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二十大未开 首位代表光荣献身(图)
 
李子木
 
2022年7月31日发表
 



首位二十大高官代表、甘肃省委秘书长周伟跳楼身亡,时年56岁。不知中共二十大还有多少祭品。



中共贪官污吏们一被调查就自杀、被灭口。呵,依然自称「伟光正」。此为58岁坠楼身亡的中国铁建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陈奋健。

【人民报消息】(人民报记者李子木综合报导)中共二十大召开时间确定在2022年下半年,具体的可能在10月二十几号,也有可能是11月几号或十几号,具体的还要等江泽民、曾庆红派系与习近平人马的最后较量结果来决定的。据我观察,二十大的掌舵者一定是习近平,因为「天灭中共」的历史时期,被民间称作「中共灭亡加速师」的习近平是最称职人选。

据自由亚洲电台7月25日的报导,继天津市长之后,中共二十大代表、中共甘肃省委秘书长周伟7月21日(周三)在省委办公室坠楼身亡,终年56岁。官方24日发布周伟死讯,但未提死亡原因。

坊间引述当地消息指其死于「抑郁症」。当地消息说,周伟死亡当天还陪省委书记尹弘在兰州市进行疫情调研,没想到当晚就跳楼呜呼了。

近几年,中共国官场流行一个名词「坠楼」,说白点儿就是跳楼自杀。但坠楼这个词更准确,其中包括自杀和他杀(灭口)。

近期,中共国高层官员坠楼案接连发生,可见内斗非常激烈。官方《甘肃日报》24日在第二版刊登了「周伟同志逝世」的消息,但该报电子版独缺第二版。上周五,就有社交媒体微信传出周伟坠楼身亡的消息。有网民上载了当天该报有关周伟死讯的消息。

报道称:「甘肃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周伟同志,因病于2022年7月21日19时43分不幸去世」。

据报,甘肃省委、省政府等四套班子领导出席了周伟的遗体告别仪式,并向周伟家属表示慰问。周伟生前曾经工作过的单位代表参加告别仪式。不过,当局并未通报56岁的二十大代表周伟的死因。

甘肃一位退休干部吕先生25日接受采访时表示,近二十年,周伟的仕途呈上升阶段,近期又当选中共二十大党代表,他的死亡令人感到扑朔迷离。

吕先生说:「他是省委常委,等于是省委大内总管,除了书记以外,他一言九鼎,是一个从基层坐土火箭上来的官员,而且升职速度极快。1996年,他还是一个基层干部,短短二十几年就升到副部级。特别是刚刚开完省级党代会改选。他要进入这个行列,上面没人不行。」

据公开资料显示,周伟是甘肃本土干部,毕业于西北师范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曾任天水市秦州区区长、镇原县委书记、武威市市长、平凉市委书记,今年5月的甘肃党代会晋升省委常委,6月兼任省委秘书长,成为中共甘肃省委书记尹弘的大管家,7月就自杀了?太匪夷所思了。

曾任职甘肃地方组织部门的吕先生说,按照中共中央组织部的有关规定,省级高官的人事任命需要得到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批准,周伟出任省委秘书长,须经最高领导层同意:

「他在武威市十多年,跟书记火荣贵(已被判刑18年)有过交集,在火荣贵掌权时,担任武威市市长,他到平凉才干了一年左右。各省的领导班子都是常委办公会定的。中组部拿意见,此任命不上(政治局)常委办公会是不可能同意的。」

贵州媒体人杜和平表示,周伟出任省委秘书长,可谓位高权重。他说:「他这个位置应该是省里的所有大事都经历过,一般地方能排到第三把手的都是省委常委兼公安厅厅长。这位秘书长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跳(坠楼)下来了。反正他死了以后,什么事都可推到别人身上。」

不会是这样吧?应该是他死了以后,什么事都可推到死人身上。所以,他是自愿跳楼、被逼迫跳楼,还是被人强行扔下楼,就不得而知了。

网络消息称,事发前,周伟在省委一号办公大楼九层南面办公室窗口跳下,摔在二层楼的雨棚上。

这不禁让人想到那本纪实文学《天怒》,讲述的就是时任北京市副市长王宝森被灭口的内幕,写这本书的作者数次被暗杀(未遂),尽管他一再表示这是本小说,但知情人都知道《天怒》写的就是那个暗杀王宝森的过程。为什么王宝森必须死呢?因为江派选定他当替死鬼,而真正要整的是时任北京市长陈希同。

周伟晋升省委常委才一个多月,巡视组就来巡查甘肃省委,其间他突然死亡的背后应该有不寻常内情。

让我们先来看看「病死」的周伟的履历:1988年至2010年在天水任职,官至天水市秦州区委副书记、区长,2010年至2013年任镇原县委书记,2013年12月起任武威市委常委、组织部部长,2017年7月升任武威市委副书记,2018年7月兼任市长(从2015年起一直兼任武威市直机关工委书记、市委党校校长)。直到2021年7月任甘肃省平凉市委书记。

周伟今年5月晋升为中共甘肃省委常委,后任秘书长兼省委直属机关工委书记、省委改革办主任、省委财经办主任、省委国安办主任等职。作为甘肃省委书记尹弘的「大管家」,周伟可谓手握实权。

在中共官场中,众所周知的是,能得升迁者没有靠山是绝对没门儿的,周伟的这个靠山应该是尹弘。按中共规矩,晋升省委常委由中央决定,但由省委「推荐」,如果不是中共高层另有安插,省委书记一般就是实际上的提拔者。

尹弘曾长期在上海任职,2012年起任上海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一直到2017年2月升任中共上海市委副书记,曾是时任上海市委书记、江派大员韩正的多年大秘、「大管家」。尹弘若摊上事,就牵扯到韩正,而韩正是江泽民派系推进中央政治局常委会的大员,牵一发而动全身啊!尹弘不能倒,韩正更不能垮,只有周伟可以像王宝森一样去死。

● 周伟接受性贿赂?

周伟是否涉贪还难以获知,但周伟曾在武威市任职超过六年半(2013年12月至2021年7月)。这期间武威一桩官场性贿赂丑闻轰动一时。

2020年1月22日,甘肃省武威市前副市长姜保红涉受贿罪获刑12年。官方曾通报姜保红涉搞权色交易,以谋求职务晋升等不当利益。

1974年生的姜保红,2002年9月调入甘肃省维稳办工作10年,从小科员升迁至副处长。后来她历任甘肃省武威市招商局局长、发改委主任、副市长,2018年8月落马。

财新网引述知情者的消息说,姜保红在省维稳办期间,甘肃省政法委某位副书记曾时不时带她参加饭局,她也有意识地结交一些部门的重要官员,如政法委和组织部系统。实际上就是一种交易,就是为了职务的升迁。

与姜保红有染的武威市前市委书记火荣贵在姜保红出事前一个月(2018年7月)落马,官方通报也提到火荣贵搞权色交易。火荣贵2010年1月至2017年7月担任武威市委书记。

据姜保红本人交代,她一路获升迁,除了火荣贵,还与四十多名官员发生过关系,其中17名高官已被确认。那么,漏网之鱼是否就包括此次死亡的周伟?或许包括,或许不包括。这不会是此次周伟死亡的原因。

大家还记得退休的中央政治局常委、副总理张高丽多年玩弄著名网球运动员彭帅的新闻吧?甚至张高丽的老婆给把风。那是彭帅自己揭发出来的,结果怎样呢?彭帅被迫退役,并否认有此事,然后消失,不知现在如何。张高丽呢?照样吃喝玩乐,啥事没有。

记得很多年前有一个大连市的新闻报导,当时薄熙来还在大连就任。在他的淫乱带动下,市委干部们都认为只有一两个情妇太丢人了,说明自己没有本事,起码应该有五、六个才行。

周伟混到现在,已经不是个小官,他已经是甘肃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还是二十大代表,上公共汽车玩玩,怎么可能跳楼呢?只有官场上需要权斗牺牲品,才会被逼去死!

● 中共权斗需要这些牺牲品

近几年,中国不断传出高官非正常死亡案,2018年10月,澳门中联办主任郑晓松「因患抑郁症」,「在住所坠楼不幸逝世」。2019年,中共重庆市委副书记任学锋在北京的京西宾馆坠楼,官称「因病医治无效,不幸离世」,任学锋没有必要跑到北京去自杀吧,如果真有必要,那就是让逼他自杀的人看见尸体,证明他没有逃跑。

今年4月,天津市委副书记、市长廖国勋「突发疾病」死亡,也是「自杀」。今年5月,传河北省委政法委书记赵革因病去世。虽然官方一直不披露赵革的死讯,但7月23日,河北省委政法委书记已换成董晓宇,赵革不知去向。

上个月,官方称刚刚就任河北省副省长兼公安厅长一个多月的刘文玺「因突发疾病经抢救无效,不幸离世,享年54岁」。死因不明。今年7月还有大连市委常委、副市长、中国医药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曾兵因「突发疾病」死亡,河北省副省长、公安厅厅长刘文玺因「突发疾病」死亡。

北京市公安局2021年4月18日通报,北京市检察院政治部主任马立娜在其住所跳楼身亡。官方称已排除刑事案件嫌疑,并引述其家属反映,死者生前患有抑郁症。为什么得了抑郁症?检察院没有透露,家属也没有透露,但是其自杀后,任职一中院的多名法官被查。也就是侧面透露了她是畏罪自杀。

另一则报导说,中国国企中铁建集团在2020年8月18日的一份公告中宣布,党委书记、董事长陈奋健8月16日堕楼身亡,「不幸逝世」,公司未说明死因。内地媒体指国资委巡查组一个多月前进驻该公司。

公开资料显示,时年58岁的陈奋健是中共「十九大」代表,属教授级高级工程师,还享受中共国国务院的「政府特殊津贴」。陈奋健于2018年6月就任中铁建党委书记、董事长,同年7月及9月再任中国铁建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

2019年8月25日,深圳市水务局办公室主任操敬德堕楼身亡。2018年10月20日,澳门中联办主任郑晓松在其澳门住所堕楼身亡,同年 11 月 1 日,内蒙古公安厅副厅长李志斌在呼和浩特市公安局休息室内自缢身亡。11月6日,官媒《人民日报》附属刊物《新闻战线》前总编辑胡欣被发现于报社36号大楼堕楼身亡。2019年 12 月 4 日,重庆市荣昌区公安局常务副局长吴修远在办公室自杀死亡。12月5日,四川泸州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黄勇因患抑郁症在车库自缢身亡。

广州商人王爱忠接受自由亚洲采访时说:「这些年来,各种自杀,离奇死亡的官员非常多。官方公开报道的也很多,然后又没有报道明确的死因。如果说是正常死亡、疾病死亡,官方是可以公开相关情况的,但是这些年一些官员离奇死亡,确实引起了社会上很多猜测。」

2017年4月,中国中央国家机关职工心理健康咨询中心已公布数据,自2009年至2017年,共有243名官员自杀。有分析认为,官员坠楼背后总会让人质疑隐藏着「不可描述」的政治问题。

● 品德决定未来

辽宁大学毕业的学者李飞对记者说,中国监狱中的贪污犯已人满为患,原因就是权力使人腐败。他说:「干净人也入不了这个网,进不了这个圈子。如果犯错,恕你无罪,罚酒三杯就完了。在这种体制下,只要抓住既得利益,从下到上都是这样,根本管不了那么多。」

湖南网络评论人士谭刚强接受采访时表示,中国的贪污是制度现象,只要这种制度存在,贪污就不会终结,而自杀只让案件无法追查:「如果真的调查,像他这样级别的官员,没有一个是没有问题(清白)的,首先是制度的问题,这个制度对每一个有权力者来说,都可以腐败。没有约束力,所以任何人坐到那一个位置,都可以贪污,包括我在内」。

这两位受访者说的都很直白,制度性腐败,谁上台有了权力,谁就会腐败,包括自己在内。原因是什么呢?没有强大的心法约束。

习近平刚上台的时候告诉他姐姐弟弟,让他们把做的生意都放弃,他说自己抓腐败六亲不认。弟弟习远平相信了哥哥的话,把经营的公司关了。结果过了几年发现哥哥自己说的话自己都不兑现,为了权利与三呆婊勾勾兑兑,为了继续把握权力与江蛤掐的你死我活。

事实告诉我们:不管二十大召不召开,逆天而行的中共都没有未来。△

 
分享:
 
人气:279,105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