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收买美高层说客 川普一动作惊醒世界(多图)
 
梁新
 
2018-7-27
 



总统川普站在神的身边,美国注定再次强大,并引领世界走回传统。



虔诚的神的信徒、退休消防员马克·泰勒把他所听到的神的预言写成一本书《川普预言》。此预言正在一一兑现。

【人民报消息】2011年4月,虔诚的神的信徒、退休消防员马克·泰勒听到神的预言:地产大亨唐纳德·川普(特朗普)将是美国总统。后来,泰勒把他所听到的神的预言写成一本书《川普预言》,在这本书中,神预言将有两位卸任总统入狱。有读者断定是克林顿和奥巴马。在克林顿当政时,就有日本媒体揭露他被中共收买,还有图片。而奥巴马当政8年都做了什么,不管是他的支持者还是反对者都一目了然。奥巴马卸任后公开宣称,要把精力放在培养年轻一代上,也就是说要从根本上毁掉美国的未来。

自从站在神的身边的川普上任以来,那些要从内部毁掉美国的政客们已经失去了理智,要把他搞下去。泰勒听到神预言说,那些神的敌人会为此花费庞大的惊人资金,但均不得逞。

习近平近日在南非召开的金砖会议上宣传中共40年的社会主义成就,他说,2018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40年来,中国走过了不平凡的历程,成功开辟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

中共最高领导人所指的「成功」包括89年六四天安门广场屠杀上万学生的惨案,还有对藏族文化的消灭和对维吾尔族的种族灭绝,还有1999年「7·20」至今对佛法修炼群体法轮功的活摘器官,等等等等,所有的一切罪行都是以「国家」的名义进行的。

中共为什么能够存在至今,而且成为世界第二贸易大国,并准备统治世界呢?

美国新闻和政治网站「The Daily Beast」日前发表一篇调查性文章说,中共不但在华盛顿政治圈聘请游说和公关公司为其利益代言,而且也雇用了众多的前美国官员和议员作为游说者,他们有的曾在国会中地位很高,有的曾在政府敏感部门如中央情报局工作,还有的曾帮助美政府起草国家网络安全战略及制定网络安全措施。

前国会众议员、国会汤姆·兰托斯人权委员会共同主席沃尔夫(Frank Wolf)说:「20世纪80年代(冷战时期)没有人会(在美国)代表苏联政府,但现在你却发现有这么多的人在为中(共)国政府游说。我在国会任职34年。我觉得这令人震惊。」

中共拉拢美国爱钱的政府和国会要员为其服务


2000年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接受中共献金,
迟早被法律制裁。
「The Daily Beast」总结了一些较具份量的政界人士和官员,他们或为中共游说或其商业利益与中共密切相关。其中包括前众议院议长博纳(John Boehner)。

前众议院议长被中共收买

博纳在2015年卸任众议院议长后,加入了「Squire Patton Boggs」公司,担任战略顾问。这家游说公司长期代表中共驻华盛顿大使馆,为其提供美国国会事务方面的咨询,包括国防授权法案和有关美台、美港关系、南中国海、人权等方面的议题。

博纳还曾在1990年代晚期主导促成中共非法政权获得最惠国待遇。这位前众议院议长吃里扒外,骨子里装的都是中共给的黑钱。这样的人当美国的众议院议长,这个国家的政策怎么能不为中共服务呢?

中情局驻北京站主管被中共收编

还有一位,是在中央情报局(CIA)服务了28年的内鬼菲利浦(Randall Phillips)。他结束了驻北京站主管任期,离开CIA之后,出乎中情局的意外,选择了留在北京,加入了私营调查公司「Mintz Group」。此时,菲利浦毫不隐讳自己被中共收编的事实,原因就是当时的总统就在出卖国家的利益。

中共不惜花大价钱收买的都是这些有权力、破坏力大的人物。

担任两任美总统的特别顾问已成为中共代理人

另一个坏东西是曾在两任总统行政办公室工作的霍尔兹曼(Mike Holtzman)。他曾在克林顿政府为美国贸易大使担任在公共事务方面的特别顾问。后来他又在小布什政府期间担任国务院政策规划人员的顾问。

霍尔兹曼后来成为公关公司「BLF Worldwide」的合伙人,曾负责管理中共国申办2008年奥运会的活动。霍尔兹曼目前登记为「中美交流基金会」(CUSEF)的外国代理人,为该基金会提供服务,也就是为中共提供服务。

「中美交流基金会」是由江泽民指定的前港首董建华2008年设立的,董建华从1996年到2005年担任两任港首后,2005年又被江安排为中共全国政协副主席至今。该基金会这些年来将大量的美国记者、学者、政治和军事领袖带到中国大陆洗脑和腐蚀。

美国《外交政策》2017年11月28日披露,「中美交流基金会」与中共军方(PLA)有项目合作;在2016年,该基金会花费近66.8万美元做游说工作,雇用美国游说公司Podesta Group(现在的Squire Patton Boggs)和其它公司,在国会就「中美关系」进行游说。从2017年年初到12月为止,该基金会在游说美国高级官员方面已经花了51万美元。

此外,该基金会还每月向BLJ Worldwide支付2万9千7百美元的费用,除了推广基金会的工作外,还运行一个名为「中美焦点」(China US Focus)的亲中共网站。这些钱都来自中共。

众议院议员、美中工作小组共同主席为中共外交部服务

曾担任众议院议员、美中工作小组共同主席的布斯塔尼(Charles Boustany),2017年离开国会后,加入了游说公司「Capitol Counsel」。他根据FARA注册为外国代理人,代表「美中跨太平洋基金会」(U.S.-China Transpacific Foundation),该基金会位于美国赌城拉斯维加斯,其网站上赫然写明,是由中共外交部相关部门申请的。

中共外交部申请的该基金会在2017年底向游说公司Capitol Counsel提供了5万美元的初始费用。根据FARA 网站上的一份公开文件,Capitol Counsel的任务之一是将美国国会议员代表团带到中国。

美国政府的重要网络官员被华为聘为首席安全官员

普尔蒂(Donald Purdy Jr.)曾是小布什政府白宫的工作人员,在2003年帮助起草了美国国家网络安全战略。之后,转到国土安全部工作,并帮助制定网络安全倡议,担任国土安全部和美国政府的重要网络官员。

后来他被中共聘为华为的美国业务首席安全官员!

听起来是个天大的笑话。

被中共收买的还有这些人:

「The Daily Beast」列举的被中共收买的还有下列这些人:

前众议院议员克里斯坦森(Jon Christenson);

前美国驻华大使雷德(Clark T. Randt, Jr.);

前众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亚太小组委员会主席萨盟(Matt Salmon);

曾担任职业外交官的佛斯坦(David Firestein);

世界银行集团前主席沃尔芬森(James D. Wolfensohn);

……

中共在美建立人脉 让被收买的美国人替自己发声

美国的《外交政策》称,中共正在海外偷偷的重塑国外公众舆论和海外国家政策。

詹姆斯敦基金会研究员马蒂斯(Peter Mattis)表示,中共已经学会将其想要传达的信息渗入到美国人的特定群体中,然后再由这些人去施加影响。「有谁能够比美国人能够更好地影响美国人呢?!」

「如果中共在想达到目地的地区培养了足够的人,就无需直接出手发出自己的声音,也能够改变美国的政策。」马蒂斯说。

报导举例说,中共军队与美国合作的项目之一是「三亚倡议」,这是一个集结美中两国前高级军事领导人的交流计划。根据美中经济与安全评估委员会2011年年度报告摘录的部份,在2008年2月,「三亚倡议」项目中的中方人士要求参与该项目的美国前高级军官说服五角大楼,延期发布即将公布的有关中共军事建设的报告,结果目地达到了。

胡佛研究所(Hoover Institution)的访问学者提弗尔德(Glenn Tiffert)持和马蒂斯类似的观点。他说,通过对在美国有影响力的人施加影响,中共可以实现让美国人把信息传达给其他美国人的目地。这比中共官员直接来传达那些信息要有效得多。在良心律师高智晟的著作《起来,2017》里就揭露了奥巴马第一任期的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是如何用人权当筹码向中共讨钱的,中共是如何向她讨价还价甩钱的,希拉里接过黑钱就不再提人权了。

克林顿夫妇自己的基金会里有好多不是正路来的黑钱,丈夫当过总统,老婆当过国务卿并险些当上总统,可想而知,美国曾经被怎样的一批蛀虫把持着。

「带路党」与中共的长期寄生关系


2013年图片为证,苍蝇常常落在时任美国
总统奥巴马的嘴巴上,这是神意。
美国智库哈德逊研究所6月20日就其最新发布的报告「中共对外干预活动」举行研讨会,讨论中共在西方国家的渗透活动,并提出一揽子的全球应对计划建议。报告指出,中共不惜花重金在海外扩展影响力,每年相关的经费达到了约650亿人民币。这还是保守的说法。

中共利用金钱作为施加影响力的资本,培养了一批「带路党」,即那些接受中共的巨额贿赂,乐于帮助共产党侵蚀、毁灭美国的邪恶西方人。中共与他们之间形成了一种长期寄生关系。

哈德逊研究所中国战略中心主任、美国知名的「中国通」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说,报告提出了一个非常关键的概念,也是今后美国智库和媒体应该花大力气研究的对象是「带路党」。

「这些跟着共产党跑的西方人至关重要,」他说,「不仅仅因为他们可能会讲中共的好话,也因为这些人可以帮助中共理解那些他们试图影响的舆论。」

白邦瑞6月份刚刚从北京返回美国。回美前,他在那里亲眼目睹了两名统战部前官员向80家智库的专家部署如何反击白宫即将出台的一份有关中共威胁的报告。这些反击论调并不象中共环球时报的文章那么粗野和赤裸裸,而是设计得很精巧,很拐弯抹角,比如宣扬中共国很弱小,很贫穷,言外之意是不可能称霸世界。以此来弱化外界对中共威胁的看法。领旨之后,一些「带路党」即所谓的「西方学者」就开始专门撰文、出书宣扬这种理论,再通过那些所谓的主流媒体反复放大这些声音。

华为的游说开始警醒美国政界

从上世纪末开始,中共开始对游说业务的投资上不封顶。

卡特政府时期的美国贸易代表施特劳斯创办的Akin Gump Strauss Hauer & Feld 2005年受聘中海油,为收购尤尼科石油公司一案游说。中海油支付了315.92万美元,高居当年单项游说活动佣金排行榜第二名。

尝到成功的甜头之后,从2005年开始,中共驻美大使馆和Hogan & Hartson与Jones Day两家公关公司长期合作,从事对美政府、国会和智库等机构的游说工作。Jones Day公关公司的主要业务是向中共提供在台湾、西藏、宗教自由和经贸汇率问题上的简报,并代为联络美国国会及行政部门。一些美国公关公司看红了眼,也争先恐后的争着与中共非法政权合作,最多时曾达到8家。为了钱,他们可以出卖祖国。这就是川普当政前的真实写照,这也就是川普站出来竞选总统的原因之一。

美国众议院2012年的一份报告披露,华为是为中共军队的精英网络战机构提供特别网络服务。美国私营公司被强烈警告需考虑跟华为做生意的长期安全风险。但是至今华为还没有被驱逐出境。《纽约时报》透露,华为当年在游说上就花了120万美元。华为至少雇用过两名前美国国会议员帮忙游说,让美国国会放弃这种追查。一切以金钱美女开道。

所以,美国国会2012年6月批准一项修正案,禁止总统、副总统、国会议员、大使等在离职后10年内为包括中国在内的某些国家政府游说。但是事实证明,这个修正案等于虚设。

FBI局长:中共是美国最严峻威胁 渗透多层面

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在2017年提出警告,说中共以各种方式盗取美国知识产权和商业机密,让美国每年损失高达6000亿美元。

今年7月18号,FBI局长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在阿斯本安全论坛上表示,中共是美国面临的最广泛、最具挑战性、最严重的威胁。因为它们对美国倾举国之力,不仅派出传统间谍,还派出商业间谍,通过人力和网络等等方式,收集美国的各种传统和非传统情报。

克里斯托弗·雷表示,FBI在美国所有50个州,都可追溯到中共的经济间谍案调查,涉及所有方面,包括从爱奥华州的玉米种子到麻萨诸塞州的风力涡轮机,从农业到高科技,从研发部门到学术界,中共的威胁涉及全方位。

他认为残害人民的中共正努力使自己成为「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和经济主导力量。」

这就是为什么川普要求公平贸易时,中共如丧考妣,如临末日,赶快拉拢欧洲一起抗衡美国,赶快出访中东非洲五国大撒币。

挡不住的《川普预言》

中共给普京项链似的大勋章,指令美国国会的被收买议员要求川普停止与俄国交好,就是想离间美俄,削弱美国的力量。而且,中共给欧盟国家大购货单,提议联合起来对抗美国。中共正在不惜一切努力要把站在神的身边的川普搞下台。共产邪灵当然害怕神的子民。

但是,欧盟拒绝了中共的拉拢,并主动熄灭与美国的贸易战火,并达成惊人的好协议,并决定联手对抗中共。

另外,正如《川普预言》中所说,神说,美国与俄国将携起手来对抗中共。历史真的正在如此书写……

7月27日(周五),在中共大撒币几天之后,在南非举行的金砖国家峰会期间,普京接受采访说,他准备好前往华盛顿与川普会面,他已经邀请川普访问莫斯科。他说,莫斯科和华盛顿之间的电话通话是不足的,双方需要会面,讨论《伊朗核协议》和全球冲突等问题。普京表示,与美国的接触正在继续,美俄两国元首都已经准备好举行更多峰会。

普京说:「川普总统的一大亮点是,他努力兑现他对选民、对美国人民的承诺。一般来说,选举结束后,一些领导人往往会忘记他们对人民的承诺,但川普不是(这样)。」

尊重宗教信仰自由是川普政府引领世界走向光明的宣言书

中共在美国50个州展开肆无忌惮的间谍活动。它把盗窃来的创新科技用于反人类的罪恶活动,这对美国的安全战略、对全人类都构成了威胁和危害。中共在国内实施群体灭绝、种族灭绝,上市毒奶粉,军官鸡奸性侵三四岁的男女幼儿,最近揭露出连给儿童注射的疫苗都是假的,致使有的儿童死亡、瘫痪等,但当民众发帖控诉时,中共当局疯狂删贴。于是,很多中国大陆网民在美国驻华大使馆的官方微博留言,呼吁川普赶快救救大陆的中国人,有人还说美军打进来,他要给带路打中共。留言说:

「中国给孩子接种疫苗不合格,是否侵犯人权?」

「美国法律会对制造假疫苗者怎样判刑?」

「请美国干预假疫苗这种泯灭人性的事件。」

「你们为了叙利亚儿童打击巴沙尔政权。为什么对千千万万遭毒害的中国儿童视而不见?战斧(导弹)在哪里?」

「请总统出面救救中国的孩子吧!」

「多亏世界上还有美国!」

「你们啥时候打进来?我给你们带路。」

「只有美国可以救我们了!!求求你们!!」

「美帝,你亡我之心可千万不能死啊!」

「请加大对中国的贸易惩罚!」

「请贵国禁止中国公务员、党员及家人入境。」

「请问(长生生物的神秘大股东)高俊芳有美国国籍吗?会受到美国政府的保护吗?」

……

在这个节骨眼上,川普开始行动了!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从7月24日在华盛顿特区主持为期三天的「推动宗教自由的首届全球部长级会议」,他说这是美国政府首次举办这样的会议。有80多个国家的代表、40多个国家的外长、宗教团体及非营利组织的成员出席。

7月26日,蓬佩奥代表国务院发布了《波托马克宣言》(Potomac Declaration)和「波托马克行动计划」(Potomac Plan of Action)。这被誉为人类现代史上真正具有历史意义的文件。

蓬佩奥说:「宗教自由事关人类的尊严与权利。这届美国政府真正地把宗教信仰自由作为我们与外国政府交往时的优先议题。我们把来自全球的相关方面的人士邀请到这里来希望能够让人们以各自的信仰方式,实践其宗教信仰的权利,这对世界的发展是重要的。」

正教是信神的,教人向善的,是通情达理的。如果每个民族、国家的执政者都能遵从神对人的教导,都努力按照天理去行事,那么一切恶行就不会发生,贸易往来也就不存在不公平交易,一切纠纷就会迎刃而解。

中共最怕的就是中国人和世界上的人有善念,最怕人信仰神,因为这个世界上如果好人多了,善念多了,遵从天理的人多了,这个世界就会向好的方向转变。人心变好了,环境变好了,没有人干坏事恶事了,邪恶的中共自然就无法生存。

让人敬仰神,使人心变善,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武器。川普已经开始对全世界广泛使用了。(文/梁新)△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