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四大區小學生源減少 衝擊學區房房價(圖)
 
2023年4月10日發表
 
少子化致使北京的學區房不再吃香。

【人民報消息】大陸少子化所衍生的各種問題已經陸續顯現,首當其衝的是幼兒園。今年北京迎來首輪幼兒園關停潮後,最新數據顯示,9年來,北京市學前教育園數出現拐點。而聚集衆多中小學名校的北京4個教育強區的小學招生人數全部負增長,這或許意味着北京的學區房不再吃香。 北京市學前教育現拐點 近日,北京市教委發佈《2022—2023學年度北京教育事業發展統計概況》。對比往年數據發現,2022—2023學年,北京市幼兒園數量比上年減少11所,9年來首次減少。 《21世紀經濟報導》4月3日報導,從2014—2015學年以來,北京市學前教育園數、班數、在園人數3個指標幾乎每年增長,但2022—2023學年北京市幼兒園數量突然掉頭向下——近9年來,北京市學前教育一路向上的增長曲線突然出現拐點。 《中國新聞週刊》2月下旬報導,今年春季開學以來,不少地區的幼兒園出現「招生荒」,迎來首輪關停潮。北京豐臺區一家普惠性民辦幼兒園的園長王莉說:「兩年前,還是孩子們追着我們跑,現在,是我們追着孩子跑。」 北京房山的北京鳳凰禾童幼兒園執行園長張裕欣說,往年3月到8月,她每天都會接到大量諮詢和報名電話,很多家長還要給孩子排隊等位。到了2022年,她「清閒」不少,諮詢電話減少50%以上。 多地幼兒園出現倒閉潮 首都師範大學副教授、中國學前教育研究會理事夏婧說,其實首輪幼兒園的關停潮已經到來了。 在2021—2022學年,北京幼兒園「吃緊」就出現了徵兆,該學年入園人數比上年減少,2022—2023學年,入園人數再次減少11,591人。 2022年,中國大陸人口達到峯值,進入負增長時代。隨之而來的是一系列問題暴露。新生兒數量驟減,首當其衝受到影響的是幼兒園。北京幼兒園的「招生荒」是中國大陸學前教育趨勢的縮影。 中共教育部3月23日在新聞發佈會上介紹2022年全國教育事業發展基本情況,幼兒園在園人數從2021年結束連續17年的增長之後,2022年負增長加劇;全國幼兒園數量減少五千多所,是近15年來(自2008年以來)首次負增長。 2016年實行「全面二孩」政策後,從2017年起,大陸出生人口還是持續下滑,從1,723萬人減至2022年的956萬人,首次跌破1,000萬人,還不到20世紀90年代初期二千多萬新生人口的一半。 從2017年起,全國每年的新生兒都比前一年減少100萬到200萬,這些都是幼兒園「丟失的生源」。 3年疫情過後,大陸多地出現幼兒園倒閉潮、招生難的現象。 夏婧表示,以後幼兒園會越來越困難。在幼兒園園長羣裏,從去年起就經常看到有幼兒園在轉讓桌椅板凳。另有很多園長還在掙扎,但趨勢已不可逆轉。 教育強區小學招生數皆減少 在《2022—2023學年度北京教育事業發展統計概況》中,更令人吃驚的數據是小學的招生人數。 北京的基礎教育資源並不均衡,東城、西城、海淀、朝陽是4個教育強區,尤其是西城和海淀聚集衆多中小學名校。然而,在2022—2023學年,東城、西城、海淀、朝陽的小學招生人數全部負增長,分別比上年減少664、937、864、1,295人。 而4個教育強區裏的東城、海淀、朝陽已經連續兩年負增長,5年裏第三次負增長。 天價學區房不吃香了 在新生兒逐年降低的情況下,相對入學壓力減少,民衆對學區房的需求減少,對應的學區房價值也降低了。 以往,在強烈的擇校需求下,很多家庭不計成本買入東城、西城、海淀、朝陽的學區房,學區房普遍超過10萬元(人民幣,下同)/坪,一套學區房或者動輒總價千萬元以上,或者是高達二、三十萬元/坪的「老破小」。這雖然能讓孩子入讀名校,但給家庭帶來沉重的經濟負擔。 而目前東城、西城、海淀、朝陽小學招生減少,或許意味着北京的學區房不香了。 《21世紀經濟報導》報導,面對緊張的學位壓力和政府相關調控政策,很多家長進行理性選擇,不再一味追求所謂的教育強區。 2020年4月30日,北京西城區教委發文稱,自2020年7月31日後在西城區購房並取得房屋產權證書的家庭,適齡子女申請入小學時將不再對應登記入學劃片學校,全部以多校劃片方式在學區或相鄰學區內入學。 自那時起,北京東城、西城、海淀3區均執行多校劃片政策。多校劃片改變之前「一住房一學校」的模式,以「一套住房對應多個學校」取而代之。 從那時起就有聲音表示,北京的天價學區房要「涼了」。△

 
分享:
 
人氣:30,848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捐款和支持!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