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维林的生死悬念终于水落石出(图)
 
伊冰
 
2022年9月6日发表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1989年六四,一位勇敢的普通人用身躯阻挡坦克车前行。

【人民报消息】多少年来,王维林在1989年六四那天孤身挡坦克的图片已成为一个勇气的象征。直到今日,王维林的生死悬念才终于水落石出。

这个答案出自于被称为「中国的曼德拉」并获多次诺贝尔和平奖提名的魏京生先生之口。

2009年6月6日在伦敦的西敏斯大学和6月7日在剑桥大学召开的《勿忘六四:历史,现实与未来》讨论会上,魏京生作为主讲,与参加讨论会的人们一起回顾历史,讨论中国目前的热点话题,分析中国民主运动未来的走向,尤其是回答那些对六四一无所知的青年学生的置疑。

魏先生说,「到底六四有多少人死了?1993年北京卫生医疗机构统计是死了6700多学生,不包括中央国家机关的,也不包括军队在广场上直接处理的。后来(军队)调来了直升飞机,开始是说运弹药,实际是运尸体。有空军人士说,直升机运了4天尸体,北京实际上死了有上万人。

魏京生在两个讨论会的发言中,解开了20年前孤身挡坦克的英雄王维林的生死悬念。

魏先生表示,很多的官兵们当时并不想杀自己的同胞。38军的徐勤先军长公开抗命,结果被抓起来了。因为杀人的命令是从上面下达的。

魏先生特别提到了他所知道的一名只身挡坦克的勇士的情况。他说,「其实木樨地的王维林,(人们)根本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原来王维林并不是这位英雄的名字,不过那是不是他的真实名字已经不重要了,「王维林」这三个字已经见证了中共暴政的一段历史。

魏京生说:这事是我的老同学处理的。当时,38军从复兴门这条路开过来,最前面的那个师的师长就是我的老同学。他就坐在首辆坦克车里,「王维林」在那儿挡的就是他的车。

魏京生的这个老同学就是徐勤先少将。1935年8月生于山东省掖县(今莱州市),六四时期担任中共陆军第三十八集团军军长,坦克第一师师长。因在1989年六四天安门事件中拒绝执行中共中央军委主席邓小平签署的调动部队进京执行天安门清场任务的命令,被开除中共党籍,由中共军事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五年。

当时,驾驶员问徐勤先怎么办,能不能绕过去。国内录像上可以看到,坦克绕了一下。王维林又跟着过去,横在坦克车前面。驾驶员着急的问:「师长,怎么办?」整个坦克部队停下来了。

没过10分钟,盘旋在上空的直升飞机来电话了,问:「你们怎么回事?为何停止不前!」他们说,前面有老百姓挡着。直升飞机上的人说,「什么老百姓,是暴徒!」徐勤先说,「我看了确实是老百姓,不能向前走。没有什么暴徒」。

又过了5分钟,直升飞机里的人请示上级完毕。下令说:「首长命令了,你们马上进到军事博物馆院子里调整,让113师上!」 113师的师长于承海大校刚刚被升了官,原因?徐勤先少将拒绝杀手无寸铁的平民与年轻的学子。113师的师长表态听党的话,坚决服从命令。

魏京生说,老同学徐勤先知道这个挡他坦克的年轻人生命处于危险之中,于是告诉侦察连把这小子抓起来。实际就是把他保护起来,别让他被压死。于是「王维林」被带到军事博物馆。

不知道怎么搞的,一个排的侦察兵居然没有看住他,让他趁乱溜出来了。他又去挡的时候,「113师的坦克连停都不停,哗一下就过去了,直接就把他碾成肉饼了」。

于是,陆军第38集团军步兵第113师师长承海大校(江苏省滨海县人),升任北京军区副参谋长,颁授少将军衔。

据吴仁华2009年所着的《六四事件中的戒严部队》透露,1989年6月3日晚上至6月4日凌晨,在向天安门广场等目标进军时,陆军第38集团军、空降兵第15军、陆军第39集团军、陆军第54集团军是四大主力部队;1989年6月4日清晨,在天安门广场清场行动中,加入了陆军第27集团军、陆军第24集团军、陆军第63集团军、陆军第65集团军、北京军区炮兵第14师等部队。在整个镇压行动中,陆军第38集团军最卖力,杀人最多,其次是空降兵第15军。

屠杀百姓立集体一等功的:

陆军第38集团军步兵第112师(师长刘兴贵、师参谋长冯兆举)

陆军第24集团军步兵第70师步兵第208团(团长贾炳正、团政委常跃)

北京卫戍区警卫第3师第13团(团长幸中原、团政委万金华)

陆军第39集团军步兵第116师步兵第347团(团长艾虎生、团政委刘建星)

陆军第54集团军步兵第127师步兵第379团(团长徐乃飞、团政委张文品)

屠杀百姓立集体二等功的:

陆军第38集团军步兵第113师(师长于承海、师政委陈锦彪)

陆军第63集团军步兵第188师(师长黄伯诚、师政委邵松高)

北京军区炮兵第14师(师长陈明义、师政委徐福安)

陆军第40集团军步兵第118师(师长郝柏栋、师政委郭景全)

陆军第54集团军步兵第127师(师长钟声琴、师政委王玉发)

空降兵第15军第43旅(旅长李家洪、旅政委赵金奎)

屠杀百姓立集体三等功的:

陆军第27集团军步兵第79师(师长黄高成、师政委刁九健)

陆军第65集团军步兵第193师(师长王勤、师政委张常青)

陆军第24集团军守备第7旅(旅长李守成、旅政委安明)

陆军第54集团军步兵第162师(师长黄栋甲、师政委胡永柱)

因为各种条件所限,上述解放军戒严部队各级指挥官升官晋级的名单显然很不完整,立功的部队也仅限于被中央军委记功的师(旅)、团级建制单位,不包括师(旅)、团级建制单位以下的建制单位,也不包括被各大军区记功的部队。但是,从中仍然可以大概看出哪一支解放军戒严部队在六四血腥镇压事件中比较卖力,手上所沾的民众鲜血比较多。

魏京生说,国外看到的摄影镜头和国内观众看到的不是一个镜头。国内殃视放的是复兴门坦克绕行的镜头,国外放的是北京饭店附近「王维林」和113师坦克对峙的瞬间。两个地点同一个人,做了同样的事,知道内情的人才会发现差别在哪里。

魏京生说,那时候,人身上什么证件都不带,你也不知道挡坦克被碾成肉饼的这人是谁,根本不知道这人是谁。

还是让我们叫他「王维林」吧。叫惯了,更何况这个名字已经成为一个象征。(文/伊冰)△

(人民报首发)

 
分享:
 
人气:189,552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