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積德 子獲福(圖)
 
柳東緣
 
2014-10-20
 



善惡有報,真實不爽。

【人民報消息】清鹹豐年間,清朝翰林院有馮、張二位學臺,有一年秋天,奉旨前往湖南省,擔任主考官。馮年長德高,是老翰林,奉主為正主考,常常訓導屬員,要多積善因,莫種惡因,並講述因果報應的道理,常常舉事實例子來證明。張為副主考,年紀輕,是一位新翰林,對因果報應的事情認為不完全可信,暗中笑話馮翰林的迂腐迷信。到了考期,張為了證明因果不確,完全是人為的,決非鬼神主持吉兇,因此,一天正值馮翰林選卷之際,張翰林在暗中用了手腳。

馮翰林閱卷時,張躱在後窗邊暗處,不讓馮翰林知曉,隔窗觀看。正當馮翰林閱至一名叫孫德蔭的卷子時,反覆批閱,認為文筆實在不佳,就把該卷丟到廢卷中。

忽聽空中有「當」的一聲響,馮看無人,認為是神來啟示,乃將孫卷取回再細閱一遍,感到文采實在不佳,又把他丟到廢卷中。

又聽到空中「當」的一聲響,馮心中很是奇怪,又把該卷拿起重看。文章實在不足取,但空中如是三次響聲,默思此人文雖不佳,必有積德之事,就選中為最末一名舉人。

考畢,榜已揭曉,正好馮主考又同屬員談因果之事的時候說「因果著實可畏」,兼言及棄卷之事,空中連響三次,終於選取即再沒有聲響的神奇過程。

張翰林回答:「馮大人,請您原諒,大人所棄之卷是孫德蔭之卷否?」

馮翰林答:「你何以知之?」

張翰林說:「乃是小人因見兄臺屢言有鬼神之靈妙,故特以破除此中虛妄,三響實是小弟所為。因兄臺正在凝神閱卷之際,不知其原委也。孫德蔭文章欠佳,兄臺棄之,弟暗中觀察,即在空中暗敲一響,又見兄臺取回,小弟連敲三下,兄臺果然認為是神靈指示而取之。由此看來,所謂因果報應哪是鬼神在暗中執行,實是人之所為。哪裏有什麼鬼神?」

馮翰林即問:「三響果是你所為否?」張翰林答:「果是小弟所為。」馮翰林說:「若然如此,更能證明因果報應不差分毫!」

張翰林問:「何以知之?」馮翰林說:「想老弟身為翰林,又是奉旨命官,而能為這人連敲三次,其中必有原因!」

張翰林說:「他是湖南人,我是安徽人,彼此不相識,有何原因?」

馮翰林說:「正因不認識,方顯鬼神主持因果報應之妙!老弟不信,明日傳這孫德蔭,著便衣在清雅房相見,一問便知。」

第二天,馮翰林命人傳孫德蔭來,眾屬員都在座。孫德蔭正慶幸自己得中舉人,但自愧文才不佳,忽見使者奉主考之命,令便衣相見,心中非常害怕,怕復考失選,即隨使者來到清雅房。孫德蔭見了主考座師叩頭拜畢,站立一旁。主考很和藹,讓孫德蔭坐下。

馮翰林問:「孫德蔭,你是哪一縣人?」孫答:「小生原本是安徽人,由家父移居來到此地。小生是在此地出生的。」

馮翰林又問:「安徽尚有親人否?」孫答:「原藉祖父母早已故世,故無親人。」

馮翰林又問:「尚有親友通訊否?」孫答:「有。」

馮翰林問:「常與何人通訊呢?」孫答:「系一位世交,說起來好似一段故事。」

馮翰林說:「大家來聽你談談,沒有關係。」

孫說:「緣是家父在少年時去親戚家探望,返來時,天將黑,忽然大雨傾盆,淋得渾身是水。急忙避入一座古廟中,方走至大殿,見殿內先有一位十七八歲的女子坐在拜墊上,我父一見即避至殿外廊下。雨越下越大。

天已黑,正在此際又來了一人,也淋得渾身是水,一徑走入大殿。到了殿中,不理有女子在旁,即將身上衣服脫個精光,擰水。只見那女子面轉向墻邊。那男子又走向那女子調笑,欲行非禮。我父一見,即走入大殿向那男子勸說。

那男子說:『那女子又不是你的親戚,關你什麼事?』那男子同我父親吵起嘴來,繼而動起手來相搏。因我父親年輕力壯,就將那壞男子制服。那男子理虧力輸,只好穿上衣服,避到殿外廊下。天將明,雨亦止,那男子去了。

此時殿中女子開口說話:『多謝你這位先生救我。我是因為在家中同母親吵了兩句嘴,一怒之下才出走的,想去外祖父家。哪知行至此地下大雨,幸遇上你這位君子好人,否則我不能生矣!。我家離此不遠,是否請你送我返家?』

家父即將女子送返她家,與她家父母相見,由此大家往來。後來我父做生意,移居此地,我就在此地出生。」

馮翰林說:「好,原來如此。我將實話告訴你,你的文章本不能中,棄你卷時忽聽空中有『當』的一聲,連響三次。因此你家必積陰功,如不取中是違天償善之德。望你以後多種善因,為國盡忠,為百姓造福。」

正在這時,只見張翰林離座起立,向馮翰林作揖說:「兄臺年高見識廣,由此證明因果之事,小弟也膽戰心驚。此事原先是小弟想破除兄臺迷信所為,哪知默默之中已受因果支配,代我母報德矣。孫德蔭所說之女子之父母就是小弟之外祖父母,那女子就是小弟之母親也。」

在座者驟聽之下無不悚然,可見善惡有報,真實不爽。△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