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邪同舞!澳洲政府的屁股连续盖红戳 (多图)
 
青晴
 
2018-10-19
 



澳洲悉尼歌剧院成为中共洗脑的地方!



澳洲墨尔本艺术中心也成为中共洗脑的地方!



中共文革时期八部「革命样板戏」之一的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受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政府推荐,2017年在墨尔本艺术中心首演。这一演出遭到澳洲华人团体澳洲价值守护联盟的抵制!

【人民报消息】最近有一个关于澳洲政府及官员成为中共洗脑官的新闻,这个话题其实并不新鲜,从中共悉尼总领事馆时任一等秘书陈用林2005年申请政治庇护那一刻起,世界正义人士就看到了澳洲政府助共为虐的丑态。

那年,陈用林冒着生命危险,带着妻子和女儿悄悄去了澳洲移民部申请政治庇护,澳洲官员竟然立马打电话通知中領館,并要求他立刻返回中領館。

这一幕象刀子一样深深刻在我的脑海里,每每想起,就恶心,要呕吐!这是最丑陋、最没有道德人性的一幕!发生在一个自诩是自由民主的国家。

先让我们看看陈用林死里逃生的故事。

陈用林申请政治庇护,澳洲官员打电话通知中領館

2001年,33岁的陈用林作为中共驻悉尼领事馆的政治参赞、一等秘书来到悉尼。

2005年出逃后,他说作为政治参赞,过去四年的任务就是监视在澳大利亚的异见团体和人士,其中包括窃听活跃人士的电话,在集会示威中拍照,并且拒发给这些异见人士到中国大陆访问的签证等等。

按原计划,2005年6月陈用林任期已满,要被调回北京。在监视法轮功的过程中,陈用林渐渐明白了中共镇压这个修炼群体是错误的,便从监视改为同情和帮助。陈说,由于同情法轮功修炼者和异议人士,他曾经暗中给予过帮助。这种行为被中共视为叛逆,并很快会被接任的政治参赞发现,回国后肯定被收拾。于是,在5月26日(周四)上午,陈用林携妻子金萍和女儿陈凡巩,悄悄离开悉尼中领馆,向澳州政府寻求政治庇护。

他一家三口来到位于悉尼中心火车站附近的澳洲移民部办公室。他向移民部官员出示了证件,要求会见移民部纽省负责人克拉根(Jim Collaghan),提出政治庇护,并请求移民部官员不要通报中领馆,但全部要求都被拒绝。

与此同时,移民部的其他官员人性全无的给中共大使馆打电话,讨好说一等秘书陈用林已经叛逃,正在申请政治庇护。接着,中共领事馆就打电话给他的手机。

陈用林绝对想不到澳大利亚这个民主国家会拒绝他的庇护申请,更想不到这个国家的政府官员如此卑劣。于是只好带着家人乘火车逃往高斯福德(Gosford)藏匿起来。那里没有太多的中国人,所以不太会被告密。临行前,陈给澳洲移民部留下了申请政治庇护的申请信,以及他能接触中方绝密文件的详情,同时也留下了他的联络号码。

5月26日当晚,他接到澳洲移民部一位叫路易丝·林赛(Louise Lindsay)的官员电话,她告诉陈用林第二天(周五)会面,但没有答应在安全地点见面的要求,林赛说,只能是在移民部帕拉马塔(Parramatta)办公室会面,别无选择。「我真的很不安,」陈说,「我不想去那儿,但我似乎别无选择。」

陈说,他再次给林赛女士打电话,「我问我们能不能在其它安全的地方会面,像警察局。」但被拒绝,但对方答应保证他安全抵达帕拉马塔办公室。

到达那个办公室之后呢,谁能保护他?没有人管。那不等于是自己送上门去,然后被中领馆的人强行带走吗?!

当知道中共领事馆已经对其提出政治庇护有所行动时,陈用林不想束手被擒,决定取消这次会面,因为风险太高。

陈用林说,周五那天下午林赛给他打了电话,告诉他,他的政治庇护申请被拒,「她还说,要想得到其它的保护签证也极为困难。」

林赛把他往坑里领,又提到让他申请商务签证。商务签证得签在陈用林的护照上,对不?中共一宣布他的护照作废,什么签证都得作废。对不?!

陈用林说:「我非常不安,没有考虑这类签证。」

周末,陈再次给林赛打电话要求会面。林赛这次说,他应该5月30日(周一)上班时间去移民部在悉尼的主要办公室。当心急如焚的陈用林按照约定,周一坐出租车从高斯福德市到达悉尼市之后,在移民大楼后面的停车场给林赛打电话,林赛居然说她还没有准备好,她需要和堪培拉的上司联系。她让陈用林第二天再来。

陈表示,他当时更极为不安,不知第二天会发生什么事。当他第二天如约与林赛见面时,还有两位女士在场,据她们自己介绍,一个是澳洲外交部官员,另一个是澳洲高级移民官。而这次他的庇护申请再次遭到拒绝。

那位外交部官员居然告诉陈用林,他应该回中共领事馆(去送死)。而那位移民官建议身处极度危险之中的他「可以申请旅游签证」。

「我感到她们是在(中共)大使馆和中共政府的压力下耍弄我。他们非但不鼓励我寻求政治庇护,反而鼓励我返回中领馆(送死)。」陈用林说。

这是人干的事吗?毫无心肝!这就是口称民主自由的国家的政府及其官员干的事,助共为虐!

陈用林公开亮相,揭露中共,全球关注

为了逃生,尽管被告知「希望渺茫」,万念俱灰的陈用林还是递交了「临时保护签证」的申请表。

在澳洲政府那里碰到一连串钉子的同时,中共天天念催命符,看不到任何希望的陈用林一家战战兢兢、以泪洗面。

2005年6月4日到了,自1989年开始,每年六四世界各地都会举行各种活动,悉尼也不例外。

中共驻悉尼总领馆一等秘书陈用林在这一天站出来了!

在悉尼「勿忘六四,告别中共,声援二百万人退出中共」的群众集会上露面,公开唾弃共产党。



2005年6月4日,陈用林在悉尼「勿忘六四,告别中共,声援二百万人退出中共」的群众集会上露面,公开唾弃共产党。


惊闻中共驻悉尼总领馆一等秘书陈用林申请政治庇护,震惊世界,各个媒体出动采访,澳洲政府助共为虐的丑闻被曝光!

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各国政府给予极大的关注,并引来各国媒体争相报导。澳洲政府帮忙迫害申请政治庇护的中领馆一等秘书陈用林的丑闻被彻底曝光。

澳洲国内出现批评政府的声音,两位反对党领袖指控政府在处置陈用林出逃事件中违犯法律。澳洲移民法禁止向外国政府揭露寻求庇护者的身份。

澳洲反对党外交政策发言人鲁德呼应日益增多的指控,认为澳洲官员在陈用林申请庇护后,打电话通知中方,此举违反澳洲法律。鲁德说:「法律非常清楚。它是未经法律授权的,它是不合法。」绿党领袖布朗也提出类似的指控。

移民部长范斯东女士证实,当陈用林第一次向他们接触寻求庇护时,移民部的官员曾通知悉尼的中共总领事馆。

2005年5月26日出走的陈用林全家一直到处藏匿,6月4日陈用林在悉尼「勿忘六四,告别中共,声援二百万人退出中共」的群众集会上公开露面,表明与中共决裂的态度。

陈用林在中领馆工作时,主管政治调研,非常熟悉中共外交政策。熟悉中共外交部和驻外机构运作情况。他说:「反对法轮功是中共的首要问题。他们用60%的财力和精力对付法轮功,20%到30%对付台湾、5%到10%用于每个其它问题。」

陈用林还向媒体曝光:中共安排1000名「特工和线人」在澳大利亚境内工作。这些人的主要任务之一是收集对法轮功修炼者、民运人士及其他中国异见人士在澳大利亚的举动。

在陈用林公开站出来决裂中共之后,整个事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同年7月8日澳洲政府在强大的国际舆论压力下,命令移民局给予陈用林及其家人政治避难类别的永久居留权,陈用林一家三口目前居住在悉尼。

事实证明,将中共及其随从们的丑陋行径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是最好且立竿见影的选择。

澳洲政府的屁股连续盖红戳

红戳是什么?就是红色的图章。干什么用的?中国大陆很多人都知道,猪养肥了,卖给官家屠宰场。成交时凡猪屁股盖上红戳的,就表示质量合格。

澳洲政府其它被中共盖上的红戳今天暂且不提,只谈谈从2016年到2018年,在输入中共红色血腥暴力文艺演出方面,连续三年屁股上盖的红戳。

2016年9月,安排在悉尼和墨尔本的市政厅举办歌颂中共红太阳毛泽东的音乐会,最后怕出事,被迫取消。

2017年2月15日,在墨尔本艺术中心首演红色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

2018年安排了三场宣扬中共暴力革命的《洪湖赤卫队》歌剧清唱,将于11月4日在悉尼歌剧院上演,7日到8日在墨尔本艺术中心演出。




2016年9月澳大利亚最大的两座城市悉尼和墨尔本要演出歌颂毛泽东的音乐会,遭到强烈抵制后,被迫取消!

据当地媒体报道,2016年9月,澳大利亚最大的两座城市悉尼和墨尔本取消了计划在当地市政厅举办的名为《光荣与梦想》的歌颂中共红太阳的音乐会。澳洲悉尼市政府和第二大城市墨尔本市政府居然要歌颂中共红太阳毛泽东!这说明真的是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

悉尼和墨尔本是华人移民最多的城市,一听到中共跑到澳洲来歌颂毛,当地一些来自中国大陆的华人情绪激动、强烈反对。很多人认为毛泽东执政时期造成中国数千万人死亡,澳洲政府居然要歌颂他,这说明澳洲政府表面是反对CCP的,实质是与邪恶为伍的。

虽然此次颂毛音乐会《纪念毛泽东逝世四十周年大型音乐晚会》取消了,但不是因为澳洲政府醒悟了,而是怕抗议者到演出场地高呼口号,使音乐会开不下去。悉尼市发言人说,在咨询警方后,市政府取消了这次活动。

2016年9月被迫取消了歌颂毛的音乐会,中共不死心,澳洲政府的中共追随者们更猴儿急的当月宣布,将于2017年2月15日在墨尔本艺术中心上演中共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

报道说,2016年9月,澳洲维多利亚省政府决定将《红色娘子军》作为「三年期亚太表演艺术节」节目的一部份,定于2017年2月15日在墨尔本艺术中心首演。据悉,在澳华人组织「澳洲价值守护联盟」认为《红色娘子军》宣扬仇恨、鼓吹暴力,与澳大利亚的民主自由价值观不符,从2016年10月便开始抵制该剧在澳洲演出的行动。

但是,维多利亚省政府坚持不改变自己被盖「红戳」的结果,坚持于2017年2月15到18日,在澳洲墨尔本艺术中心举行演出。

2018年,也就是今年,又安排了三场宣扬中共暴力革命的《洪湖赤卫队》歌剧清唱,11月4日在悉尼歌剧院上演。7日到8日在墨尔本艺术中心演出。这个音乐会,或者说清唱版的歌剧,由湖北省演艺集团主办,澳丰文化承办,湖北省歌剧舞剧院演唱。


1961年上映的歌剧电影《洪湖赤卫队》
这个歌剧内容是中共在湖北洪湖地区领导农民武装抢夺他人财产的故事,和近期在中共国发生的事情完全一样,被中国大陆人称作「割韭菜」。唯一不同的是,《洪湖赤卫队》的历史背景在30年代初期,中共还没有非法夺取到政权,但抢夺到几块红色根据地。

1930年8月1日,在江西,中国工农红军的宣传标语写道:「你想有饭吃吗?你想种地不交租吗?你想睡地主老财的小老婆吗?赶快参加红军。」中国共产党的政策说白了,就是「共产共妻」。

从那个年代、那样地区走过来的人回忆说:中共依靠打土豪分田地的都是当地游手好闲的地痞无赖。湖北省的歌剧《洪湖赤卫队》由于曲调优美,脍炙人口,被中共搬上银幕,成为中共美化暴力革命的影片。为什么《洪湖赤卫队》没有成为文革时期的革命样板戏呢?因为这部歌剧歌颂的是贺龙的姐姐贺英,而贺龙在文革中被毛打倒,并折磨致死。

歌剧《洪湖赤卫队》1961年搬上银幕时,电影导演曾希望女一号韩英起用他心目中的电影女演员,而歌剧女一号王玉珍只在幕后配唱。电影《刘三姐》就是这么干的。但被湖北省歌剧院拒绝了,坚持女一号不能换人,导演只好服从。电影上演后,女一号因为相貌平平,没有被大张旗鼓的宣传,但《洪湖赤卫队》里的几首歌曲,尤其是「洪湖水浪打浪」,全国人几乎都会唱。原因是什么?曲调优美,好听。

《洪湖赤卫队》改剧名也血腥

据美国之音报导说,该剧的英文译名是Red Guards On Lake Honghu。主办方最近在澳大利亚的新闻发布会上使用的中文剧名仍是《洪湖赤卫队》,但英文译名改成了Lake Honghu,直译成中文是《洪湖》。这也许会让外国人联想到《天鹅湖》之类。这是对该剧政治色彩的有意淡化。Red Guards(赤卫队)不见了!在欧美和大洋洲的语境里,Red Guards往往和中共文革相连,声名狼藉。文革中红卫兵是地地道道打砸抢的红匪兵。

悉尼歌剧院使用的剧名也是《洪湖》,而不是《洪湖赤卫队》,对其内容的介绍也简单而模糊,以避免被联想到中共的血腥。介绍词中第一句话这么说的:「强有力的中国歌剧《洪湖》,首次来到澳大利亚。它讲述了洪湖岸边的自由和希望的故事。」

1930年闹革命、闹造反,革的是谁的命,造的是谁的反?是谁要自由,是谁要希望?


1961年上映的歌剧电影《洪湖赤卫队》
中国大陆销售的VCD封面上介绍该剧情使用的不是「讲述了洪湖岸边的自由和希望的故事」而是使用「战争经典片」「革命战争」来传递该剧的真实内容。

悉尼歌剧院说,这个歌剧在1956年首演,是根据1930年夏天的真实故事改编的。

这就一清二楚了。1930年是国民政府当政时代,那个时候闹革命就是颠覆承传五千年神传文化的中华民国。中国共产党在1949年10月非法建政,这个歌剧在1956年首演,是在中共非法建立的政权下歌颂中共的血腥暴力革命。

红色歌剧《洪湖赤卫队》是个逆天的作品,正因为它的曲调优美才会使逆天、反正义的词句广泛流传,毒害人民。

人选择什么就得到什么

美国之音对澳洲上演《洪湖赤卫队》有一个问卷调查。问题是:「中国红色歌剧洪湖赤卫队音乐会将在澳大利亚演出,下列VOA读者的说法,你赞成哪个?」有四个答案可以选择。

第一个选择的答案是:「这是澳洲之耻,不应接受共产党的邪恶欺骗宣传。」选择这个答案的人占84%!也就是说,占84%的海外炎黄子孙认为,接受共产党的邪恶欺骗宣传是澳洲的耻辱!

第二个选择的答案是:「这是东西方艺术的融合,中国革命的真实写照。」选择这个答案的人占2%!

第三个选择的答案是:「音乐成功,歌曲好听,没必要纠缠意识形态。」选择这个答案的人占3%!

第四个选择的答案是:「不就一场戏吗?不会让观众亲共,不必限制文艺自由。」选择这个答案的人占5%!

音乐成功,歌曲好听,就没必要理会内容是顺天还是逆天吗?就是一场戏,不会让观众亲共,不必限制文艺自由吗?

《九评共产党》编辑部在《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17):艺术篇》开篇就点明「艺术是神传给人的」,文章说:由于艺术对改变社会具有巨大的作用,共产邪灵利用和控制艺术作为其「社会改造工程」(洗脑)的重要手段。

《艺术篇》说:艺术包含着三个最重要的元素,即模仿、创造和沟通。艺术的创作都是围绕某个「主题」进行的,这个「主题」就是作者试图表达的某种信息,无论其艺术形式是诗歌、绘画、雕塑、摄影、小说、戏剧、舞蹈或电影等。艺术家试图把这种「主题」传递到读者、听众或观众的心里,这一过程就是「沟通」──即让受众接受作者的思想,也是艺术创作的目的。

《艺术篇》还说:中共深知艺术的力量,因此以艺术作为给人洗脑的方式,把所有的艺术形式都变成了洗脑工具。

例如,《洪湖水浪打浪》由于曲调优美而在中国大陆几乎人人会唱。这首歌里面有一句「共产党的恩情比那东海深」,谁唱谁倒霉,无论是有意唱还是无意唱。

2002年6月贵州发现了天成的藏字石「中国共产党亡」,宣告了天灭中共。2005年四处躲藏的陈用林站出来公开与中共决裂,一个月后拿到永久居留权。

十九大后,习近平带政治局全体常委去上海中共一大会址向中共发毒誓、盖红戳,结果怎样了?不但面相变化很大,而且没一天好日子过,不但没成为「一尊」,而且出访还得带着女儿,怕被暗算。由此可以得知,拥抱中共,就是给自己招灾!

那么,澳洲的相关政府官员会不会悬崖勒马,在11月4日之前宣布停演歌颂中共邪党的《洪湖赤卫队》呢?这就要看他们选择什么,想不想被共产邪灵盖上红戳。(文/青晴)△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