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宇公开呼吁习近平不要埋葬自己(图)
 
瞿咫
 
2018-6-14
 



左起:毛泽东、邓小平、习近平。



罗宇公开呼吁习近平不要埋葬自己。

【人民报消息】罗宇是前解放军总参谋长罗瑞卿大将的第二个儿子,小名罗猛猛。1944年10月18日出生于延安王家坪,1963年考入清华大学自动控制系。1988年授大校军衔,1989年,时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装备部航空装备处处长的罗宇在出席法国航空展时,因不满中共六四血腥镇压学生和百姓而逾期未归,后愤而提出辞职。

罗宇在其回忆录《告别总参谋部》中揭露1989年六四天安门大屠杀时说:开枪镇压学生的作战命令起草好后,先送给中央军委常务副主席杨尚昆,赵紫阳是第一副主席;杨尚昆要邓小平先签才肯签,说:「先送邓,邓不签,我不签。」于是命令先送给邓小平,让邓小平签字后,杨尚昆加签。第38集团军军长徐勤先拒绝执行命令的理由就是:军委第一副主席赵紫阳没有签,军令不全、不合法,不能执行。结果住院治病的徐勤先将军被捕,判刑5年,至今虽然出狱多年,但依然受到监控。

徐勤先的司机曝光当年内幕

徐勤先当年的司机刘建国,1982年入伍,驻扎在河北的第38集团军,1986年开始成为徐勤先军长的驾驶员,直至1989年徐勤先被撤职。

2017年10月27日刘建国举家成功出逃美国。因为他是抗命少将徐勤先的前司机,身份十分敏感。他说,由北京机场飞美时,举家一度被扣。

刘建国在2018年2月初在美国首都华府接受自由亚洲电台专访,披露大陆军中黑幕。

六四镇压前夕,中共军方高级将领被召集表态支持动用武力镇压。但是有一个人反对,他就是时任第38军军长的徐勤先少将。

原新华社记者,历史学家杨继绳在《中国改革年代的政治斗争(修订版)》中记载了徐勤先抗命的经过。当时徐勤先因患肾结石在北京军区总医院就医,5月17号接到北京军区开会通知。北京军区副司令李来柱宣布中央军委调兵戒严的命令,要军长们当即表态。但徐勤先表示:「口头命令我无法执行,需要书面命令。」李来柱于是要他给自己的政委打电话传达命令,徐勤先致电政委后说:「我传达了,我不参与,这事和我无关。」然后就回医院。事后他对朋友表示:「宁肯杀头也不能做历史的罪人!」

刘建国透露,因为一份六四作战计划,他被军队、地方严密控制。他指,六四期间38军的作战计划乃机密文件,保卫部门为防该份作战计划流落民间,甚至将他公配住房的内部装修全部拆掉来搜查那份文件。

刘建国说:我是1982年10月份入伍,在38军工作10年。89六四期间,我们军长徐勤先拒绝执行高层的杀人计划,受到了迫害。我因为一份作战计划丢失,受到牵连,长期受到打压。92年年底,被以不适合部队生活为由,提前退役了。1993年5月份到北京市民政局军队离休退休军队安置办公室工作。

刘建国透露,北京戒严前,徐勤先在北京301医院治病疗养。六四镇压前,有一个上午,当时北京军区参谋部作战部的一班军官,到医院给徐勤先下达一个作战命令。刘当时在门口迎候。他发现谈话完毕后,这班军人鱼贯而出,与平时接待的感觉不一样。

就徐勤先被解除军职一幕,刘建国回忆,当天下午,有总政治部保卫部的一班人马,未经事先通知就到了徐勤先的病房,客气地通知徐将军,38军由其他人指挥,请首长(徐勤先)继续在301治疗养病。并口头告诉在场没有来得及回避的刘建国:小伙子,你可以收拾东西回部队了,首长这边不需要留人了。

从此,刘建国一直到现在没有再见到徐勤先。

刘建国说,六四镇压期间,他还在首长车队听差,但已经不被信任和重用。38军进京镇压任务完成后,部队内部开始清洗。同时部队怀疑,丢失了一份给徐勤先的军事作战命令,刘建国脱离不了关系。

刘建国透露,这份六四镇压的军事作战命令,证明部队进京镇压是铁的事实;同时,也可以清楚知道给部队下达命令,并签署的到底是谁?刘建国说,时任军委副主席的杨尚昆乃该份作战命令的签署人。

他并说,军长徐勤先抗命,引起38集团军其他几位军党委常委的严重不满,甚至是愤怒。

领导层担心徐勤先的抗命不遵,会成为38军立功授奖的障碍;亦担心往后的秋后算帐,会连累全军将士。在天安门执行镇压任务期间,38军也表现得比其它戒严部队更狠、更残忍。

刘建国说:军长这事一出来以后呢,其他的集团军首长对徐勤先并不是同情而是特别的恼火。因为好多人都感觉到会吃「瓜烙」(牵连拖累),等将来这事要追查起来,难免会受牵连。在38军军长徐被解除指挥权后,新的军领导班子,显示了坚决执行镇压作战命令的决心和积极表现的决心。

就天安门清场与开枪的情况,刘建国回忆:清场部队由112师的棒子队开路,指挥官在脖子上别了个白毛巾,后面是手提冲锋枪的战士。

刘建国说:告诉执行任务的战士们,看见别白毛巾的人吗?那些都是军首长,这次行动一定要表现一下自己,要不然就完蛋了,以后没法说了。

罗宇写公开信劝习近平不要埋葬自己

罗宇多次给习近平写信,今年2月18日他又在香港苹果日报上写信说,中共是最大的祸害。(与习近平老弟商榷之二十七)

他写道:习老弟,我们都曾经是低端人口,你不少于二十年,我也有十年。你现在驱赶低端人口,就是驱赶过去的我们。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天天喊扶贫,自己鼻子底下的贫都不扶,把老百姓赶来赶去。大把钱却撒到国外。

中国老百姓现在最恨的就是中国共产党,因为党天天说谎,因为党堕落成只为极少数人谋利益的贪腐集团。你反贪反了五年,依靠的大员个个是巨贪;现在又要扫黑了,扫黑首先要问黑从哪来?共产党来扫黑。以黑扫黑,能扫出甚么结果?现在中国的公检法就是黑社会,杀人越货。你扫黑,就是左手扫右手,右手扫左手,越扫越黑。

如果你真想为人民做点事,继承习老叔的遗志,唯一的办法是逐步有秩的民主化。用三、五年或再多点时间,从县到省到中央,官由民选。贪官就无处藏身了。你引领中国这条大船驶入世界民主大潮,老百姓肯定拥护你。你现在并没有得人心,因为你什么也没做。邓小平靠否定文革,改革开放赢得人心,六四开枪又失了人心。江泽民靠闷声发大财腐蚀了全党,也扰乱了党心。胡锦涛靠不折腾当了十年维持会长。我赞成你折腾,但要向民主的方向折腾,不能向专制的方向折腾。老百姓不关心你党章怎么写,宪法怎么改,老百姓关心的是衣食住行,是自己的钱别让E租宝、泛亚骗走、在银行的存款别让盗国贼拿走。

6月12日,他又在香港苹果日报发稿,题目是「习老弟,我不希望你被埋葬」。

文章说:今天的中国大陆在中共一党独裁的领导下,还拒绝进入现代文明,还没有民主制度,所以危机四伏,社会矛盾日趋尖锐。邓小平已经把马克思、毛泽东的阶级斗争论抛进了历史垃圾堆。你又祭出马克思,难道要重拾阶级斗争?如果是,肯定要垮台。吹捧你的人说你是当代马克思,是高级黑。马克思已被世界抛弃,那就是说你也要被世界抛弃。

中国现在的问题是没有法治,从政治局到民营企业家,到一般老百姓,没有一个人可以用宪法保护自己。你捉了这么多人,没有一个得到公平、公正、透明的审讯,不是说这些人是好人,而是整这些人的人比这些人还坏。中国社会矛盾越来越尖锐,就是因为你周围没几个好人。

他最后写道:「中美贸易战,实质是美国挑头,民主埋葬专制的意识形态之争。民主世界要消灭共产主义,你纪念马克思,就是宣言要搞共产主义,与民主世界对抗。中国现在没有一点共产主义,只是专制体制。专制是民主的最大威胁,我不希望你被埋葬,我希望你引领中国这条大船驶入世界民主潮流。很多朋友说我痴人说梦。希望不是。」

问题是,习近平听的进去吗?他在吹捧和权力面前已经昏头了,他与川普对抗,与站在神的身边的人对抗,这就是在逆天而行。(文/瞿咫)△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