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呦呦24年後申請新藥的歷史意義(圖)
 
盧笙
 
2016-1-6
 



屠呦呦展示榮獲的諾貝爾獎牌。



在諾貝爾頒獎前,屠呦呦受到科學家們的祝賀。

【人民報消息】新年前夕,習近平通過中國國際廣播電臺、中央人民廣播電臺、中央電視臺,發表了2016年新年賀詞。談到2015年的成就時,習近平提到了屠呦呦,他說:「屠呦呦成為我國首位獲得諾貝爾獎的科學家……這說明,只要堅持,夢想總是可以實現的。」

屠呦呦榮獲諾貝爾醫學獎之後,近日堂堂正正的申請新藥。這種藥可以治療紅斑狼瘡。

2016年1月2日,北青網以《屠呦呦研究成果24年後申請新藥 可治療紅斑狼瘡》為題報導了屠呦呦的雙氫青蒿素還對紅斑狼瘡有特效。

報導說,1992年,雙氫青蒿素被批准為一類新藥後,屠呦呦教授開始重點研究青蒿素對自身免疫性疾病的治療。在研究中發現,雙氫青蒿素片對紅斑狼瘡的治療也有明顯效果。

據屠呦呦唯一的博士生、首都醫科大學中醫藥學院王滿元透露,早在2004年,屠教授就拿到了關於雙氫青蒿素片增加適應症的藥物臨床研究批件,「但經費問題使這次臨床研究遲遲未能開展起來。沒有臨床研究報告,就無法進行新藥或者新增適應症的申請。」

這話的背後有許多難言之隱,屠呦呦這樣真正造福於民的「三無」教授是得不到科研經費的,而一些科痞混在院士中間,享受著真正科學家的待遇。

最典型的就是何柞庥,其頂著粒子物理、理論物理學家的頭銜,卻在物理領域裏「沒有任何研究成果」,倒是因為堅決站在江澤民的立場上,支持一擔挑(又稱連襟)的前中央政法委書記羅幹而被外界稱為「科痞」。

科痞何柞庥在2007年「全國科技活動周」期間接受記者採訪時說:「文化有先進與落後之分,我們要繼承的是先進的文化,……中醫和氣功就是落後的文化!」

難怪王滿元說,雙氫青蒿素片可用於紅斑狼瘡治療,從藥品生產來說,制藥工藝改變不大,利潤難以保證,屠呦呦沒有找到合適的藥廠提供經費。

中國科學院有大問題!

2011年,屠教授被外國同行提名,獲得了拉斯克獎(這是僅次於諾貝爾獎的國際大獎,也被看作是準諾貝爾獎),雙氫青蒿素也隨之重新獲得關注。王滿元說,「遺憾的是,當時申請的藥物臨床研究批件已經過期了。」

雙氫青蒿素片是屠呦呦多年的研究成果,作為一種新型抗瘧藥廣被重視。王滿元透露,此次雙氫青蒿素片增加適應症的新藥申請,就是申請該藥可用於治療紅斑狼瘡。

表面看,是外國同行連續五年向諾貝爾獎評選委員會推薦屠呦呦,在第五年終於成功了,實質是弘揚中華醫藥學的時機終於成熟了。怎樣才算成熟了?

只有中華民族(拋棄中共的中華民族)在世界之林站穩腳跟,五千年神傳文化才會得到認可。

在習近平提出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夢之後,中國在國際上的地位越來越重要,人民幣成為了世界流通貨幣。

表面看,屠呦呦在幾十年前用民族醫藥解決了世界難症,但由於其他人的妒忌,今日才榮獲諾貝爾醫學獎,其實這只是個表面現象,真實的原因是,神要榮耀的是中華民族傳承了五千年的神傳文明,而決不讓反人類反宇宙的中共有機會往自己臉上貼金。

近日,中國中醫科學院中藥研究所正式提出雙氫青蒿素片新增適應症的申請。據悉,這是自1992年雙氫青蒿素被批准為一類新藥後,首次申請增加新適應症。

國家食藥監總局表示,該申請符合新藥特殊審批程序要求,將加速其審批流程。

這個新聞告訴我們,儘管阻力依然重重,但畢竟已經到了「兩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已過萬重山」的歷史階段了。△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