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呦呦24年后申请新药的历史意义(图)
 
卢笙
 
2016-1-6
 



屠呦呦展示荣获的诺贝尔奖牌。



在诺贝尔颁奖前,屠呦呦受到科学家们的祝贺。

【人民报消息】新年前夕,习近平通过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央电视台,发表了2016年新年贺词。谈到2015年的成就时,习近平提到了屠呦呦,他说:「屠呦呦成为我国首位获得诺贝尔奖的科学家……这说明,只要坚持,梦想总是可以实现的。」

屠呦呦荣获诺贝尔医学奖之后,近日堂堂正正的申请新药。这种药可以治疗红斑狼疮。

2016年1月2日,北青网以《屠呦呦研究成果24年后申请新药 可治疗红斑狼疮》为题报导了屠呦呦的双氢青蒿素还对红斑狼疮有特效。

报导说,1992年,双氢青蒿素被批准为一类新药后,屠呦呦教授开始重点研究青蒿素对自身免疫性疾病的治疗。在研究中发现,双氢青蒿素片对红斑狼疮的治疗也有明显效果。

据屠呦呦唯一的博士生、首都医科大学中医药学院王满元透露,早在2004年,屠教授就拿到了关于双氢青蒿素片增加适应症的药物临床研究批件,「但经费问题使这次临床研究迟迟未能开展起来。没有临床研究报告,就无法进行新药或者新增适应症的申请。」

这话的背后有许多难言之隐,屠呦呦这样真正造福于民的「三无」教授是得不到科研经费的,而一些科痞混在院士中间,享受着真正科学家的待遇。

最典型的就是何柞庥,其顶着粒子物理、理论物理学家的头衔,却在物理领域里「没有任何研究成果」,倒是因为坚决站在江泽民的立场上,支持一担挑(又称连襟)的前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而被外界称为「科痞」。

科痞何柞庥在2007年「全国科技活动周」期间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文化有先进与落后之分,我们要继承的是先进的文化,……中医和气功就是落后的文化!」

难怪王满元说,双氢青蒿素片可用于红斑狼疮治疗,从药品生产来说,制药工艺改变不大,利润难以保证,屠呦呦没有找到合适的药厂提供经费。

中国科学院有大问题!

2011年,屠教授被外国同行提名,获得了拉斯克奖(这是仅次于诺贝尔奖的国际大奖,也被看作是准诺贝尔奖),双氢青蒿素也随之重新获得关注。王满元说,「遗憾的是,当时申请的药物临床研究批件已经过期了。」

双氢青蒿素片是屠呦呦多年的研究成果,作为一种新型抗疟药广被重视。王满元透露,此次双氢青蒿素片增加适应症的新药申请,就是申请该药可用于治疗红斑狼疮。

表面看,是外国同行连续五年向诺贝尔奖评选委员会推荐屠呦呦,在第五年终于成功了,实质是弘扬中华医药学的时机终于成熟了。怎样才算成熟了?

只有中华民族(抛弃中共的中华民族)在世界之林站稳脚跟,五千年神传文化才会得到认可。

在习近平提出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梦之后,中国在国际上的地位越来越重要,人民币成为了世界流通货币。

表面看,屠呦呦在几十年前用民族医药解决了世界难症,但由于其他人的妒忌,今日才荣获诺贝尔医学奖,其实这只是个表面现象,真实的原因是,神要荣耀的是中华民族传承了五千年的神传文明,而决不让反人类反宇宙的中共有机会往自己脸上贴金。

近日,中国中医科学院中药研究所正式提出双氢青蒿素片新增适应症的申请。据悉,这是自1992年双氢青蒿素被批准为一类新药后,首次申请增加新适应症。

国家食药监总局表示,该申请符合新药特殊审批程序要求,将加速其审批流程。

这个新闻告诉我们,尽管阻力依然重重,但毕竟已经到了「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的历史阶段了。△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