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們的表演令人驚駭──中國憤青在數錢
 
石銘
 
2010-6-15
 
【人民報消息】川劇中變臉的絕活,令人嘆為觀止,彰顯藝術的魅力。但這樣的功夫若放在真實生活中,卻叫人難以適應,尤其是前後兩張臉譜相去較遠的情況。

最近,我就因看到了這樣的變臉情形而驚駭。

1998年美國總統克林頓到北大講演時,北大中文系女生馬楠,曾當面反駁克林頓對美國民主、自由、人權的解釋,痛斥美國的人權狀況惡劣。馬楠說:

“本校前任校長蔡元培曾經說,當偉大的道德精神實際運用時,它們不會互相抵觸。而且,我也不認為個人的自由會與集體自由抵觸。以中國為例,它的蓬勃發展實際上確是我國人民自由選擇與集體努力下的成果。因此,我認為,所謂真正的自由,應該是人民有權自行選擇他們想要的生活和發展方式。只有那些真正尊重他人自由的人,才能了解自由的真諦。”

馬楠的話確實長了咱中國人的志氣。美國有啥了不起的,克林頓憑什麼要對咱中國的人權狀況說三道四?!

但令人不解的是,兩年後,本科畢業的她,卻選擇了到人權狀況惡劣的美國留學。後來,又嫁給了一個藍眼睛、白皮膚的美國人,還生了一個美國籍的兒子。

2009年夏季,中國出了一本宣揚民族主義、反對美國霸權的書籍,名曰《中國不高興》。全書分三個部份:一、中國為什麼不高興,二、中國的主張,三、放下小菩薩,塑偉大之目標。結論是:中國要做一流國家,依托國家大目標,實現眾生幸福平等,告別自我矮化的精神歷史。

此書出版後,得到了許多憤青的追捧。此書也一度成為各大城市新華書店的暢銷書。但是,就在該書出版幾個月後,因寫作此書而名利雙收的作者,又常在央視指點江山的愛國者——宋曉軍,卻辦理了美國綠卡,終於脫下了畫皮!

該書的總策劃——張小波,也正在移民加拿大。據說,張小波此前曾策劃過與之內容相近的《中國可以說不》一書,並因此發了財,買了豪宅和寶馬轎車。

上世紀八十年代末,國務院發言人袁木,因與學生對話而名聲大噪。在對話中,他一直以居高臨下的姿態,教導學生要聽政府的話,要愛國。1989年6月,他接受了美國全國廣播公司節目主持人湯姆.布羅考的電視採訪。

在採訪中,他對布羅考有關中國在美留學生大多都希望留在美國的說法,很是不以為然。袁木說:

“我相信,絕大多數中國留學生是會回到祖國為自己的國家服務的。當然,我也不排除一些人不願意回來。對此,我表示遺憾。從我自己來說,我衷心地希望他們回來,也相信他們會回來。”

但幾年之後,他的女兒卻到美國留學,並於畢業後加入美國國籍。——真不知袁木先生對待留學生問題上,還有雙重標準,還有親疏之別。

上面提及的三個例子,都涉及出國、移民的事情。若只在此問題上糾纏不休,則略顯狹隘。一則,出國與選擇國籍是人的自由,他人無權干涉;其二,這與是否愛國,也並無直接的關係。我覺得,人即便是加入了外國國籍,也照樣可以愛自己出生的祖國,也照樣可以為建設祖國流血出力。

但是,若在愛國的問題上,煞有介事、拘泥於形式,甚至突然變臉,卻也讓人難以接受。

其實,在現實生活中,許多在口頭上標榜自己愛國的人,並不真的愛國。他們不懂我們國家的歷史,不清楚我們民族正在經受的苦難,不理解人類進步的必然趨勢,也不知道我們國家最需要的到底是什麼。

他們所謂的愛國,只是一種投機鉆營的策略。他們企圖用愛國這塊磚,敲開榮譽、地位和機會之門。當他們達到目的,或希望落空之後,他們會毫不猶豫地變換一幅嘴臉,目標當然還是自己的一己私利,別無其他。

此外,在中共專制下,愛國也有當局立場與民眾立場之別。站在當局立場上,所謂的愛國,大多是打腫臉充胖子、做表面文章、嘩眾取寵和欺世盜名的招數。因為,他們很少為人民著想,甚至還經常以愛國為幌子,侵害普通民眾的利益。

必須說到的是,大凡容易變臉的人,心理素質都很過硬。當英雄、做狗熊,全憑自身需要,不會有過多的精神負累。而在其變臉的過程中,受傷害最大的還是善良的民眾,是真正愛國而又崇拜英雄的民眾。

民眾還沉浸在往日的情緒中,而我們的“英雄”卻已完成了他們的“華麗轉身”,與我們漸行漸遠……

啊——呸——!

轉自《博客中國》 有更動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