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堕胎幸存者得以存活的15个神迹
 
2023年7月1日发表
 


1982年7月26日,劳伦出生了,重量只有2磅6盎司。(Courtesy of Lauren Eden)

【人民报消息】劳伦‧伊登(Lauren Eden)是3个孩子的母亲,与丈夫戴维‧伊登(David Eden)和三个年幼的儿子生活在乔治亚州南部阿特兰大市。作为一名堕胎幸存者,劳伦知道,自己活下来是有使命的。

四十年前,劳伦的母亲凯伦(Karen)怀上了劳伦时,年仅18岁,那时她还是一名学生。凯伦曾六次试图堕胎。劳伦父亲,当时还是大学高年级生的威廉‧斯托尔(William Stoll),开始虔诚地祈祷,祈求神及时干预,奇迹一个接一个地发生了。

其中一次,堕胎程序已进行到完成宫颈扩张,但凯伦在最后一刻放弃了手术,不过这也造成劳伦在26周就早产出生,是神创造的一个个神迹,让凯伦的堕胎不能成行,保住了劳伦,使她得以出生,并健康地存活下来。

劳伦说:“我父亲讲述了神在拯救我脱离死亡过程中所行的15个神迹。”

父亲讲述的故事让劳伦感到生命的谦卑,她明白了当年是神创造了这一连串的奇迹,改变了母亲的想法,拯救了自己的生命。

自此,劳伦也找到了自己的职业和人生目标。她从乔治亚大学新闻广播专业毕业,现在致力于驱散堕胎的谎言。


劳伦‧伊登于1982年出生,当时母亲凯伦妊娠只有26周。(Courtesy of Lauren Eden)

劳伦回忆当年母亲对她说出这一切时的情景,她告诉《大纪元时报》说:“我妈妈害怕我会觉得她是个‘可怕的母亲’,或者我会生她的气。”“神已经帮我准备好了的我心,我立刻原谅了妈妈。并且瞬间了悟,神已为我的生活做好了目标和计划,他呼召我将他的神迹分享出去,并为未出生婴儿发声。”

“他不仅拯救了我的生命,还在精神上拯救了我的母亲。他显神迹回应了父亲的祷告,并向我母亲表明,她对我生命的规划不是神为我安排的……他所创造的生命都不是偶然的。每个生命对神来说都是宝贵的。他是创造神迹的神,他会回应祈祷。”

劳伦的父母——现年60岁凯伦‧斯托尔(Karen Stoll),和67岁退役达美航空工程师威廉‧斯托尔(William Stoll)也住在乔治亚州南部阿特兰大市。

为挽救其他孩子免遭堕胎,劳伦最近在乔治亚州议会分享了自己得以存活的故事。6月底,她将在全美生命权利大会上分享她的见证,并在青少年晚宴活动上做主讲人之一。


劳伦和她的丈夫戴维以及他们的三个儿子。(Courtesy of Lauren Eden)



劳伦(右)与她的父母以及自己的两个妹妹。(Courtesy of Eleanor Stenner Photography via Lauren Eden)

“我不知道我妈妈曾试图堕胎”

回忆当年母亲凯伦讲出自己的故事那一刻,劳伦说:“我不知道我妈妈曾试图堕胎。”

1982年,18岁的凯伦生下了劳伦。这位年轻的母亲不得不辍学照顾需要“全天候护理”的早产儿劳伦。后来,劳伦的两个妹妹先后降生,直到三姐妹都长大后,母亲凯伦才回到大学完成自己的学业。

那是2004年的一天,凯伦正在复习功课准备考试,不自觉地“突然哭泣起来”。这是她与上帝相遇的时刻。她知道她不能再背负那个包袱了,是时候告诉劳伦所有细节了。那年劳伦21岁。

劳伦说:“为了鼓起勇气告诉我,母亲花了三个月的时间调整自己。”

劳伦记得,2004年6月20日,自己正在整理行李准备去旅行,母亲鼓起勇气敲开自己卧室的门。劳伦说:“她脸上有一种我无法读懂的表情,她看着我——那双大大的绿色眼睛充满泪水。”“我的妈妈说:‘从未想过对你隐瞒什么。你一直都知道自己是早产儿,但你不知道的是在你出生前,我曾想过堕胎。’”

劳伦记得当时自己感到震惊。她说:“我完全不知道!”“我知道我的父母在大学时怀上了我,但我不知道我的妈妈曾试图堕胎。”

劳伦的父母,凯伦和威廉的故事要从40多年前说起。

40多年前,凯伦和威廉在阿肯色大学相遇。当这对大学情侣得知怀孕时,最初,他们试图避免谈论怀孕的事情,几周后,凯伦决定要做流产手术。威廉则不同意凯伦的决定,“坚定地认为她做出了错误的选择”。

随后,凯伦和威廉开始接二连三地经历神迹。


劳伦‧伊登。(Courtesy of Lauren Eden)

失败的堕胎尝试

为了终止妊娠,凯伦打电话给自己的母亲要250美元。出乎意料的是,她妈妈阴差阳错地寄给了她一张2.5美元的支票,这使得她延误了预约。但是,这才只是神迹的开始。

威廉无法说服凯伦。他只好开车送凯伦去朋友家,因为凯伦计划将和朋友一同前往预约的堕胎诊所。在去朋友家的路上,威廉祷告着希望有神迹发生,第二个神迹随即发生,突然间浓密大雾笼罩了道路。

劳伦说:“雾气非常浓密以至于他们不得不掉头回去。”“后来当母亲终于和朋友在一起,她们驱车前往第一个预约的堕胎诊所时,我爸爸祷告希望这间诊所关门,第三个神迹发生了,她们发现预约的诊所搬到小镇另一边,她错过了预约。”

接下来下一个神迹发生在凯伦前往另一个预约诊所时。这次威廉祷告:“希望胎儿太大不能进行手术。”当诊所的工作人员为凯伦做超声检查时,出现了令人惊讶的结果,凯伦的胎儿测量值刚刚超过13周多一点。而该诊所只流产12周内的胎儿。

随后,凯伦又预约了一个接受15周内胎儿堕胎的诊所。“当我妈妈到达(这个诊所)时,她发现自己处于同样的熟悉的超声波检查室。这次我的头围测量值为15.3周——但实际上距上次超声波检查仅两天!”劳伦说。

这让还是少女的凯伦颇为焦虑,但她还是坚持自己的想法。随后她约到了一个第二天早上的预约,是在德克萨斯州达拉斯市一家诊所,那里可以做妊娠21周之内堕胎。劳伦说:这次“我爸爸祷告希望仪器失灵。于是我的头围突然从15周变成21周。又是一个神迹发生!”

“这怎么可能?我母亲开始感到似乎有比她强大的力量在阻止她进行她计划。”


(Courtesy of Lauren Eden)

达拉斯诊所的工作人员随后将凯伦送去市另一侧的姐妹诊所。他们又做了一次超声波检查。显示凯伦已属于中期妊娠,需接受为期两天的D&E流产手术。

劳伦说:“堕胎医生在我母亲的宫颈插入了一种称为海藻凝胶(laminaria)的物质,他们告诉母亲这会使她的宫口在第二天早上完全扩张。”

那晚,凯伦发现自己很害怕、身体呈现分娩状态,非常疼痛。出乎意料地,她接到威廉打来的电话,询问是否可以为她祷告。劳伦说:“当父亲的祷告结束时,神触动了我妈妈的内心,她告诉我父亲说,如果他开车去达拉斯,她会有90%的把握做出不流产的决定。”

对于威廉来说,这是与时间赛跑。

他凌晨4点离开阿肯色州北小石城的家前往达拉斯。当他抵达诊所时,看不到凯伦的踪影。威廉担心自己迟到了,他惶恐地在走廊里来回踱步。就在这时,电梯门突然打开,凯伦站在那里。她睡过头了。

威廉冲上去抱住凯伦,并告诉诊所工作人员她不进行手术了。堕胎医生告诉他们,“她的宫口已经完全扩张,身体已准备好分娩。”

第二天,在返回北小石城途中,他们谈论他们所经历过的这一切。

劳伦说:“神再次触动了我母亲的心。她开始问:‘现在怎么办?’旅途中,我的母亲回忆她在每个诊所经历的障碍。我父亲微笑着。他知道是神一直阻止她堕胎。无论去哪个诊所,他都祷告恳请神帮助——神一次又一次地施神迹。”


劳伦小时候的照片。(Courtesy of Lauren Eden)

诞生

住在北小石城的一对年轻夫妇,比尔(Bill)和简娜(Janna),是来自威廉家所去的教堂。在去达拉斯诊所接凯伦之前的那个晚上,威廉与他们交谈。这对热心的夫妇借给威廉他们的信用卡,并要威廉把凯伦带去他们那里。简娜为凯伦祷告,并将教堂办公室改成了凯伦的卧室。

简娜是两个年幼孩子的母亲,她白天会照顾卧床休息的凯伦。晚上,她会和凯伦、威廉一起聊天,阅读《圣经》并祈祷。劳伦说:“这是神的又一个神迹——简娜的母亲怀简娜时也曾想过堕胎——上帝用她生命(的故事)救了我的生命。”

当凯伦怀孕26周时的一个深夜里,醒来发现自己正在分娩。“太早了!”劳伦说。

医院医生告诉他们最有可能出现的三种结果,但都不是好结果:只有5%的存活率;或者如果宝宝能存活下来,则大脑有95%的损伤风险;或者宝宝可能会死胎。当凯伦分娩时,威廉和简娜一整夜都没睡觉,祈求神的帮助。神再次显神迹。

1982年7月26日,劳伦出生了,体重只有2磅6盎司(约1.07公斤)。


劳伦‧伊登。(Courtesy of Eleanor Stenner Photography via Lauren Eden)

“神奇的是,我不仅活了下来,而且没有脑损伤,尽管出生过早,但几乎没有早产并发症。”劳伦说,“我本来要被送去领养,并且应该不让我的妈妈看到我。一位护士最终还是带着我的母亲去了新生儿重症监护室(NICU),当她看到我那未发育好的小身体时,她的泪水夺眶而出,她知道宝宝必须留下。这是又一个奇迹!

“我在NICU度过了53天,终于出院了。(我的父母)以神作为他们生活的中心,三个月后他们结婚了。我参加了他们的婚礼。”

劳伦说:“我父亲讲述神在拯救我免于死亡的过程中所显示的15个奇迹。我虽不能完全了解这些神迹的每一个细节,通过我的故事,见证了神对我的爱。当我还在母腹的时候,是神创造了我。”劳伦称这是又一个神迹。


劳伦和戴维的儿子们:从左到右依次是迦勒(Caleb)、诺亚(Noah)和伊森(Ethan)。(Courtesy of Eleanor Stenner Photography via Lauren Eden)

胎儿的人性

信仰是劳伦的生活基石。她曾在教堂和朋友间分享自己的见证,她说,在拥有了自己的孩子之后,“这个故事更加触动我”。

劳伦直到2019年才知道“流产幸存者(abortion survivor)”这一术语存在,那是她阅读一篇新闻时,看到文章使用了‘流产幸存者’这个说法,这个说法来自流产幸存者网站ASN(Abortion Survivors Network)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梅丽莎‧奥登(Melissa Ohden)。这个网站引起劳伦的兴趣,她搜索更多关于ASN的信息,并得知梅丽莎想与世界上每一个流产幸存者会面,并帮助他们找到康复之路。随后,劳伦给ASN发了电子邮件。

劳伦说:“(梅丽莎)表示我是流产幸存者。意识到自己不再孤单时的那种感受很难用言语表达!”

从那天起,劳伦见到了许多像她一样的人,劳伦表示与来自美国和世界各地的流产幸存者相互联系是“一种幸运”。她说:“他们都历经不同而神奇的经历!”

三位都是堕胎幸存者,(从左至右)劳伦‧伊登、梅丽莎‧奥登和德拉娜‧布鲁克斯。(Courtesy of Lauren Eden)

劳伦已经完成了ASN的治疗课程和演讲培训,现在她利用她的新闻广播经验帮助其他幸存者敞开心扉,分享他们的故事。

“能够分享我的故事并代表那些无法或尚未准备好分享自己故事的人,是一件非常令人感到欣慰的事情。同样重要的是,人们应该意识到堕胎幸存者的存在。我们往往是反堕胎运动中被忽视的一个重要的声音。”她说。


劳伦和其他堕胎幸存者参加ASN演讲者活动。(Courtesy of Lauren Eden)

劳伦对于像自己妈妈一样处境困难的怀孕的女性们“充满了无比的同情”。她说,人们可以以许多方式参与帮助拯救胎儿的生命。

“有很多出色的组织和事工”,她说,“我们可以在怀孕资源中心帮忙提供服务。我们可以在教堂里祷告,考虑在我们的教会开展支持有需要的妇女的事工。我们可以在堕胎诊所外祷告,并与‘40天为生命(40 Days for Life)’等组织合作向女性提供资源。我们还可以参与支持那些,将为州内怀孕女性提供帮助和资源的立法赞助者的候选人。我们有很多选择。

“最重要的是参与进来,让我们的声音被听到。”


劳伦和她的丈夫以及儿子们。(Courtesy of Eleanor Stenner Photography via Lauren Eden)

 
分享:
 
人气:29,216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