縱是“做鬼也幸福”
 
山中孫
 
2010-10-18
 
【人民報消息】這幾天,智利的幾個礦工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2000多無聊的記者和上百家不幹正經事的媒體,聚集智利這個蕞爾小國,圍著幾個挖銅的礦工轉悠,充分暴露出了資本主義社會人思想空虛、作風散漫、無所事事的生活狀態,再一次讓我體會到了社會主義中國的無比優越性,再一次溫習一遍了“縱是“做鬼也幸福”的偉大情懷。有人不信,我以事實可充分證明,智利礦難事件中的幾大硬傷:

一、政府無能,領袖無量。這麼一點事智利政府居然厚著臉皮要向全世界求救,充分反應了智利政府治國無方,執政能力嚴重低下,連這麼一點事情都不能解決,還需要國際援助,更讓人不能容忍的是居然為了區區幾十個礦工的性命,堂堂總統、部長放著國際交往的大事不做,冒著外交風險,改變訪問行程,屁顛屁顛趕回來處理這等雞毛蒜皮的小事,而且竟然還接收和本國有領土爭議的玻利維亞的幫助,實在太丟臉了,太沒骨氣,太沒量了。想當年,唐山大地震,我國人民在黨的英明領導下,在偉大領袖的號召下,堅決拒絕帝國主義的援助,自強自立,即使死它幾十萬人也誓要為國爭光,為黨爭臉。我們的性命算什麼,和黨的面子比起來屁都不算。再想當年大饑荒,寧可幾千萬人活活餓死我們也堅決外不向帝國主義搖尾乞伶,內不出村門乞食活命,這是一種什麼樣精神啊,這是多麼高尚的覺悟啊,社會主義的優越性在此體現的淋漓盡致。所以,我嚴重鄙視智利人為了幾個礦工的活命便不顧民族尊嚴向全世界求助,這樣的政府和領袖一點都不偉大,一點都不光榮、一點都不正確。

二、官員軟弱,維穩不力。一點小事居然能讓它鬧出這麼大的動靜,居然還弄到了讓上百家媒體全球直播的局面,充分暴露出了智利官員在面對媒體時的軟弱無力,缺乏魄力,這樣如何能治理好一個國家?上千記者到了你的地盤,居然不需要經過你們的同意就可以拍照,就可以採訪了。看來他們是永遠都不可能有以身作蓋,擋鏡質問“誰讓你拍的?”氣魄了。更嚴重的問題是居然讓家屬聚集起來,形成串聯,要是稍有閃失可如何是好?應該是隔離看管,各個擊破才是嗎?活著就出來了固然好,要是出了事情也好讓她們“情緒穩定”呀,不至於影響到穩定大局,給和諧社會抹黑呀?看來智利的官員太不會辦事了。

三、百姓無知,覺悟太低。我看到這些礦工在井底念聖經拜上帝就好笑,都21世紀了還這麼無知,不相信黨、不相信國家、不相信人民,相信什麼上帝,真是笑死人。最可氣的是他們出來後居然沒有痛哭流涕感激黨和政府,竟然先奔向自己的老婆孩子,把總統扔在一邊,這樣的思想覺悟太低了,實在不像話了。甚至還有些人在全世界人民面前居然一點都不嚴肅,還嬉皮笑臉的,這個國家真的是沒救了,領導不像領導,人民不像人民。

四、整體糊塗,極不理智。這個國家的人完全沒有經濟頭腦,一點都不會過日子。為了這33個人,一個國家折騰了兩個多月,據說直接救援費用就高達2000萬美元,間接的就更加龐大了。就為了救這幾個礦工,幾個礦工一輩子能創造多少價值啊。這麼做值嗎?這麼簡單的問題,在這個國家竟楞是沒一個有理性的人考慮考慮。這個國家的人真的是太不科學太不理智了。而且花這麼大的代價把人救出來了,居然不開表彰大會,不評英雄模範竟還要封礦追究官員責任,幹這種吃力不討好的蠢事,誰還願意當官啊,還怎樣鞏固黨的執政地位啊。在我們社會主義中國一年光遇難的礦工就七千多,要是都這樣處理那社會老早亂套了,在中央科學發展觀的指導下,我們有著全世界乃至全宇宙最科學、最完善的礦難處理程序,首先封鎖現場,驅逐記者、隔離家屬用最小的成本展開救援,能救出固然好,搞幾個小朋友拿著鮮花在洞口迎接,然後 CC TV、新華社開足馬力宣傳礦工出來後感激涕零、泣不成聲的感謝黨、感謝政府、感謝領導的畫面,倍兒有面子、倍兒有成績,倍兒鼓舞人心再開個表彰大會,論功行賞,大小官員齊聚一堂,把酒言歡,倍兒鞏固黨的執政地位。要是沒救出也沒關係,封殺、刪帖、監控、談判最終一人20萬,屍體火化後付款,國家穩定、社會和諧、家屬情緒穩定,事情圓滿解決,礦井繼續運作。如有個別頑固者要討什麼公道,搞幾個天文學家、地質學家、心理學家、社會學家、風水先聲、性學家、精神病醫生論證後得出“ 誰讓你不幸生在中國”的結論。如果這樣還不行,那就一定是你有偏執狂傾向,不適合生活在偉大社會主義中國的和諧盛世,只能被請到精神病院安度餘生。

由以上幾點可以看出,偽大領袖毛澤東的話至今仍沒過時:資本主義都是紙老虎。而在我們優越的社會主義制度下,縱是“做鬼也幸福”啊!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