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RS,2003震惊!──全世界付出沉重的经济及生命代价 (图)
 
2003-12-28
 
【人民报消息】2002年11月萨斯在中国广东省爆发,中国官方实行新闻封锁,隐瞒疫情,延误了防御病毒扩散的时机,造成疫情蔓延全球。直到 2003年3月底,在世界舆论的压力下,中国官方才开始向公众报导“非典”信息。北京剥夺民众知情权,漠视人命的处理方法,使全世界赔上沉重的经济及生命代价,令世界震惊。

官方数字统计,这场萨斯疫情在五个月的时间里引起全球近800人死亡,8000多人染病,造成三百亿美元的经济损失。中国大陆发现了五千三百多病人,其中约三百五十人死亡。香港和大陆的萨斯病例占全球总数的百分之八十。据认为实际数字比这高得多。

*封锁致萨斯蔓延

自2003年2月全球爆发萨斯疫情以来,世界各地区几乎每天都在报导新增及死亡病例。而在萨斯发源地的中国,官方媒介没有任何有关萨斯的报导。

官方媒体第一篇关于萨斯报导是4月2日发表的,题为“非典型肺炎疫情已得到有效控制”,第二天卫生部长张文康在中外记者会上说:“我负责任地说,在中国工作、生活、旅游都是安全的”。两周后张即被免职,舆论哗然。

华盛顿邮报说,中国对萨斯病最初的沉默有灾难性的后果,不仅导致这种疾病在世界各地传播,防碍人们了解并治愈这种疾病,也带来巨大的经济损失。世界舆论普遍认为这做法是非常不责任的,是愚弄人民。纽约时报的社论说,造成这一悲剧的原因主要是因为中国政府封锁有关这种疾病的所有资讯。英国泰晤士报社论说,中国的严重错误对其他国家是一个教训。

在纽约出版的政论杂志“北京之春”的主编胡平说,非典病毒在中国出现,可以说是一种自然现象。但是,让这小小的病毒引起的传染病从2002年11月中旬开始得以由点到面,扩散全中国、威胁全世界,却一点也不是出于自然,而是出于人为,中共的一贯做法是,遇到突发的新闻事件,首先要从维护政权的角度进行封锁,在有关非典消息的新闻封锁上,中共的做法是典型的:“至于这么做会导致多少老百姓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染上萨斯病,这一点在中共官员心目中是很次要的。对他们来说,人命只有统计学上的意义。只要数目限制在一定范围之内,就可以忽略不计。”

这次北京处理萨斯病给中国形象造成的破坏,甚至可以和1989年天安门镇压学生运动相比。

*官方「疫情已获控制」

就在中国官方一再重申非典型肺炎已经在中国得到有效控制的同时,中国人民解放军301医院退休外科医生蒋彦永向媒体发表书面声明,说中国卫生部门隐瞒真相。

蒋彦永说,到4月3号为止,单是被总后勤部指定为收治非典型肺炎的309医院,已经接收了60个感染非典型肺炎的病人住院,其中至少有6人死亡。但是根据中国卫生部长张文康在4月3号公布的数字,北京只有12个有关的病例,其中三人死亡。这位现年71岁、被301医院反聘回来的外科医生在声明中说,他和许多一起工作的医生和护士对此感到非常愤怒。此后,蒋彦永被禁声,并频频传出他受到军纪处分的传言。

世界卫生组织4月16日在北京召开的新闻会上说,中国官方所报的死亡和感染人数和实际数目相差很大。

据美国《时代》周刊披露,4月22日,就在世界卫生组织专家抵达北京解放军309医院几个小时之前,309医院把40多名已经确诊的非典病人转移到一家旅馆;另外,在中日友好医院也发生了藏匿病人的情况,在世卫专家到达前,有31名非典病人被匆匆塞进几辆救护车转移。打电话给《时代》周刊提供这一消息的女士说,中日友好医院的护士对此非常气愤,因为她们也和携带传染病毒的病人一起被关在救护车里。

*怕丢官 层层相瞒

中共中央将对付萨斯上升到关系到党和国家政权“生死存亡”的高度。中共内部传达了江泽民的命令“任何地方再出现萨斯瘟疫扩散,当地政府党政官员就地免职”。另外,还传达了一旦出现紧急情况,军队如何介入,如何局部封锁,迅速灭毁尸体,和对外封闭消息等等。

由于中央“就地免职”的铁令,各地政府官员层层下压,都千方百计地歼灭和隐瞒萨斯,非常普遍的手法是更改萨斯病人死亡通知单的死因。据知情者透露,为防止萨斯蔓延,院方用药物给患者注射 “安乐死”。

广东省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医生说:“萨斯病人没有具体的数据,北京给各地下达了指标,每个地方都有配额,大家根据中央的配额来上报数据,大家可以看到,中国公布的数据很整齐。”深圳公安一位专门处理萨斯死人的警察说:“因萨斯死者有巨大传染病毒,各地公安专责萨斯尸体的焚毁。”这位公安说:“北京允许深圳公布的死亡人数不能超过三十人,其实,深圳因萨斯死亡者远不止公布的人数。”

*高层显分歧 江失民心

在关于对待萨斯报导上,北京中央高层显示出巨大分歧。有消息称,中央电视台关于萨斯瘟疫的报导,属于最高机密,是由江系派人直接掌管。

在国际组织和舆论不断对中国政府处理“非典”疫情的方式提出批评之后,中共最高层召开紧急会议,国家主席胡锦涛警告卫生部门官员不要隐瞒“非典型肺炎病例”。随后,胡锦涛和温家宝都开始在中国的电视上频频出现,走上防治萨斯的前列。

同时,中国卫生部长张文康、北京市长孟学农因为处理萨斯疫情不当,双双被免职。

在胡锦涛南下广东视察疫情半个月后,逃往上海躲避疫情的江泽民4月26日第一次在上海露面声称“中国控制非典取得了明显成效”。北大的学生在互联网上毫不留情地指摘他:「跑到上海去避难了!怕死!」

在抗萨前沿由于江系人马隐瞒撒谎及在疫情面前退缩,江泽民遭到人们的蔑视和憎恨。华盛顿邮报说,胡和温受欢迎的程度让人吃惊,而江则被看作自以为有魅力的自恋狂。

从整个萨斯爆发的过程看,江泽民及其亲信自始至终采取的欺骗政策是导致这场灾难的直接原因,他们口口声声为维持“稳定”,实际上是维持自己权力的稳定,不惜以百姓的生命为代价,给中国带来这场空前的灾难。

*生命受威胁 渴望真消息

在萨斯病的发源地中国,这场瘟疫给国民经济带来了不可估量的损失,也直接波及到海外华人的生意。不过西方一些政界人士亲自到中国城进餐,为华人社区打气。

自萨斯疫情爆发以来,中国老百姓出现了恐惧心理。一些缺医少药的贫困地区人民更是手足无措。

带著许多华人关心的问题,大纪元记者专访了世界卫生组织在美国的地区机构专家。美国德州免疫学教授封莉莉说,萨斯打击的是人的精神。精神压力与免疫力息息相关,精神紧张者患病率极高。

美国比尔公司提供的动态网技术可以让中国网民看到国外资讯不被过滤。动态网使用流量连破记录,这显示在面对生命威胁的时候,人们渴望得到真实的消息。

中国一名萨斯受害者说:“以前我相信政府所说的一切。但现在,在萨斯发生后,我会小心衡量政府所说的一切,然后再判断真实的成分有多少。”

据报导,2003年12月17日,一名台湾医学院研究员确定感染萨斯。入冬以来,各国都在准备应付萨斯病可能再度爆发。据广泛认为萨斯病起源于中国广东的野味市场,但是这个源头至今仍然没有掐断。目前,世界卫生组织仍把中国广东省视为可能的“萨斯病再次爆发区”。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