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 正體 - 手机版 - 电子报

人民报 
首页 要闻 内幕 时事 幽默 国际 奇闻 灾祸 万象 生活 文化 专题 寰宇 维权 视频 杂谈
 
 
 
 
 
 读者园地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123
45678
 
 
 

1. 这图片露天机!中共非得免除非洲大爷的债务不可(多图)  (158,716次)

2. 王维林的生死悬念终于水落石出(图)  (97,029次)

3. 悼念戈尔巴乔夫 中共二十大习不挪窝(多图)  (93,908次)

4. 民国高官经历的不可思议奇事(图)  (87,374次)

5. 神韵艺术总监设计的首款印花连衣裙内藏玄机(多图)  (78,241次)

6. 无情的朱德遇到无义的毛泽东(图)  (73,635次)

7. 历史的先声─中共72年多前的承诺(25) (图)  (55,107次)

8. 惊心动魄!拿命闯北京美联处第一人(二)(图/视频)  (54,889次)

9. 中日建交50年 墙国出闹剧(多图)  (49,087次)

10. 令人动容的动物奇闻(图)  (43,717次)

11. 吃货们,看三剑客狂吃曼哈顿最高评价的披萨(图/视频)  (40,435次)

12. 惊人发现!肉体只是灵魂的一件衣服(图)  (36,433次)

13. 视频:脑壳进尿 哪些人欲置川普总统于死地 (图/4视频)  (34,891次)

14. 瞧精彩短片!现在找这样一个好姑娘多难 (图/视频)  (28,573次)

15. 倒霉蛋儿和幸运儿的离奇故事(图)  (24,830次)

16. 英女王9月8日驾崩 难题留给长子(多图/2视频)  (21,162次)

17. 【铁证如山系列讲座】第27集 实际移植规模(图/视频中英字幕)  (20,858次)

18. 范石生救朱德命 却遭其恩将仇报(图)  (20,209次)

19. 新視野评论FBI突袭川普家 司法部照片造假(图/3视频)  (14,368次)

20. 无师自通 猴妈妈用海姆立克法拯救噎住的小猴(图)  (13,713次)

 
 

 
 
2022年9月9日 分享: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机版
 
 
惊心动魄!拿命闯北京美联处第一人(二)(图/视频)
——专访韩秀(二) 我绝不和父亲「划清界线」
 



我绝不和父亲「划清界线」!

【人民报消息】方菲今天继续采访嘉宾韩秀,她是中美混血儿,出生在纽约。不到2岁,被带回中国,这一待就是30年。她成长的岁月正遇上文革,历经无数磨难,而她冲出中共铁幕回到美国的经历,同样惊心动魄。她是1979年美中建交前后,滞留中国的美国人回到美国的第一人。回到美国12年后,1990年她出版了自传体小说《折射》,自此开启了笔耕生涯。

她迄今已经出版了50多本书,并荣获了2020美国总统国家与社会贡献奖。今天我们很高兴听作家韩秀讲述她的故事。

接上文:【方菲访谈】专访韩秀(一):惊心动魄闯北京美联处


专访韩秀(二):幸存者有责任告诉世界真相;我绝不和父亲「划清界线」;我跟梅兰芳,老舍先生的缘份;外婆给我传统文化的薰陶 | 方菲访谈 08/26/2022

● 结婚后有时间 开始考虑写书

主持人:所以您回美国的时候是1978年嘛,那个时候是美中建交的前一年,然后您是1990年出版《折射》这本书的,中间过去了12年。那您是什么时候动念要把中国的经历写成书,还是说您一直都在想这么做?

韩秀:没有,我念书的时候我的数理化特别好,我非常想做一个造船工程师,我从来没有想过我将来会成为一个作家。那么我回到美国以后呢,你看过那本《多余的人》你就知道了,就是齐邦媛教授说的,我在华盛顿就成了香饽饽了,所有的人都扑过来说,你告诉我们这个,你告诉我们那个,包括这个《国家地理》杂志,而且我在美国外交学院教书,美国国务院外交学院,那么我在那儿教书,不但在那儿教书,而且晚上我还在Johns Hopkins(约翰‧霍普金斯)兼课,而且我还拚命念英文,我忙死了,真是忙的不得了,根本谈不到写作这件事情。

直到了1982年,我跟到美国外交学院强化中文学习的外交官杰夫(Jeff)结婚,忽然我就有时间了,对不对?我跟他结婚,而且我得跟着他从一个国家到另外一个国家,我不能把外交学院放在肩膀上,我也不能把Johns Hopkins背在背上,对不对?我必须要离开,我得做点什么,做什么东西,做什么事情,我可以不用退休,可以一直做下去呢?写作。那个时候我的身体非常不好,背痛,我刚才讲到背痛就是这个痛,这个痛,痛到我简直是连鞋子都穿不上。

这种情形之下,我就写《折射》,我怎么个写法,我能活到我写完吗?很难说,所以就变成了一个一个的故事,就像一串珍珠一样,而且很多都是别人的故事。为什么?因为我觉得如果我不说出来,谁也不会知道了。在新疆发生的事情、在山西发生的事情、文革的事情,如果我不写的话,那不是太对不起自己了,所以我就尽可能地写,就是这样子。

然后我实际上我们外交学院的这个外交官们,他们学中文的,一年的学习在华盛顿,一年的学习在台北阳明山上,然后才派到这些讲华语的地区去。那么Jeff的工作呢,是这样,他在华盛顿念了一年,在台北念一年,然后派往北京美国大使馆。那是1983年的事情,所以1982年到1983年,我有这一年的时间在台北,在阳明山上。

● 在台湾大学学中国三十年代文艺思潮 在北京写书

在阳明山上,那外交那儿也有外交学院,他们就跟我说了,那你就来教书了,我说我到了台北我还要教书吗?我去念书好了,我家的隔壁就是文化大学,所以我就跑到文化大学去选了一年的课,选的正好是李超宗教授的课,谈的是中国三十年代文艺思潮。

我们这一接触,这位教授真的是对我好得的不得了。而且他好奇怪,那年轻的孩子们后边忽然坐了一个外国人,然后就讲一口京片子,然后有这么一堆故事。所以他就把台北《联合报》的痖弦先生,以及台北的重要的作家们全都介绍我认识。所以我到1983年到了北京以后,写短篇小说都是通过外交邮袋(不允许被检查)直接寄到《联合报》。那个时候这些小说就发表出来了。

这个发表之前,我还去请教了美国的律师,我说我人在北京的美国大使馆,然后外交邮袋送稿件到台湾,我用同样的一个中文名字合适吗?那个律师说,你得有个笔名比较像话。所以「韩秀」这个笔名就出现了。于是韩秀就在《联合报》写小说,而且写那个小说都是关于北京、关于中国、关于种种的黑暗,真是历历在目啊!

啊!这个中国作家协会就有人问我说:嘿!Teresa,你知道不知道一个叫韩秀的人啊?他在《联合报》上写小说,他可对咱们这点事儿门清,你认识不认识这人?我说:没听说过。三年以后,Jeff派驻联合国,是美国驻联合国使馆的工作,我们离开了北京。

我们也不是从首都机场直接飞美国,我们是先坐火车到香港,从香港直飞纽约。离任的时候,那个作家协会的人去北京火车站送我:再见!韩秀。

主持人:人家也门儿清。

韩秀:最后才门儿清,太晚了吧,对不对?我这事儿是跟他们这不管什么事儿,我都比他们快半拍。你别快一拍,快一拍,太快也不行,你也不能慢了,慢了你就完蛋了,对不对?所以快半拍正好。

● 从炼狱出来的人 在新疆被砸晕三天

主持人:对。我看您书中有一个地方就是说,就说自己是从炼狱出来的人啊,然后我就在想说,因为您刚才讲的这个在新疆被一枪托的砸晕三天,这只是一个很小的一个故事。不管在山西、在新疆,在成长过程中受了非常非常多的苦,还有包括这个这种在新疆去搬死人……

韩秀:对,那是个特别有意思的事情。

主持人:对,就说就是您写这个书的时候,您就是重温或者面对那些年的经历的时候,什么样的感觉?什么样的心情?您觉得当时现在回过头来看,当年这种体制、这种制度对人最大的摧残是什么?

韩秀:哎!这个中(共)国这个体制,它的态度是这个样子的。它希望所有的人都俯首称臣,希望所有的人都变成他们的工具。如果你不肯,它就要从思想上改造你,它改造的办法是把你送到……比方说监狱、比方说劳改队、比方说劳改农场,比方说,这种各种各样的。但是如果你还是不肯接受的话,它要你在灵魂上屈服于它,但是如果你不肯,它就从肉体上消灭你。

这就是为什么北京那个派出所的工作人员会问,第一个反应就是你怎么活着回来呢?那是一个必死无疑的地方嘛,对不对?你居然能活着回来,你看他这反应多彻底,多明白,就是这么一回事啊。但是如果要是你不但在灵魂上不肯屈服,而且你还活着走了出来,那你不是就赢了吗?那你不就是成就了一个幸存者吗?一个幸存者是有责任的,这个责任就是把你经过的事情,实实在在告诉这个世界。这是我的看法。

主持人:所以像您说的,您能在这个情况下幸存下来是非常非常不容易。而且像您这个还不只是幸存。我看您的书,有一个印象很深刻,当时您一个学生、很好的一个学生问您,在那样的环境下,怎么保持人的尊严?然后您好像就是说,您在这个环境中,甚至没有写过一次检查。是吧?

● 要我写悔过书 我写信给华国锋和黄华告状

韩秀:没有。我不写,他们逼我在公安局,一定要我写悔过书,说我冲击什么美国联络处,是反党、反社会主义、反对中国什么这个那个的,就是反革命行为,而要我写悔过书。把纸摊在面前,笔放在那儿,然后就跟我说,你不写,你就不用想走出去那个门。我说写没问题,写东西我最会了。你知道我写了什么?我写第一封信是写给华国锋,我就痛斥这个公安局的无理,公安局的混账,然后我就跟华国锋主席说,我说我是美国人,我没有别的事情,我只是要回家而已,请你让我回家。

给华国锋这是第一封,我还没完,我第二封信是写给黄华,他不是外交部长吗?是不是?所以我就是告诉他,我是一个美国公民,我在中国已经30年,我历经了所有的苦难,我现在就是要回家。我写完了我就把它交给他们,我说我写完了。他们一看,写给华国锋,他们不能不转,写给黄华他们也不能不转,他们就是北京市公安局外事科,他们是什么东西,对不对?他们必须得这样做。他们就转了,我也就走出去那个门了,反正我该写的东西我都写在里头,我痛骂那个公安局。什么东西,他们!

过了没有几天,华国锋那边还真有回音来了,说什么此信很好,按政策办。这什么意思啊?不知。黄华那边就阴险。黄华说,这封信我们看了,说的是如果某某人要到美国去,他首先必须放弃中国国籍,办一个手续放弃中国国籍,申请加入美国国籍,然后我们就可以放行。这不是圈套吗?我如果说我要放弃中国国籍,就证明我是中国人、中国公民,这种陷阱我当然不会掉进去。我不干,我不理他。就这样。所以不要说是任何其它的地方,什么什么鬼事要写检查,你就是在公安局的审讯室里头,我也不写,我是这么回答的。

主持人:我觉得在当时,如果当时因为要回美国,我觉得还可以理解,但是就是您18岁的时候,17、18岁的时候,因为刚才不是说到,就是您高中毕业,这个党委书记要您跟您父亲划清界限,说如果划清界限了,您就可以上大学。不划清界限,您就要去山西插队。那个时候您连您父亲的面都没有见过,您为什么这么决绝的?我肯定不会划清界限的?

韩秀:父亲的血留在我的血脉里,我没有办法划清界限吧。还有我从小的时候,我外婆是跟我父亲见过面的,而且外婆也知道他在喜马拉雅生命线的工作。我外婆一直跟我说,这个喜马拉雅生命线也好,是当时的陪都重庆也好,那个时候,她说那个时候是中华民国最最艰难的时候。

她说,而且在美国的支援之下,我们赢了这次战争,对不对?她说你的父亲不是中国人民的敌人,而是中国人民真正的朋友和支持者。我从小我外婆就跟我讲这个,她说你在外头碰见的那些鬼事,你不要完完全全地放在心上,你要记得什么是对的,什么是不对的。

我外祖母在我很小时就跟着国民政府,她是国民政府工作人员,她跟着国民政府坐船、走路,一直到陪都重庆。那个时候我外婆就跟我讲,那个时候我们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把侵华日军打出去,没有别的。她说,那个时候,我们的心里只有这一件事情要做,而这些美国人在帮我们,其中有你的父亲,他就是这么样一个人。

● 不能为了名利 背叛做人的大原则

我怎么能够背叛我的父亲?我怎么能跟着他们胡说,说我的父亲是中国人民的敌人,如果我这样去写了,那将万劫不复!我永远都不会原谅我自己。人不可以,不可以做背叛正义的事情,你不能够去背叛一个真正正确的东西。

我只有17岁。不错,一点儿前途都没有,根本看不见光明,但是我不能够做对不起我自己、对不起我父亲,对不起我外婆的事情,我不干。

主持人:我印象中好像您外婆还跟您说,就是背叛这个的人,没有什么好的结果,是吗?

韩秀:我外婆是一个非常智慧的女人,她说不管是谁,不管哪个政党都痛恨叛徒,连共产党都痛恨叛徒,对不对?所以你要是违背自己而去委屈自己,委曲求全吧,咱们这么说,委曲求全的话,那真的是没有未来了。外婆说很多很多的事情,是我们现在不一定能够看得见的,但是我们可以争取去做,而且我们不能够去做违背良心的事情,就这么简单,其实这就是一个传统道德而已,对不对?就是一个传统道德嘛,是不是?

你不能够说是为了利益、为了什么,是为了名利,或者是为了什么其它莫名其妙的东西,而去背叛你做人的大原则,这是不可以的,所以我不干。我甚至到了最后了,就是黄华说了,你这做这个那个,而且甚至美联储给了我一封信,居然我还收到了这封信,滕祖龙先生信里头写得清清楚楚。

不管中国政府给你什么旅行文件,你都接受,你只要离开就可以了。这是告诉我,不管什么东西他们塞给我,我都可以接受。那个时候他们拚命要塞给我一本中国护照,我不要这本中国护照,但是我没有这本中国护照,我就不能够跨过那个罗湖桥。所以他们一定要塞给我。

滕祖龙先生说:不管什么旅行文件你都拿着,你过了罗湖桥你再把它扔掉都不要紧了,就是你一定要活着走过去,走出去,走进香港,就这么回事。

主持人:您觉得为什么那个时候那个党委书记要给您一个选择,就是说你要嘛就划清界限,你就可以上大学,不划清界限你就要去山西。他为什么不直接就是说,因为你成分不好,就直接把你弄到山西呢?发配到山西?为什么要给您这个选择?

韩秀:这是非常有意思的事情。你知道,如果当时1964年这件事情成功了的话,我还是今天这个人吗?我不也就变成他们的工具了吗?他们还是给我机会,让我变成他们的螺丝钉,对不对?可是我不要做那只螺丝钉,我要做一只鸟飞出去,我要自由。

但是你写了这个东西以后,你就把你的自由断送掉了,对不对?如果我写了那个东西,我今天哪儿还会是今天的我呀?这是不可能的了。今天我什么话都敢说,我什么话都可以说,因为我从来不说谎,我从来不做对不起人的事情。

主持人:所以就像您说的,他们那个时候就是想先要把……让您把灵魂出卖,然后他们就……

韩秀:没错、没错、一点儿错都没有。但是如果我不肯呢?他说你去吧,死路一条,那条死路等着你。

主持人:就古拉格一样的。

韩秀:古拉格,是一样的,完全一样。新疆就是中国的古拉格,一点儿都不错,你说得完全对。

主持人:在以后我们可以再多聊些新疆和其它国内的故事。但是因为刚才说到您外婆,我很想聊一聊您外婆这个人。我知道您说就是您小时候,因为外婆教您《三字经》、《千字文》,就是很传统的中国的教育。然后也因为外婆的缘故,您跟中国的很多知名的作家有这样的缘份,包括老舍(舒舍予)先生、包括梅兰芳这些人。能不能跟我们谈一谈这方面的情况?

● 外婆出生江南书香门第 中国传统大家庭

韩秀:我外祖母是在我的《多余的人》那本书里头有一篇是关于我外婆的故事。我外婆是出生在江南的书香门第里,大家庭。她父亲有六房太太,每一位太太都有自己的房子、自己的地、自己的生活呀。她是第六房的第二个孩子,上面有个哥哥下面就是她。现代的很多年轻人,大概看巴金的小说以为这些大家庭都是罪恶之家,满不是那么回事儿。

其实大家都太太平平挺好的,都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然后我外婆的母亲家传会修理缮本书,所以这一套绝活我外婆的母亲也传了给她。所以她18岁的时候嫁到无锡,就是她先生家的时候,她母亲也把所有的修理缮本书工具都陪嫁过去。而他们的婚姻是传统婚姻,两个年轻人从来没见过面,都是父母指定的。

主持人:媒妁之言。

韩秀:我外婆告诉我说他们拜天地的时候,她从盖头底下悄悄地看,看她那个先生有手有脚,她就很高兴他不是残废人。哎呀,好开心的。然后等到他们进了洞房,她先生把她那个盖头掀起来的时候,她都乐得快晕倒。她说那么漂亮、周正、健康的一个男人,哎呀她乐死了。

所以夫妻感情很好,而且她的公公又是一个极开明的大地主。他觉得只有土地不够,还要发展工商业,这中国的前途需要民族工业,要金融什么都要发展。所以就送儿子到日本去,儿子说我受不了日本下女,我太太得跟我去。老先生说,没问题、没问题,你们俩个双双都去。所以他们在家乡先学了日文,然后就到日本去。

先生在前面课室里,布帘子后面都是这些日本太太跟我外婆准备茶水什么。然后简单地说,回到中国之后,在交通银行负责任做事的是我外婆,在家写字、画画、唱京戏的是我外公。

所以梅兰芳指点过他。梅老板,我们叫梅老板,他跟梅老板唱戏,打渔杀家什么的。就梅老板指点过他的戏,马老板(马连良)也指点过他的戏,所以他们唱堂会什么挺高兴。梅先生在抗日的战争期间,蓄须明志,不唱戏,就是不给日本人唱戏,一句话。非常有骨气的。

那时候我外公已经去世了,我外婆已经在国民政府做事,但是因为这么深的交情,因为佩服梅先生的为人,所以也帮过梅先生的忙。因为他养一大堆人,他不唱戏这一大堆人可没法玩了。所以很多人很多人资助他,我外婆是其中一个。那么这样的话1949年之后,我就常常有戏票来,这戏票是梅先生给的,梅老板给的。所以我看过梅老板的戏,也见过梅老板的人。

至于老舍先生是在上海接船,1948年9月19日那一天,我正好两周岁,搭乘美国政府送给中华民国政府最后一艘军舰。抵达上海的时候,跟他们,Doctor Sweft & Mrs. Sweft,跟他们的小儿子John还有我,我们这四个老百姓都在军舰上。下船的时候接船的人,就是我外祖母和她的表侄女赵清阁女士。赵清阁女士是舒先生的老朋友,也是他们青年时代的合作者。舒先生开始写戏还是赵清阁的主意呢。所以说是很好的关系,所以我从小就在舒先生家跑来跑去,就是老舍先生,所以我写小说很多人说你有京味、有舒先生的味。

主持人:所以您在离开北京之前,就是一直时不时地会去老舍先生那里,是吧?但是当时……

韩秀:我最后一次见他是1964年,1966年他就跳湖了,文革期间。1966年8月。

主持人:当时他有预感吗?就是这个运动的风暴。

韩秀:那个时候是1964年社会主义教育运动,在农村搞社会主义教育运动的那些乱七八糟的。舒先生最后送给我的四个字就是“吃饱穿暖”。他觉得我如果能够吃饱穿暖,我应该就不错了,结果就是我也吃不饱、我也穿不暖,熬了12年。

● 学习中国传统文化 学写正体字

主持人:所以您跟外婆身边的人还有这一直长大的,就看您写的文字、还有讲的事情、还有您的想法,就感觉您对中国传统文化其实了解的很多。可能比很多中国人了解中国传统文化还要多。那您怎么看……

韩秀:这个事情是这个样子,传统文化当然有其精华、也有其糟粕,任何文化都有,对不对?但是我的运气好在就是我念的都是特别好的,然后我又起步早,我四岁开蒙。四岁开蒙就《三字经》、《千家诗》、《千字文》就念,然后我外婆她是一个非常智慧的女人。

她绝对不去一个单位工作,她帮中国书店修书。那个时候到处都是残篇,刚刚内战结束一蹋糊涂,都是用麻袋送到家里来。那我外婆就把它捚出来,古书又没有断句没有标点符号的,你得懂得断句,然后你能把它重新修复。修复了以后,再送到中国书店去。

所以在修复的过程当中的那些断简残篇都是我的课本,都是我的课本。这个可好了。这我就哼哼哈哈地念,然后照着写,然后学写字。所以1956年中共政府颁布简化字的时候,我早已经能写能读,所有的好东西都吃进去了。然后我外婆就跟我讲,她说这个简化字,这是欺师灭祖。她说绝对不是好东西,绝对是错误。她说你怎么办呢?你在学校里写简体字,一定得写,你不能不写简体字,不行。

你教育还得继续,是不是?然后你在家里头你就继续写正体字。所以十岁的小孩已经人格分裂,而且脑筋清楚。在家里头绝不写简体字,在学校里绝不写正体字,清楚极了。你说说看,那个时候的人有几个人能这样做,对不对?

韩秀:传统文化……但是共产党的一大堆涌到面前的时候,他还不是得随波逐流吗?他这一随波逐流就不对劲。我的情况不一样,就是中国政府从来没有把我看成自己人过。我一直是个外人,我一直是个边缘人,但是这给了我极好的机会。

我站在边上看他们到底在干什么。很多人不能啊,很多人都陷在当中。要升学、要工作、要结婚、要成家、要生小孩,普普通通的事情你都得跟着他们走。你不跟着他们走,你啥都没有,你连房子都没得住,不是吗?对不对。我没这些麻烦,反正老早八早就被他们赶下乡去了,那就拉倒了。等到我从新疆回来,我已经根本没心没肺,绝对不要继续在中国,所以我就往外往回走了,往美国走了。

主持人:所以您刚才说的是正体字,您没有说繁体字。

韩秀:正体字。什么叫繁体字?繁体字是什么东西?繁体字1956年才生出来,正体字已经有1,800年的历史。正体字这三个字,这个词汇已经有1,800多年的历史。可是繁体字是1956年才生出来。

主持人:相对于简体字,中共就说……

韩秀:简体字是简繁,它是对照。简当然比繁好,是不是?它已经有了那个先入为主的东西在里头了。它有了简体字以后这非常可怕呀。你想想看是1956年才有的简体字,1956年到现在多少年了?70年了吧,对不对?快六七十年了。六七十年那是两代人啊,那这新的人们、年轻的人们,如果他不认识正体字,没有看见过正体字。到了美国,你看看他困难不困难,他想看《世界日报》他都有问题啊,是不是?都得找本字典。

因为由简体入繁、由简入正体字是很困难。可是识正体字,简体字很容易,你只要切掉头或者挖掉心或者剁掉手、剁掉脚就是简体字了。可是你只认得那个缺手缺脚的字,回到正体字可不太容易,对不对?你比方说现在有些作者是从大陆来的,他们靠电脑把简体字变成正体字,结果呢?茶几的几就变成几何的几。因为他不知道哪个是对啊!这非常可怕的。

而且你说那些典籍,你比方说《论语》、比方说《资治通鉴》,然后现在出版的都是简体字本。你知道他们删掉了多少?你念的是完整的《论语》吗?绝对不是,因为它一定要删节嘛。你《二十四史》原来这么大一堆,现在《二十四史》变成这么小一块。那些到哪去了?没了。为什么没了?因为它跟共产主义不合拍。你想想看这个传统文化遭受到的不是浩劫是什么呢?

● 共产党摧毁人的尊严

主持人:所以您好像在一个采访中说,共产党摧毁了这个传统文化。那您觉得它摧毁的是什么东西?

韩秀:这个摧毁的这个传统文化里面有很多的好东西,尤其是一个人,你比方说人的尊严,人应该怎么样做人,在天地之间你应该采取一个什么样的态度,这些东西现在到哪里去找呀,对不对?大家赚钱就好了,大家只要没病就好了,还有什么,是不是?房子越住越大就好了。这都不对的了,不是这么回事。

人存于世,它有意义在,对不对?那这个意义是什么呢?你看看你现在你去跟年轻人谈谈看,这些做人的基本的道理。你传统价值……你就像文革似的,造反,孩子造父母的反。可是传统文化可是告诉你,你要尊重父母的,是不是?父母爱孩子,孩子要尊重父母,这不是传统的东西吗?

但是文革的时候,他们要说你父母是反革命,你不跟他们划清界线吗?你当然得划清界线,你还得站在台子上去就骂他们。这些东西你以后留下来的这些后遗症,你怎么样去解决啊?

当年曾经批斗过父母的这些孩子们长大了以后,他们心里头如果还有愧疚的话,那还好。如果没有愧疚的话,他还是个人吗?对不对?你这些事情都是不得了的事情,不只是说文化、不只是说你看的这些书面的东西、字面上东西,还有你的生活。你的生活方式、你做人的态度,你对国家、对民族、对人,这一些都是重要的。

● 人有信仰是非常幸福的事情

再有一个便是信仰。我爱说这个信仰,很多人都说,喔,不能谈宗教不能谈信仰。为什么不能谈信仰?人有信仰是非常幸福的事情,人没有信仰上边没有天、下边没有地,你什么都没有啊,是不是?人是要有一点信仰的,不管信什么,这个东西都是很重要的。你曾经问过我一个问题,你说到新疆的事情。你说新疆的事情这到底为什么?为了什么这一些能歌善舞的维吾尔人弄得惨得不得了?我说没有别的就是信仰。因为他们的信仰是伊斯兰,是《可兰经》,不是共产主义。这共产党受得了吗?受不了,对不对。

你说基督徒也好、天主教徒也好、佛教徒也好、一贯道也好,这些人他们都有信仰,还有包括法轮功也好,都是信仰。他们有信仰的时候,他们知道他们应该做什么,他们不相信那个共产主义,这就是关键。我曾经在一个完全没有信仰,把信仰铲除得干净的不得了的社会里,生活了30年。

可是我回到美国以后,很自然地就走进教堂去。我的婆婆去一个天主教堂,她星期天去一个天主教堂,她的孩子们都不怎么跟她去。她穿得整整齐齐,戴上帽子,拿着她的包,准备走出去到教堂去了,星期天。那她的先生、她的孩子们都拿着报纸挡着脸,就我一个人看着她,我说妈妈我跟你去。所以我陪婆婆去。

我们83年到86年在北京的美国大使馆工作,我照样跟我在北京的老朋友联络。其中一位老朋友的太太就是地下教会的负责人。我跟她说……我回美国,你要我带什么?我说你这儿物资缺乏,你要我带什么?她泪流满面,她说念珠。她要念珠,我说没问题。我什么都答应,我们去香港的时候已经帮他们买了很多《圣经》回来。

然后我回到Connecticut(康州)看到我婆婆,然后我就讲到这个事情。我说我的一个朋友她需要念珠。我的婆婆端来一个盒子,里头全是念珠。她说,你把这个送给她,是我的心意。我说:妈妈,您把这些念珠都给了她,您用什么啊?她说:我在一个信仰自由的国度生活,我随时可以有新的念珠,你把这些给你的朋友。所以我就全部带回北京送给他们。信仰,太重要了,一句话说不清楚。

主持人:对,所以共产党才拚命地要打压信仰,但是这个东西能给人力量。

韩秀:是底线啊,对不对?你说那些穆斯林,你说那些天主教徒,那是他的命根子他怎么会放弃?不放弃,好,关起来。关起来怎么样?关起来他还是照样信他的《可兰经》,关起来他还是照样地在心里头默念他的圣经、做他的祷告。那是没有办法的。共产主义那种东西是没有办法代替传统信仰的,绝对没有办法。

主持人:所以就像您说的它是人的天性,人跟神的这种关系、对神的这种信仰,它是天生的。

韩秀:人跟神的关系是人类文明非常重要的部分。人跟物质世界关系、人跟人的关系以及人跟神的关系,就这三大关系组成人类文明,不是吗?这才是真的。

主持人:那非常感谢,韩秀,今天跟我们分享了这么多。我觉得特别特别地受益,其实还有很多很多经历也是很值得谈的。包括您回到美国以后,在国务院教中文,包括您在《国家地理》杂志教他们怎么分辨新疆照片的真伪等等。那这些我们就留待下一次访谈,再一次请您来讲那些故事。那今天就先到这里了,非常感谢。

韩秀:谢谢您。

主持人:好,观众朋友那也感谢您收看这一期的《方菲访谈》,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方菲访谈》制作组

文章网址: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22/9/9/74787.html
打印机版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分享至: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机版
 

分享至手机:
 
 
相关文章
 
图片文章导读
 
惊心动魄!拿命闯北京美联处第一人(二)(图/视频)
 
 
景公谓梁丘据与己和 晏子谏(图)
 
 
写作疗愈:精美的手写日记就像冥想静修(图)
 
 
日本强化琉球群岛防卫体系 应对台海有事(图)
 
 
英女王9月8日驾崩 难题留给长子(多图/2视频)
 
 
新闻简述(图)
 
 
义女救父(图)
 
 
顾客投诉订单延迟 了解真相后反送贴心礼物(图)
 
 
 
疫情下"囤冰箱" 成都女家中11台存食物(图)
 
 
维权网发布 在押政治犯良心犯月报(图)
 
 
悼念戈尔巴乔夫 中共二十大习不挪窝(多图)
 
 
特拉斯承诺:解决能源危机 减税和发展经济(图)
 
 
美国颁10年禁令 受资助科企不得在华设厂(图)
 
 
善心修桥 躲死劫(图)
 
 
精美的手绘日记 宛如专业旅游杂志(图)
 
 
日本抗议 中俄军舰联合军演射击日本海(图)
 
 
 
 
欧洲能源困境加剧 德法达成互助承诺(图)
 
 
积善之家 福贻子孙(图)
 
 
深圳周末8区封城 民众抱怨身心俱疲(图)
 
 
王维林的生死悬念终于水落石出(图)
 
 
新視野评论FBI突袭川普家 司法部照片造假(图/3视频)
 
 
埃及女祭司3000年灵魂之旅(图)
 
 
开学焦虑 杭州一医院7天接诊240娃(图)
 
 
天生眼瞎 狗狗在"小保镖"护卫下攀山越岭(图)
 
 
二十大前维稳升级 辽宁姜家文遭软禁(图)
 
 
惊人发现!肉体只是灵魂的一件衣服(图)
 
 
中国结婚人数跌至历史新低 加剧人口危机(图)
 
 
明朝官员的梦中奇遇(图)
 
 
随迁子女被分流 河南家长维权挨揍(图)
 
 
日本升级战机并加强防空演习 确保国家安全(图)
 
 
吃货们,看三剑客狂吃曼哈顿最高评价的披萨(图/视频)
 
 
善以待人 天使在人间(图)
 
 
 
 
新疆人权报告发布 多国政要促UN问责中共(图)
 
 
南京银行杭州爆雷 储户抗议被驱离(图)
 
 
阻止冤案 为无辜者力争(图)
 
 
坚信神的力量 9岁男孩战胜癌症 梦想成真(图)
 
 
新闻简述(图)
 
 
无师自通 猴妈妈用海姆立克法拯救噎住的小猴(图)
 
 
历史的先声─中共72年多前的承诺(25) (图)
 
 
知名房企阳光城爆雷 投资人上海维权(图)
 
 
陕西夫妇卖5斤芹菜遭罚6.6万元 引争议(图)
 
 
民国高官经历的不可思议奇事(图)
 
 
海军专家:中共远望5号正在探索中非新航线(图)
 
 
晏子分食(图)
 
 
知情人:孙文广已去世 家属疑遭禁言(图)
 
 
武汉女子回乡创业 哭诉遭老人组团偷瓜(图)
 
 
神韵艺术总监设计的首款印花连衣裙内藏玄机(多图)
 
 
季风暴雨引发空前暴洪 巴基斯坦1/3国土泡水 IMF伸援手(图)
 
 
全身瘫痪的我死而复生(图)
 
 
人算不如天算(图)
 
 
小松鼠"陶醉"嗅花香 模样超可爱(图)
 
 
强调统一欧洲影响力 肖尔茨支持欧盟扩大并改革决策机制(图)
 
 
瞧精彩短片!现在找这样一个好姑娘多难 (图/视频)
 
 
纪晓岚《四莫》诗(图)
 
 
温馨举动 5岁童将仅有的30美分给了露宿者(图)
 
 
美国博士为期三天的濒死经历(图)
 
相关文章
 
 
 

本报记者
 
 
专栏作者
 
首页 要闻 内幕 时事 幽默 国际 奇闻 灾祸 万象 生活 文化 专题 寰宇 维权 视频 杂谈
 
 
Copyright© renminb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