仿效萬里 梁光烈給江一重錘(圖)
 
林立
 
2009-12-1
 
【人民報消息】毛澤東定了「黨指揮槍」,因此初建政時自己任黨主席,把「國家主席」給了劉少奇。毛還批示,在「建國」口號中加一句「毛主席萬歲」。

世界都認為,軍隊是屬於國家、保衛國家的,這一點唯有沒註冊的中國共產黨不服從,把黨權淩駕在國家之上。

這個問題萬里在他和中央黨校年輕教授的談話中談到過,他說,「再看看,數百萬軍隊還叫解放軍,沒有變,還不是真正意義上的國家武裝力量。軍隊的最高領導人還是黨的最高領導人。黨軍一體沒有被國家對軍隊的領導來代替。六十年了,這一點也沒有變。」

萬里的談話沒人敢在黨媒上罵咧子,第一是人家通過60年的親身經歷才說出這些話,第二是人大委員長萬里在黨內有資格、資本,所以以江澤民為首反對他的人,唯一能做的就是在人民日報和新華社網站上拼命用「60年輝煌」這幾個字暗著與萬里對抗。

萬里的談話在中共高層掀起軒然大波,在軍隊高層也掀起軒然大波。很多將領認為建國60年了,還是黨指揮槍實在說不過去。而且至今中央政治局常委裏沒一個是軍人,至今黨對軍隊說了算,軍隊只是聽黨的喝兒。

最近,中共國務委員、國防部長梁光烈也仿效萬里,發出一封公開信,內容是上書中央政治局和國務院各相關部委、辦、局,要求全面改革軍隊體制編製,盡快實現軍隊國家化。

梁光烈在軍中人脈很深很廣


仿效萬里的國防部長梁光烈發表公開信。
梁光烈,四川三臺人,1958年1月入伍,河南大學黨政幹部班畢業,在職大專學歷。1979年武漢軍區作戰部副部長;後歷任20軍58師副師長、師長,20軍副軍長,20集團軍軍長;54集團軍軍長;1993年12月任北京軍區參謀長。1995年7月任北京軍區副司令員、軍區黨委常委。1997年任瀋陽軍區司令員。2000年1月任南京軍區司令員,總參謀長。1988年9月被授予少將軍銜,1993年12月晉升為中將軍銜,2002年6月晉升上將。

中共第十三、十四屆中央候補委員,第十五屆中央委員。中共中央軍委委員,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軍委委員,國務委員兼國防部部長。

梁光烈的公開信要削去江實力

在這份以《對當前我國國防體系存在問題的思考和建議》為名的公開信中,梁光烈提出,為了從根本上改變中國軍隊的現狀,需分四個步驟:
  
(一)全面整編改變國防動員體制

現在,全軍軍以上單位編製,三十一個省軍區就占去了一多半,還有近十萬人的邊防部隊。改變軍隊編製體制的問題,首先應該撤銷各省(直轄市)省軍區、軍分區、人武部編製,成立省、市、縣兵役局,負責戰時征兵、平時預備役民兵訓練等任務。
  
(二)效仿美軍三軍聯席會議制度

撤銷中國共產黨中央軍事委員會和中華人民共和國軍事委員會,撤銷四大總部、七大軍區、二炮和武警編製,成立陸軍部、海軍部和空軍部。全國省軍區、軍分區的部隊直接歸國防部長指揮。全國國防動員系統包括近十萬人的邊防部隊,也應該直接接受國防部長指揮。
  
(三)大軍區編製全部撤消後,整編成若干個可獨立完成軍事任務的合成軍及特種作戰師、旅,由陸軍部直接指揮調度。海軍、空軍和二炮部隊配合遂行軍事作戰任務。
  
(四)武警部隊撤銷後,除壓縮部分兵員,大部分改制公安民警,劃歸地方政府管理指揮。

現時軍隊實際指令來自江澤民

今年三月兩會後,中央軍委進行了重新分工,郭伯雄分管後勤和裝備,徐才厚分管政治思想工作,梁光烈分管作戰並受胡錦濤委託主持軍委日常工作,同時,梁在國務院任國務委員兼國防部長,負責軍事體制改革和軍事外交。

梁光烈認為,全世界的軍隊都是由國防部領導、組織指揮的,惟獨中國軍隊不是。這樣的軍隊是不能打仗的。

中國軍隊名義上受四大總部和兩個軍委的領導,實際上軍隊攥在中央軍委副主席郭伯雄等人手裏,而這些人服從的指令來自江澤民。

最典型的自白是,2008年12月9日,新華網刊發的那篇中共總參謀長陳炳德的撰文《憶汶川大地震救災的日子》。文章不小心泄露了江澤民在震後72小時黃金救生時間內,置國家和人民的生命財產於不顧。事隔半月,12月23日,梁光烈在《解放軍報》第七版,發表題為《與時代同行的中國軍事外交》,公開反對江澤民,他寫道:「無論何時何地堅決聽從胡主席指揮!」在這個時刻做這樣的表態,是和江明確劃了界線。

最近,在江澤民被西班牙國家法庭宣判20年重罪後,梁光烈高調提出軍隊國家化,等於在江頭上再擊一錘,對軍隊徹底去江化、打擊江系將領濫權,提出了具體防範措施。

中共體制高層將有更多人出公開信

自從萬里發表公開信,給中共高層開了個好頭兒。為什麼萬里要開這個頭兒呢,他說,「有一個學者寫信給我喊屈叫冤,我給有關領導轉了他的信,最後還是石沉大海了」。人大委員長這個位置的高幹轉信都這個結果,無怪萬里說,「那些不同意見統統因為不能反映我們黨的『正確』就聽也不聽。」 既然一黨獨裁,「那麼全權施政,那就全權獨擔責任吧,又不是。」中共60年如一日反覆告訴人民,它叫「偉光正」。

萬里痛心的說,「六十年裏有多少時間,國家發展受到阻礙,國民的發展機會失去了,憲法權利也得不到實現。這種現象是很不倫理的。」

為了不讓自己的想法、看法和建議放在大人物的抽屜裏睡覺,萬里改變了內部上書的形式,以公開信的方式發表出來。梁光烈看到了效果,也佩服萬里的膽氣,他把萬里所說的軍隊國家化的話題具體化,也仿照萬里的做法發表公開信。

近一階段,中共體制高層將會陸續爆出各種各樣的公開信。有人說:江澤民都被審判了,共產黨馬上要完了,再傻的人也知道自己現在該怎麼做。△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