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泽民走后门引渡赖昌星 加总理谈法制只走前门
 
青晴
 
2001-10-24
 
【人民报消息】在西方民主国家,元首不可能要求他国领导人去干预法律,但中共最高领导人江泽民却一再向加拿大总理亲口保证不处死赖昌星,坚决要求引渡赖昌星回国受审。这种「政治干预法律」的共产独裁作风,更让加拿大的人民庆幸自己没有生活在江泽民集团的统治下。

在媒体报导数十名大陆偷渡难民逃往英国,在没有空气的货柜中活活憋死的消息后,又传来了数十名中国偷渡难民在货船里憋死的消息,实在惨不忍读。

本以为铤而走险走上偷渡路的应是三餐无着的穷汉,中国的事实表明并非如此。据悉,涉及偷渡的多是殷实人家子弟。偷渡对于一贫如洗,没有巨款交给蛇头的人连想都不敢想。

据文汇报去年10月26日报道:「货柜人蛇」家乡豪宅连片。不少豪宅还有电梯、花园、游泳池,其侈华程度连香港有千万家财的富翁也难以相比。他们赌命偷渡的原因,是因为向往海外自由国度!

日本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昨日称,在日本的中国人蛇「过禽兽一般的生活」。这话听起来很刺耳,可他的话向我们传达了一个信息:这些同胞在异国他乡生活得非常艰难。可为什么「过禽兽一般的生活」都不肯回到党妈妈的怀抱里呢?这就要问屠杀无辜百姓的江泽民和罗干们了。

江泽民在上海亚太经合会议期间向加拿大总理克瑞强保证,如果在加拿大寻求难民身分的赖昌星被遣返中国大陆,赖将不会被处死。但无数的事例证明中共是言而无信的无赖,江泽民是最大的无赖头儿。看看他十六大到底退不退的闹剧反复无常地演了多少次就是明证。


没问题,赖昌星的事,由我跟加总理谈。


赖昌星的律师马塔斯以逻辑和常情推理说,江泽民这番话表示中国大陆在干预赖昌星的难民案,也显示中共的司法制度是多么的不独立和政治化。这样的例子在大陆数不胜数。例如,江泽民个人就敢在法国宣称法轮功是“邪教”,在没有任何法律程序下,大陆竟然就肆无忌惮地打压、虐杀起来。再例如,江泽民连起码的区人民代表都不是就直接当上了国家主席,人民代表大会只不过是党妈妈手里的一块面团儿!中国哪里有法律!


只要把赖昌星给我送回来,贸易上的优惠……


马塔斯说,加拿大很明显在听审一个「不可能的案子」,因为赖案只有两种可能结论,两者必居其一:第一,中国大陆的政治制度控制法院,这表示不处死的保证不能信赖。

他指出,政治既然控制司法,显然「司法制度并不公平,赖昌星无法得到公平的审判」。这是第一种可能。

马塔斯说,第二种可能是,赖可能获得公平审判,也就是说,假如中共政府不控制法院,司法可以独立判决,那么江泽民保证的不处死赖昌星的诺言根本毫无意义。

他认为江泽民不讲话还好,开口干预加拿大审判赖案后,更证明赖昌星应该获得难民身分。

加拿大的法律规定,要获得难民身分,必须能够证明申请人因国籍、宗教、社团会员身分或政治意见,在本国会遭到迫害。

马塔斯强调,「江泽民牵扯进来后,很显然表示了他的政治意见...所以,这变成了最高阶的政治, (江泽民、克瑞强) 两人 (有关赖昌星) 的对话,建立了 (赖昌星) 申请难民『有理』的重要理由」。

他说,赖昌星确实有遭政治迫害之虞,中共政府的保证不像民主国家的保证那么有份量,例如美国政府的保证,就比较可以信赖。

民主国和非民主国的差别在于检察官能否控制判决,「例如在美国,检察官不要求死刑的话,法官不能判人死刑」,而「在中国大陆,检察官不控制判决,即使检察官没有要求判死刑,法官照样可以判人死刑」。当然,兴许不判死刑,但在监狱里被折磨死,说是病逝。这样的例子还少吗?

就说说中国的十大元帅之一、副总理贺龙吧,他有糖尿病。医生们都知道,糖尿病人的一个症状是三多一少一怕,吃的多、喝的多、尿的多、体重减轻、怕糖。记得文化大革命初期,贺龙被囚禁起来,口渴得厉害,但偏偏不给水喝,只能到下雨时,伸手到铁窗外去接一点救命的雨水,这种刑罚还不如一颗枪子儿崩了好受。最缺德的是,有糖尿病就要施行人道主义,那么就治疗吧,怎么治?整天打吊瓶输葡萄糖液致他于死地!

现在有多少民主人士年纪轻轻的进了监狱,过不了几个月头发全白了,牙齿松了、腰弯了、背驼了,一身的病,但不许“保外就医”,说白了就是要你的命。

对于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就更直接了当了,打死白死,没咽气就火化说是自焚,在劳教所里一次打死15个女法轮功学员,然后吊起来说是自杀。

在一直无法落幕的远华案中,赖昌星苦恼的是无法证明自己遭中共的政治迫害。没想到江泽民在APEC会议上亲自向加拿大总理这么一要,赖昌星的命就算拣回来了。

话又说回来了,赖昌星在海外活着,为什么这么折磨江泽民的心?江这样不遗余力地封他的口,难道说江家有什么把柄抓在赖昌星的手里吗?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