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經濟危機將如山崩海嘯 江澤民是罪魁禍首
 
2008-10-20
 
【人民報消息】(人民報記者龔誠報導)香港媒體近期發表文章道,2007年下半年以來,北京、上海、深圳、武漢、南京等地消費者要求退房者急增,有的地區退房戶高達百分之三十五以上。在南京,2007年以前樓市 “火熱”,托關係買房掀起熱潮。今年樓市狂跌,南京出現了找關係退房的比比皆是。退房現象竟然催生了一個“新行當”──幫人退房的中介。而一直被譽為保值、升值功能最好的上海市中心樓盤,成了房價下跌的領頭羊。八月二十一日,多家媒體同時報導了上海市中心某樓盤每平方米狂降七千元的消息。專家稱:“上海樓市的陰跌可能只是剛剛開始”;廣州房價繼今年六月猛跌近千元後,七月再度出現大跌。與此同時,萬科上海樓盤今年以來的連續降價已引發前期購房者“退房” 的呼聲,首批退房團就達五十多人。位於上海的“金色雅築”今年三月開盤,至今已經降價三次。

多地產開發商“舍身成仁”

文章說,今年四月十一日,在博螯論壇“對話房地產”分論壇上,向來喜歡“語出驚人”的一位地產商再次放言,如果樓市泡沫破滅,“要死肯定是銀行先死,房地產商後死。”一語道破銀行被開發商或房地產業綁架的現狀。有一位房產商還在《中國證券報》上拋出了一篇“銀行先死”論。

但是,銀行必定是“百足之蟲”,它是與中共制度捆綁在一起,不可能“先死”。平日裏風光無限、手腕強硬的地產開發商也有“沉不住氣”的時候。繼去年五月景德鎮市信義、五十一歲的房地產開發集團董事長邵和諧在家裏上吊身亡、山西開發商趙恩龍跳樓自殺、廣州開發商馬豪在捂死妻女割腕自殺之後,今年以來,先是廈門大唐世家開發商、五十五歲的臺灣人余英儀蹊蹺“猝死”,接著是南京蟠龍金陵建設開發有限公司董事長平理自殺身亡。

他們的“非自然”死亡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資金鏈斷裂,高利貸逼債,欠下數千萬元甚至數億元巨債,“緊縮”政策後無法從銀行貸款,找不到錢,只好選擇了“舍身成仁”。

江澤民是罪魁禍首

文章說,九月四日,湖南湘西吉首市各個主要街道均被“非法集資”案的受害群眾堵住路口,吉首市火車站被堵,火車停駛,滯留大批旅客。有近十萬群眾參與這次事件。當地政府從外地調來了幾十車武警鎮壓,已知抓捕了十多人,傷亡情況不明,交警、武警、民警、消防,全部在街上待命。

這起事件的誘因是“開發商長期高息非法融資”而無法償還。大多數開發商現在有能力還嗎?他們不僅無法償還高息融資款,更沒辦法償還銀行貸款!因為房價一落千丈,門外還有排著隊退房的業主呢。

從江澤民時代連年演繹GDP百分之八以上增長的神話開始,“中國崛起”的光環就一直籠罩在中共幾代當權者的頭頂。然而,在這些神話的背後,是政府透支了權力,民眾透支了身體,地球村透支了資源。

在 “協議出讓”改為“招拍掛價土地出讓”政策後,變著花樣“炒地皮”的政府把城市土地拍賣給了“有錢人”。就是說,不管你有沒有房地產開發的經驗,不論你是什麼人、什麼居心,只要有錢就是老大,就是土地的擁有者和項目開發權的擁有者。結果造成一波又一波的攀比,把土地炒成了天價,在許多大城市,每平方米的土地炒到三五千元甚至於數萬元已是輕鬆平常。於是許多民眾得出結論:中共的那些父母官們在任幾年,什麼工作都不做,僅憑土地“拍賣”就腦滿腸肥了。

全國“漲”聲一片 民眾苦不堪言

文章說,土地炒成了天價,開發商開發的樓市自然也是“水漲船高”。對房地產的熱炒投資,一方面刺激城市有錢人購買不動產,另一方面也刺激無錢的房屋需求者擔心樓市的攀升被迫借錢、貸款購房。由於樓市獲取暴利太快、太容易,獲利了的開發商變本加厲地收購城市土地、開發樓市;同時,也吸引了沒有資本的冒險者打通政府要員及銀行關節貸款、高息濫儲也要參與搶購土地!於是,在誕生了無數個空手套白狼、借雞生蛋而快速“富起來”的大亨的同時,也快速產生了一批中國富豪排行榜的冒險家。然而,在這一神話發生的背後,一面是失地農民與拆遷戶的哀嘆聲與吶喊聲,上訪者此起彼伏;另一面是地方官吏、銀行主管及開發商踩著紅地氈在高樓裏分贓時發出歡快的碰杯聲;一面是擔心房價看漲的普通民眾東拼西湊了資金愁眉苦臉地排隊購房,另一方面是地方官吏上報GDP增長的“捷報頻傳”;一面是不可再生的建築材料一天比一天緊俏,濫采亂伐後“奇貨可居”,從而推動了物價指數飛漲;另一方面是中共當權者自鳴得意地以“中國崛起”與“經濟威脅論”自居。

然而,這一“經濟威脅論”沒有“威脅”亞非拉,更沒有“威脅”到西方國家,反而是“威脅”到了中國人民。2007年以來,由於基本建設“超常規”地發展,帶動了占主導地位的建築材料、裝飾材料等物資的緊俏。原材料緊張了自然要漲價,在原材料的帶動下,生活資料及生產資料緊跟上漲,全國“漲”聲一片,民眾苦不堪言,各地的群體事件大增。

中國經濟危機將如山崩海嘯

中共當局被迫採取了擠壓泡沫政策━━宏觀調控。文章說,去年四月份以來,央行已六次上調存款準備金率三個百分點,三次上調金融機構貸款利率。兩次上調金融機構存款利率。也就是說,僅每上調零點五個百分點的存款準備金,就能收回二千億的存款額。這一“措施”還真“有效”,物價指數的上漲放慢了,樓市價位一路下跌。但各種各樣的問題也暴露出來了:“從緊”的貨幣政策下,大中型房地產開發商上半年的資金缺口達到了四千億元!到年底將達到八千億,許多在建的項目人去樓空。

樓市泡沫拉響了中國經濟崩潰的警報!作為資本市場的中國A股受此影響已跌得面目全非。截至九月五日,A股的深成指僅到了二千二百零二點,與去年六千多點相比,近百分之七十的資金被“蒸發”掉了。

樓市開發是中國近二十年來整個經濟進程中的最大資本市場,現在,樓市大跌只是開始,樓市危機帶動了中國整個資本市場的走壞:A股已跌得一塌糊塗,萬千散戶血本無歸,抗議聲浪所引發的衝突山雨欲來;另一方面,開發商們已經無法越過“火焰山”和“通天洞”:因為前面是銀行逼貸、長期高息非法融資所引發的普通民眾的討債無法歸還,後面是排著長隊的退房團要求退掉定購的天價房子;一方面是樓盤賣不出去,樓價一天一天狂跌,另一方面是從政府手裏高價“競拍”到手的土地,在建工程被迫停工後一天一天地“縮水”。

伴隨著樓市、股市泡沫的破滅聲,中國經濟危機將如山崩海嘯。


***************************************************************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賽公告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