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注意保密!王冶坪大泄老江怪闻(多图)
 
姜平
 
2008-11-6
 

老江乳房像老妇硕大而下垂!
【人民报消息】总有朋友问同一个问题:江泽民是不是变性了,在死海里游泳的照片,怎么乳房像老年妇女一样,硕大而下垂,并且没有胡子?

江泽民的病很多,他那突出的蛤蟆眼是甲状腺机能亢进的特徵,近两年更加重了,更像个蛤蟆了。甲状腺机能亢进的症状之一就是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极易暴怒。

2003年,高层和江系有来往的人担心的说,军委主席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是非常可怕的事,军事斗争可不是感情用事可以取胜的,就凭这一条,江泽民三月份就应该从这个位置上主动退下去。有的媒体报导说江泽民表示还要留任五年。咱国家这么多口子人、政治局那么多领导干部不知道是不是都愿意由着江的性子来?

事实证明,政治局对江泽民也忍无可忍,忍到十六大四中全会前夜,通宵开会到凌晨,少数服从多数,上午中央宣布,让江「体面」滚下台。这没有前兆的决定,不但扇了江的亲侄子一个大嘴巴,也给江系人马一个前所未有的重创。


普京屏住呼吸:太臊!
江不但甲状腺机能亢进,而且泌尿系统也失灵,前列腺肥大,不吃药就尿裤子,前些年咱国家不能生产瘫痪病人用的「尿不湿」时,江泽民用的是从外国进口的尿布,而且裤裆尺寸加了肥。身边的人说,靠近一点,就能闻到强烈的尿臊味儿。驻俄使馆的官员透露,有好几张和普京拥抱的照片都可以明显看出人家是屏住呼吸的。

听江泽民身边的人说,就怕江唱歌,他一唱歌尿就控制不住,上下口一起使劲,上面唱下边尿,有时连「尿不湿」的容量都不够,尿的裤裆呱呱湿,很急人的。最怕的是江唱完立即坐下吃饭,肥硕的老臀把「尿不湿」里的浊尿踏踏实实的挤压进高级椅面里,等再站起来时就完成了一张现代派「地图」。

西方有些人吸大麻,近些年中共官场和中国艺术界也有不少人把吸服各种毒品、摇头丸当成赶时髦,但江泽民早就搭上毒品时髦的快车了,老年综合症使江泽民离不开各种止痛药,为了缓解病状、控制老化、保持年青,江用雌雄激素、大麻(大烟膏)和中药合成制成膏状,后来又加入进口的毒品制成中药丸。每日服用。

这种所谓的中药丸吃多了等于自愿变性,江泽民的女性特徵就日益明显,下巴光溜溜不长胡子,江乳腺肥大下垂,肚子奇大,呈女相,出女态,半男半女、不男不女。江本来就甲状腺机能亢进,吃了毒品后更加坐立不安、亢奋、暴怒不已。


痛苦对谁说?
整天陪伴这样的丈夫,王冶坪病了。跟着江泽民、喜、怒、哀、思、悲、恐、惊的滋味都尝遍了,老了老了,只剩下「悲恐惊」这三味了。

王冶坪有话跟谁说呢?只有对那些老朋友还能吐吐苦水。

王冶坪的密友说,王冶坪说的一些事情听了,真不敢说出来,说出来也没人相信,可它却是真的。

王冶坪说,江泽民不光有心脏病、黄斑眼病、黑腿病等不少的病,还有一种至今没法儿治的病──幻听幻觉。江表现出来的症状非常严重。当上海市委书记时还没有,掌握党政军大权的九十年代末期才新添的。

自1999年以来幻听幻觉越来越严重,家里人低调请了最好的神经科专家来了几次,人家也搞不懂是怎么回事,以后再请都藉故推脱了。

王冶坪说,有一天在家里正吃饭,突然江泽民非常紧张的说,听见有一个声音告诉他说法轮功的李大师要夺他的权。家里人一听都楞住了,这不是神经不正常嘛,就安慰江说:「没有人要夺你的权,人家一个普通老百姓就是教人练练功,怎么能夺了你的权?」江把两眼一瞪:「怎么,连你们都偏向他说话?他就是要夺我的权!」后来谁劝江跟谁闹,从家里一直闹到政治局,大家都不吱声了,他就搞出个「7-20」大镇压,还成立了「610」镇压法轮功办公室。全国开始了大规模的镇压法轮功活动。

谁敢相信,是因为江泽民的幻听幻觉造成了全国范围的腥风血雨,至今未停。

王冶坪边哭边说,2003年那会儿,本想老江退下来,全家搬回上海去,房子都翻盖好了,又宽敞又漂亮,可老江整天神经兮兮的就是不肯收场啊,现在还让人家给告了,下了台还吃上官司!


江在冰岛犯病了!
王冶坪还对密友说,那次陪老江去冰岛,人家总统请客,达官显贵济济一堂正举行晚宴,突然江泽民听到有一个声音告诉他:「嘿,人家李大师弹拉说唱样样在行。」江的妒忌心噌的一下起来了:「我也行!」江立即撂下饭碗,突然起立高歌一曲,把在场的贵宾们都吓了一跳,不知江泽民的哪根神经错了位。

王冶坪一看,这不是又犯病了嘛,急的在旁边差点儿没哭出来。

王冶坪说这类的事情数不胜数,例如看人家法轮功创始人在国外到处演讲,江妒忌的不行,说:「我也能到处走!我不但走,我还送钱呢!」江快下台的那两年确实跑了不少国家,大把的扔老百姓的血汗钱,若不是王冶坪亲口爆料,谁能相信竟是为了这!

老江看法轮功创始人非常受尊重,就妒火万丈,命令派警察在天安门城楼下、铁路、火车站、长途汽车站等等地方强迫参观的、上车的人骂人家法轮功创始人,谁不骂就抓。最让老江嫉火中烧的是自己当了十三年的总书记了,没有一个党员真的从心里敬爱他,可法轮功学员从心底里由衷的尊重他们的师父,那可是受到一亿人的尊敬啊,而且学法轮大法的人越来越多,现在都发展到80多个国家去了。

王冶坪说,江一想到李大师受那么多人崇敬,竟能犯心脏病,而江又控制不住自己,时时要想,时时要发狂。江命令酷刑折磨那些不肯骂师父,踩师父像的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甚至还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牟取暴利,给他出这口妒气。

1999年7月开始,江下令把法轮功创始人的书都烧了,江要出书,结果7元一本的《三个代表》卖不出去,清仓贱卖7毛钱一本,和上公厕一个价儿,还没人要。


哭出来兴许好过些!
王冶坪说,太多太多事情了,三天三夜也说不完,我为这流了多少眼泪,吵了多少回架啊,没有用,一点儿用也没有。当初他到北京,我就不肯来,我知道我们家老江能吃几碗乾饭,我就怕出点儿甚么事,现在老江这样理智不清,我跟谁说啊,说出来人家得把我当成神经病,有时坐在那儿一想,我的心就闷的像炸开一样……

王冶坪病了,这个心病的解药就是治愈江泽民的幻听幻觉,可老江这病却越来越严重,王冶坪的病怎么能好呢?△

(人民报首发)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赛公告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