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巴马必须牢记的一个故事(图)
 
任百鸣
 
2008-11-7
 

奥巴马和他的总统竞选徽章。
【人民报消息】表面上看,奥巴马历史性的当选,是因为他非洲裔的肤色,实质上,历史将证明,这一届美国总统确实承负着对美国未来的重大抉择。还有一个月就要离任的现任总统布什似乎预感到了什么,打破党派之别,意味深长说“愿上帝保佑他的继承者。”同样,法国著名预言家诺查丹玛斯早在五百年前或许也表示了担忧,在其著名的《诸世纪》的预言诗第三章第92首写到:

世界末日来临之际
莎赤尔努(土星)远远撤离
帝国向黑色民族倾斜
那耳波的眼睛被老鹰挖去

于是有聪明的网友在5个月前就据“帝国向黑色民族倾斜”一句断言了奥巴马的胜选,令人惊叹。接下来,人们则对“那耳波的眼睛被老鹰挖去”的“末日”感到忧心。据说“那耳波的眼睛”是法国的雕刻,意为良知。老鹰象征的美国如果挖去良知的双眼会是个什么样的景象,这实在让人难以正视。“土星”应该是关于时间的某种密码,不管怎样,时间紧迫。

无论从历史的安排,还是现实的征兆,正因为到了人类生死抉择的边缘,中共邪灵的缠藤,也像发疯一般正使出所有的流氓缠劲以箍死美国之自由大木,奥巴马必须正视。尤其在中共的利诱面前,西方已经越来越习惯看中共的价码与脸色行事,而“良知”则逐渐成为随时可以卸妆的隐形假目,这是相当危险的信号。

事实上,奥巴马将面临的头等挑战决不是金融危机,也不是撤军难题或是石油与环保。境由心生,上天依据的是人的“良知”而给人配以环境的优劣。就像总统大选前的一个月突发的金融风暴把本处弱势的奥巴马顿时吹上了白宫宝座,面对对手最后仅几个百分点的选票之别,奥巴马应该最能体会什么是上天的安排。

事实上很多人都已感到了某种迫近的危险,相信真正的宗教人士也会向奥大胆进言,大难来前,上天在等待美国最后的“良心”摆放,“抉择与中共邪恶的关系”,是让“那耳波的眼睛”明澈如电,还是使之糊浆如泥,美国人在最后千万别糊涂了心智。

在此,重温美国人熟悉但难解的一个真人版的传奇身教的故事,或许就是上天留给奥巴马步进白宫的第一课。

费正清先生是美国研究中国现代史学的泰斗人物,今天在美国的所有的各大学东亚系的著名的美国中国问题研究专家们、教授们、主任们、所长们基本上都是他的学生,他一生的成就就是他对中国现代历史的成就,他曾经是周恩来的座上宾。

据海外著名学者辛灏年先生的评述,在费正清先生一生的中国研究当中,其整体倾向是痛恨国民党,对共产党怀抱着热烈的浪漫的幻想。在他所有的研究著作当中,他都偏向于支援毛泽东的共产革命,反对蒋介石和国民政府。

结果这位著名学者兼美国对华政策顾问角色的人物通过他的著书与学生,长期影响着美国与中共关系的高层决策,把美国引导向了一条歧路上去了。

一九八九年中共天安门大屠杀使他醒悟过来了,记录于他的最后一本中国研究著作《中国新论》中的论述表明,他忽然明白了中共在抗战期间所建立的敌后根据地,实际上是一个独裁政权,如果说没有日本对中国的大规模侵略,就没有共产党的存在和扩张,因而中国国民党是能够把中国带向现代化的道路上去的。

就在他临去世的前两天,他亲自把《中国新论》的手稿送到哈佛大学出版社出版,这本最后的著作推翻了他一生对中国现代史的研究,断然否定了自己凭以获得泰斗地位的“亲共”研究成果。

对费正清来说,终于在他走之前做了一件正确的选择,表明了他对共产党关系的决裂。但是代价太大太大,那是美国好几代人对中共本质的模糊认识,直至当今的美国政府。

更令人忧虑的是,倘若奥巴马最终也是如此的一场悔局,美国注定是赔不起了,那可就真的是预言成真,人们不得不面对中共带给美国乃至“世界的末日”。


***************************************************************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赛公告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