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克松預測證實失敗 《九評》快速改變中國(圖)
 
——──在“《九評》與‘退黨’對中國及世界的影響”研討會上的演講
 
章天亮
 
2009-12-17
 
【人民報消息】今天我們在這裏討論《九評共產黨》與“退黨大潮”的影響。我想很多主講人已對《九評》的影響做了深度的分析,我只是在此想作些補充。

非政治層面評論 中共無可辯駁

首先為什麼《九評》的影響會這麼大,我認為因為《九評》並不是從政治的觀點評論共產黨。大家都知道很多人在倡導推行民主,很多人都談論自由、人權、民主和極權專制的鬥爭。很多評論都停在政治層面上,最後不了了之。我們知道在政治層面上很重要的一個特性是“妥協”。譬如在美國有兩大政黨:民主黨和共和黨。在很多時候,他們的意見是很不一樣的。例如最近他們就加稅或減稅、健康保險是否要照顧到每一國民等議題,意見南轅北轍。很多這些事情若從政治層面來辯論處理,他們需要、也必須、相互做出某種程度的“妥協”。

但是對於共產黨,如果你跟他們談“民主”、要實施民主,他們會說我們也要民主,我們做得的不夠,但我們會逐步的來改進。如果你跟他們談“法制”,他們也會說我們也認為法制是對的,也已經往這條路上走了,我們會逐步走向法制、深化健全立法司法。但在他們有所進展之前,人民必須要有“耐心”等待。

但是《九評》並不是從這些觀點來評論,《九評》是說共產黨“屠殺人民”,人民應該現在就去制止它。人民不會像談論“民主法制”議題一樣,跟你談論“屠殺人民”是對還是錯。很顯然,大家都知道“屠殺人民”是不對的,所以人民就直接去阻止它,不配合它“屠殺人民”。

《九評》就是由更多的類似觀點來討論共產黨。如果你從文化的觀點、道德的觀點、從精神的觀點來談,中共絕對無法跟你爭辯。這就是為什麼《九評》自出版的第一天開始,迄今在中國已被禁五年了。所以我們由這些觀點來思考,才能了解《九評》為什麼在中國及海外華人社區會影響這麼大。

尼克松的預測證實失敗

我要談的第二件事,就是我記得在1989年,中共用坦克車和機關槍在天安門屠殺學生。但此一屠殺事件發生一年之前,美國前總統尼克松出版了一本書叫做《1999年┄沒有戰爭的勝利》。基本上,他企圖說服美國人民,說他可以用經濟和商業來改變、戰勝共產黨。但是,現在讓我們來看十一年後的情況如何。十一年後,共產黨於1999年開始迫害法輪功。也就是說與中共做生意11年後,共產黨並沒有被改變。他們不但要控制人民在經濟及政治上的每一件事,他們還加強控制人民的思想。因為法輪功是依照真、善、忍的法理的個人修煉,就意識型態上,共產黨想控制人民的思想,中共絕不會改變它的造假、邪惡、殘暴本質。

那麼自由世界國家又做了什麼呢?他們經由WTO(國際貿易組織)把中國產品/影響帶進他們的家裏去,他們經濟上跟中共綁在一起。中共利用經濟和廉價的商品輸出到美國和其他國家,已累積了巨大的財富。現在中共經由商業金融討價還價等談判來威脅利誘西方社會。這點是很重要的,因為這些年來已證明經濟並不能改變中國。

《九評》出版後 中國被快速改變

但是《九評》出版後,中國快速的被改變了。我想有一個標桿性的事件發生在去年6月,有些中國民眾在一個小縣城燒了警察局的大樓。百分之九十的網民表示,他們對這個“英勇的行為”感到驕傲。很顯然在中國互聯網是被全面控管的,但由人民的反應,我們可以知道,百分之九十的中國網民對中共不滿,他們想脫離中國共產黨。這是一個很重要的征候。柏林圍牆在1989年倒下時,當時的領袖一定知道在東德及其他東歐國家的人民已經過了40幾年的奮鬥。從匈牙利到波蘭到捷克斯洛伐克,有很多人民已經奮鬥了40幾年了。在那些國家大家共同的意見是,我們不喜歡共產黨,我們不要共產主義,經過了40幾年的奮鬥,柏林圍牆終於倒下了。

但說到中國,中國是一個全然不同的情況,在1976年人民仍然到天安門廣場去悼念中共當時死掉的總理周恩來,他們仍相信中共、希望中共內部的人可以改變中共。在1989年百萬學生市民在北京人民大會堂前集會,希望中國共產黨可以出來聽他們的心聲、和他們談。在他們的心裏,仍然不願脫離中國共產黨。如果人民不想從內心深處拋棄共產、脫離中共,中共的解體就不會發生。

解體中共不戰而勝 “自由”已大步邁向我們

當2004年《九評》出版以後,人民的思想開始改變了,而且我們已經看到這個改變發生效果了。迄至目前為止,6,400萬中國民眾已公開的宣告脫離中國共產黨及相關組織。尼克松在1999年的預測並沒有實現,也就是說他並沒有不戰而勝。而是2009年《九評》出版五周年,在這時,我們才聽到了、看到了“自由”已大步邁向我們,這就是我要與大家分享的。謝謝。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