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头没尾,这篇新闻暗藏秘密(图)
 
鄂新
 
2008-11-2
 

重庆南岸区的老金拒收150万赠款挨骂。

【人民报消息】10月30日新华网转载了华龙网-重庆晚报的一则新闻,这新闻的题目很明确《老翁拒收150万赠款引发热议》。

报导说,10月24日,美国人小艾带着存有150万元人民币的银行卡上门,要报答60年前老金的救父之恩,却被老金拒绝。

消息一出,老街沸腾了。连日来,老金一出门就会遭遇各种复杂的眼神和问候。有人笑他一把年纪了还这么傻,有人语气带酸说他高风亮节,更有甚者,背后猜测他悄悄收下150万,「怕大家眼红,故意说没要」。老金家住南坪的妹妹金祖雯也遭遇同样情况。这几天到茶馆打牌,都有一群人围上来问她「分到多少钱」。

现在的中国,钱看的比命都重要,为了钱可以干任何损人害命的事。

老金的老伴冯婆婆说,老金不应该接受人家报恩。「而且我们都认为师生情谊比钱更重要。」

这个「师生情谊」里的学生到底是老金的父亲,还是老金?不知道,只能揣摩冯婆婆的话,估计老金的父亲曾是艾老师的学生,并搭救了老师,两人虽然都已作古,但小艾要代表父亲报答金家后代。

结果还不是,报导说,「当年,老金的父亲金棣昌是国民党联勤总部上校,老金却在艾老师(小艾父亲)的带领下加入中国共青团,成为学生中的进步分子。」

按照重庆晚报这个说法,艾老师是老金的恩人!

从中共建政时走过来的人都知道,家里有人是国民党员,子孙后代都没有翻身之日,更不用说本人曾是国民党上校,按照中共的标准,有这种履历的人不折不扣就是「历史反革命」,不但重者会被判刑、枪毙,轻者戴着一辈子帽子,到了文革被打死,而且孩子的学业和婚姻选择都惨不忍闻。

记的有一位高中女同学,是班上的物理科代表,样样功课都非常优秀,但从来都郁郁不乐,做事很低调,到了文革才知道她父亲原是国民政府下属单位的一个普通小职员,中共建政后,被定为「历史反革命」,她的姐姐考大学那年,考分全国第一名,但没有被任何一个学校录取,原因是她爸爸「历史反革命」。还有一位男同学也是学习很优秀,也是非常低调,甚至他在不在场都没有人注意到。文革才知道他父亲也是「历史反革命」,也只不过是在国民政府所属的一个工厂里工作过,连个小头头都不是,戴上帽子后,这位父亲非常努力工作,年年被评为先进「生产者」,文革期间因为历史问题被送回他履历上填写的「原籍」。在同一工厂工作的漂亮太太被刚死老婆的革命委员会主任强行奸淫,并归为己有,这位父亲孤单一人去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农村,气死在黄土地。

老金的父亲金棣昌是怎么死的,重庆晚报没有提及,报导只是无头无脑、含糊其词的说,这位「历史反革命」的儿子老金「却」被艾老师带领着加入了中共的外围组织。言外之意是使老金在各种运动中少受中共迫害,冯婆婆证实说,「提起这些,老金言语中对老师充满感激和思念。」

既然老金对艾老师充满感激,怎么会是美国人小艾带着150万元人民币的银行卡上门呢?这个新闻越看越让人糊涂。

还好,报导总算说了一句实话,「冯婆婆说,当年救艾老师的是老金的父亲,父亲早已去世,老金不应该接受人家报恩」。

噢,原来是国民党联勤总部上校金棣昌在60多年前救过儿子的老师艾先生的命。中共是1949年建政的,到今年刚刚59年,也就是说这事发生在国民政府当政时期,那时金棣昌还没有在中共的牙齿缝里当「历史反革命」。

150万人民币对于中共贪官污吏来说不算啥,但对于以正当渠道收入的人来说可就不是个小数目。60年后还要来报答,可见这个救命之恩的故事是相当感人的。但这篇新闻却只宣扬老金拒绝接受巨款,所有人都骂他傻的人心败坏场面,却没有一句话透露小艾为啥万里迢迢前来感恩。

有点良心的人做中共媒体的记者是非常痛苦的,他们只允许任意捏造编造歌颂「伟光正」的新闻,但对真实感人的有人性的故事却一个字都不敢报导,这篇新闻很典型。

中共最怕人有人性,因为中共是没有人性的。

打开新华网,除了谎言,满目就是淫乱凶杀,强奸亲生母亲和亲生女儿等等这样的畜生新闻后续报道不断,就是报道贪官也是在教唆更多的官变成贪官,中共的新闻每时每刻都在把人往地狱里拉,为的是让人从愤怒到麻木到随波逐流,到被彻底毁灭。在中共的官方媒体上,看不到人类有任何希望和未来。

重庆晚报掌握在没有人性的薄熙来手里就更加变本加厉的堕落。 这篇《老翁拒收150万赠款引发热议》所透露的信息是:人心如此败坏,人已处于危险之中。△

(人民报首发)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赛公告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