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提拔两名上将 火箭军司令被查(图)
 
周晓辉
 
2023年6月30日发表
 
【人民报消息】在俄罗斯瓦格纳军团兵变戏剧性发生、落幕后没几天,中共军方突然提拔了两位中将。据大陆媒体报导,6月28日,中共中央军委在北京八一大楼举行了晋升上将军衔仪式,习近平出席。两名被提拔的军官分别是北部战区政委郑璇、军事科学院政委凌焕新。他们均是以新职务亮相,各自接替中央委员、海军上将刘青松和陆军中将白吕。

公开资料显示,郑璇是福建闽侯人,1964年出生,1976年12月刚刚12岁的他就当上了娃娃兵,这种情况大概率说明他的父亲或者亲朋中有在军队任职的,因为当时的娃娃兵是有“后门”才能进的。他参军后,极有可能是在成都军区陆军第十四集团军长期服役,应该也是凭借军中的关系,一路升迁,曾任该集团军高炮旅政委。2008年,任该军某师政委。

第十四集团军军部驻地在云南昆明,2017年因受薄熙来牵连,被裁撤。不过,郑璇在2012年48岁时就离开了第十四集团军,改任第十三集团军副政委,并晋升少将军衔;第二年升任第十三集团军政委,并跻身正军级。十三军是中共快速反应部队之一,多次参加作战任务。而郑璇能调到这样的部队且高升,在讲究裙带关系的中共军队,背后一定有推手。

这个推手或许就是习最为信任的现中共军委副主席张又侠。张又侠早年参军就在陆军第十四军,后该军与陆军第十一军、昆明军区直属队的部分部队整编为陆军第十四集团军。2000年,张又侠任陆军第十三集团军军长。郑璇与大自己十几岁的张又侠在军中相识,并被其赏识,升迁轨迹与张相同,应非偶然。而随着张得到习的高度信任,郑璇继续升迁自然没有障碍。

中共军改后,郑璇任中部战区副政委兼中部战区政治工作部主任。2019年晋升中将军衔。2020年12月,跨战区任北部战区副政委、战区陆军政委。今年则晋升上将军衔,升任战区政委。

与他一起晋升上将的凌焕新,也在2019年与他一同晋升中将。他1962年出生,江苏靖江人。曾任中共总政治部组织部副部长。2016年1月,任北部战区陆军政治工作部主任。2017年3月,任中央军委纪委正军职专职委员。第二年就升任中央军委纪委副书记。同理,能在总政治部、军纪委工作,并快速升迁,背后同样有推手。

这个推手极有可能是现任中共军委委员、军纪委书记张升民。他是陕西武功人,2017年习近平单独给其颁发上将军衔,而他帮助习在军中“打虎”也是成果多多,应该也是得到习的信任。

由习所信任的张又侠、张升民推荐的郑璇、凌焕新,大概率也得到了习的信任,而习在俄发生病变后,提拔两名政委,用意无非是进一步在思想上整肃军队,加强军队的忠诚度。

因为就在瓦格纳兵变发生后,微博相关话题阅读量超过7亿。在一则背景是克里姆林宫的俄罗斯内战新闻视频评论区内,诸多网友一起刷屏“天安门”。此外,在中共《环球时报》前总编胡锡进微博就此话题的评论区,网友们还展开了军队是“党的”还是“人民的”大讨论。这些民意昭示的就是大陆民众从内心盼望在北京可以发生同样的兵变,推翻欺压在人民头上的中共政权。

虽然习近平目前已经将众多军方高层换上了自己相对所信任之人,但从今年以来军报不断要求军队“坚决贯彻军委主席负责制”,“坚定自觉地同危害党的团政结统一、损害党中央权威、破坏军委主席负责制的一切现象和行为作斗争,坚决抵制‘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和‘军队国家化’等错误政治观点”这些信息后,说明军队还有人不认同军委主席负责制,认为军队应非党化、军队国家化等。

对此,内外交困的习近平难免要担心某一天军队要出现状况,就像普京当下所面临的困境一样。为防患于未然,习强化军队洗脑是必然的结果,而郑璇、凌焕新被晋升,换得的是他们的忠心,至少在现阶段是的。

几乎在郑璇、凌焕新被晋升的同一时间,原中共海军司令部中校参谋、现居美国的姚诚发了一则推特称:据悉李玉超儿子在美国留学,恐涉及出卖中共军方情报。有迹象表明原司令、后任国防部长的魏凤和也在接受审查中。

如果消息属实,这可的确是个大新闻、大丑闻,对中共最高层的冲击是巨大的。

李玉超,中共火箭军上将,现任火箭军司令。火箭军是共军的第四军种,其前身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炮兵部队”(简称“二炮”)。2015年12月在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后,部队升格为“火箭军”,其旨在增强陆海空三位一体的立体核威慑力量。

火箭军的主要武器为搭载核弹头的战略弹道导弹及搭载常规战斗部的弹道导弹和巡航导弹,装备短程、中程、洲际弹道导弹,远程巡航导弹等多类型武器,官兵大概有15万。其由习近平和中央军事委员会直接领导指挥,担负常规导弹目标打击和核打击及核反击战略作战等任务。

无疑,如果北京想武力攻打台湾,火箭军将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即通过东风-16等常规导弹或非常规导弹同时打击台湾的诸多目标。火箭军对台湾的威胁是不言而喻的。火箭军司令的位置也是至关重要的。

一个问题是李玉超的儿子是否在美国?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中共官员,不论是地方还是军方,孩子在欧美的不占少数,因为身在染缸中的他们最清楚中共是什么货色,最明白中共给中国人带来的是怎样的灾难,自然也不愿意自己的孩子遭罪。留学欧美,将来留在欧美生活,是他们对儿女的期望。李玉超大概也不例外。

目前并不知晓李玉超的儿子涉及“出卖中共军方情报”程度如何,但笔者推测主动的可能性不高,毕竟不愁吃喝的他不应为老爹找麻烦。2022年10月,美国空军大学的智囊团“中国航天研究院”(CASI),发布了一份关于中共火箭军的详细研究报告,报告根据公开资料,汇总了中共火箭军的发展情况等诸多信息。具体信息包括基地地址、部队主要功能、负责人的中英文姓名和部队番号,导弹数量、质量及类型的增长等等。报告在中国地图上标注出火箭军在全国各地的部署情况,并以树状图显示了火箭军各个部门主要负责人的照片、姓名和他们彼此的关系。报告开头甚至还特别说明了如何解读部队的番号。而李家儿子泄露的情报是否与此有关呢?

美军关于中共火箭军的报告,揭示共军61基地在黄山及指挥官等细节。(美军报告截图)

不过,不管是何种情况,将中共军事机密泄露给“敌手”,中南海未必能容忍。一方面要强化洗脑官兵,一方面上述消息如属实,要处置军中高官,而处置李玉超会否引起军队反弹也未可知。中南海会否迎来新的惊涛骇浪呢?
 
分享:
 
人气:51,500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