够款项救爱滋病患者出水火!

更有甚者,对民间出现解救病人的自发组织,中共不仅不因势利导,大力支持,反而百般挑剔、万分疑惧,视之为准邪教和反对派,不解散他们,心里就不痛快。请听救助爱滋病人组织的发起人和活动家万延海先生向BBC的陈述:「中国爱滋病的现状,同教育有关系,同政府掩盖真象有关系。政府把爱滋病意识形态化了,把爱滋病当做社会丑恶现象。河南政府不是教育他们,而是欺骗他们:你们不要对外人说,要说了,孩子就不能上学了!长大也娶不上媳妇了!至于民间救助爱滋病组织,只能对政府说好话,不能批评政府,不能提出太多问题……」

如果政府对这类病人去除歧视态度,关心一下患者,传播一些防病、治病知识;把真象告诉国人,教育国人正确认识爱滋病、正确对待患者;对待志愿卫生团体,停止打棍子、扣帽子;同时也向国际社会道出真象,求得外援——则不需花费多长时间、多少钱财;只需拥有一点为人民造福的真诚、一点把老百姓当人看的人道主义精神。若能进一步求得全民(特别是那些代表先进生产力的富人)起来打一场关怀患者、缩小患区的全民战争,定会受到百姓拥护的。而且可以预言,那时定能得到国内、外大量物质和金钱的支援。

但是,邪门得很,他们就是不干!

原因除了穷兵黩武的痼疾和内斗扩权的专制本能外,还有一种邪门意识:决不能从我泱泱大国中抖出有碍观瞻的不光彩事。1996年唐山大地震,政府居然在对外报导时,降低震级,断然拒绝外援,谢绝参观,宁可这样迟滞对灾民的救助!多么英雄、多么好汉啊!

联合国预计,在今后29年里,全球有7,000万人可能死于爱滋病。如果中共对爱滋病蔓延的态度,不立即翻然悔悟,它将会对后代子孙留下难以想像的恶果。


总有一张图片令您震撼──河南卖血族感染爱滋病 十万人濒临死亡


这就是我的控诉──刘玉英患爱滋周身起疱疹危在旦夕


老泪纵横──白发送黑发!


以后?我不知道──父母患爱滋双亡!


你为什么就这样抛下我?──爱滋病夺走了她的丈夫!


泪已干────爱滋患者没钱到医院治疗!


我问苍天──儿子死了,唯一的孙子也染爱滋病!


遗嘱──改嫁吧!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