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獨創醫學成果為何被世界拒之門外(圖)
 
梁新
 
2014-10-26
 



中國獨創醫學成果為何被世界拒之門外?!

【人民報消息】新華網10月25日有一篇文章《我國醫學投入巨大卻鮮有世界性成果需深思》,報導說近年來,我國在醫學界投入巨大,但很少有世界性影響的醫學研究成果。

報導還說,23日,在中日友好醫院建院30周年《而立論壇》上,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國醫學科學院院長曹雪濤的一個發問值得深思。曹雪濤說:「在當前的醫學前沿領域,我國有幾個人占有一席之地?有幾項研究成果是世界性的?」

曹雪濤介紹,當前我國醫學面臨的主要問題包括:絕大部分臨床診療技術是從國外引進的,能夠造福患者的獨創技術很少;大型醫療器械和藥品絕大部分也是從國外進口或仿造的,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不多。

但是曹雪濤忽視了一個重要事實,雖然大型醫療器械和藥品絕大部分是從國外進口或仿造的,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不多,但是中共國有造福患者的獨創技術,絕大部分外國患者都是衝著這個獨創技術來的。

什麼獨創技術?「藥物注射後器官受體移植研究」,說白了就是拿活人做實驗的研究成果。這項研究成果是江澤民當政時期中共國特有的,在西方民主國家裏連想都不敢想,更何況有機會去做,做了還得到「創新特別貢獻獎」。

錦州、重慶活摘器官的「現場心理研究中心」

王立軍任錦州、重慶兩市副市長兼公安局局長期間,先後創辦了中國公安系統僅有的兩個「現場心理研究中心」錦州市公安局現場心理研究中心、西南大學重慶市公安局現場心理學研究中心,並親任中心主任、教授、博士生導師。

2006年9月17日,王立軍代表錦州市公安局「現場心理研究中心」在北京領取了其「藥物注射後器官受體移植研究」等兩個研究項目的資助者中國光華科技基金會的頒獎。

王立軍在頒獎會上毫不掩飾的自述其對佛法修煉者(王立軍稱之為「死刑犯」)進行的活體器官摘取、處理、移植研究的體會,並表達了對資助方「中國光華科技基金會」所頒發的「光華創新特別貢獻獎」的感謝。

王立軍說:「大家知道,我們所從事的現場,我們的科技成果是幾千個現場集約的結晶,是我們多少人的努力。這些姑且不說,就是這次基金會的考察,他們的這種精神是令我感動的,因為對於從警多年的民警,當一個人走向刑場,在瞬間幾分鐘轉換的時候,將一個人的生命在其他幾個人身上延伸的時候,都會為之震撼,這是一項偉大的事業,這裏面有更多人艱苦的勞動,光華科技基金會晉陽秘書長,他們親臨一線,就在我們的現場,技術解剖的現場,器官受體移植的現場。」

「錦州現場心理研究中心」的合作方包括瑞士伯爾尼大學等七所國外大學,和中國內地的北京大學法學院 、北京理工大學 、中國人民公安大學、中國刑事警察學院 、中國醫科大學等等。

新華網2010年12月18日報導說,華裔神探李昌鈺協助美國紐黑文大學設立的「李昌鈺法庭科學(法醫)研究所」目前已發展為一級警政機構,可承辦世界各國重案。該研究所是全美唯一獲得美國刑事鑒定學會認證、具有國際水準的州級刑事鑒定機構。

報導說,國際著名刑事鑒識專家李昌鈺博士18日在渝聘請重慶市公安局長王立軍為「美國李昌鈺法庭科學(法醫)研究所」特聘專家、教授。

李昌鈺稱,他對在刑事科學領域造詣深厚的王立軍非常欽佩與讚賞。他願與王立軍攜手合作,共同致力於刑事鑒識科學高端領域的發展。

王立軍的該項研究成果是不是世界僅有的? 當然是。不但是,而且很多中國的外科醫生還經常寫出「器官移植」的論文去國外參加研討會。但是,卻受到抵制。一些中國醫生還被列入「魔鬼」的名單,國際研討會不允許他們來分享器官移植的經驗,說他們的成果是無辜者的生命換來的。

國際醫生組織為何抵制中國器官移植大會


中共國掠奪器官!
2014年10月29日到31日,中國器官移植大會將於杭州舉行。

「醫生反對強制摘取器官」組織(簡稱DAFOH)10月22日發表聲明說,中國將其強行摘取死刑犯、良心犯和法輪功修煉者的器官做為移植的經常性來源,此一行為違反倫理準則。除非中共立即終止這種行為,否則,國際社會應倡導不參與、不支持中國器官移植大會,或其它相關專業活動。

「醫生反對強制摘取器官」組織是由來自世界各地的專業醫生組成,總部位於美國華盛頓特區,該組織的宗旨是尊重人的尊嚴、促進醫學界最高的道德標準,其目的是為醫學界提供違反道德和非法強摘器官的調查結果。

DAFOH聲明的中文譯本如下:

中國器官移植大會將在2014年10月29-31日於杭州舉行。對照移植醫學的專業與使命,這個移植醫學會議存在根本上的反差。中國將其強行摘取死刑犯、良心犯和法輪功修煉者的器官做為移植的經常性來源,此一違反倫理準則的行為已持續達15年之久。

根據我們的調查,迄今一直被中共政府鎮壓的法輪功學員是被強制摘取器官的主體,中共政府系統地組織地方和軍隊的醫院,從勞教所和監獄中把不放棄信仰的法輪功學員綁架到醫院,甚至在他們活著的時候強行摘取他們的器官用於移植牟利。

去年的中國器官移植大會做出的「杭州決議」,計劃以可驗證的程序,來實現終止中國使用死刑犯器官。然而,儘管不同的醫學界團體付出許多努力,中國仍未能向國際社會提供證據,來表明其真正有停止非法強摘器官的意願,使國際醫界失望。不僅身為反對強摘器官醫師的我們感到沮喪;對於因器官需求增加而被不道德的移植手術竊取器官的無數生命而言,更是一大悲劇。

我們在這個無實效的杭州決議屆滿周年之際,重申該決議的原則,依然是吾等醫學組織和協會與中國移植專業人士交流的基礎。除非中國立即終止非法強摘器官,國際社會應倡導不參與、不支持中國器官移植大會,或其他相關專業活動。在這方面,每一個醫學團體與協會,都有重要的責任來積極擁護此一倡議。

改變中國器官移植作法的努力,仍是當務之急。我們身為醫療專業人員,有道德上的責任:讓這種普世譴責的非法強摘器官行為立即停止,並且在中國終止非法強摘器官之前,不再對中國移植醫界活動給予支持。

鑒於世界醫學會(World Medical Association),移植醫學會(The Transplantation Society),世界衛生組織(WHO)與伊斯坦堡宣言等所闡述的倫理準則,我們認為在中國器官移植持續失控與濫用情況下,任何中國之外的移植專家若參與杭州的中國器官移植大會,都是不道德的,除非與會者是為了明確表達反對強摘器官的目的而參加。我們建議所有的醫學組織分別給其成員發布以上建議。(轉載完)

原來如此,不是我國醫學投入巨大卻鮮有世界性成果,而是如此渠道得來的世界性成果遭到國際社會的反對。外國著名維權律師說,中共和江澤民血債集團是「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惡」。這才是極需深思、極需解決的。△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